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散似烟

”第二章 试着接受“

花散似烟 夜兰笙 2160 2018-01-14 23:39:34

  自那日救回这个人类后我便一直守在他的身边,一来是怕他醒后伤害手无缚鸡之力的爹爹。毕竟我还有狼牙和一丝妖力护身,而爹爹什么都没有。二来我是真真好奇身为人类的他。从小到大,在这妖界百兽村中就只有爹爹一个人类,爹爹的学识渊博让我了解了不少人界的事,也让我很是好奇,很是想向往人界。

  虽然妖界与人界自古便是水火不容,可人妖相恋之事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就像我爹爹和我娘亲,我娘亲本是狼妖,只因贪玩而化身人类进入了人界,在一次无意中相识了爹爹,娘亲对爹爹一见钟情,自此苦苦相缠,直至爹爹答应了娘亲娶她。当爹爹得知娘亲是狼妖时,爹爹虽是震惊但却并没有离开娘亲,而是一同往日般守在娘亲身边,一直带着娘亲东躲西藏,躲着那见妖就杀的降妖师。后来娘亲有了身孕,爹爹为了让娘亲安心养胎,抛弃了所有的一切,随娘亲来到了妖界。

  刚开始时爹爹常常受到其他妖族的欺负,是娘亲和荣华姨娘一直保护着身为人类的爹爹,并说服大家接受爹爹。爹爹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取得了百兽村一村妖的信任,这才得以平安的待在妖界。只是后来娘亲因为一场意外而丧命,只剩下身心俱伤的爹爹和年幼的我。

  而这一切都是夜渊哥哥从荣华姨娘那儿听来讲给我的。

  夜渊哥哥.......

  想到这儿鼻子忍不住的一酸,眼泪直直的的落了下来。

  夜渊哥哥,荣华姨娘,你们一定要回来啊!!

  “月儿,该喂他喝药了”爹爹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我赶忙擦下泪水,不想让爹爹担心。

  “爹爹,他怎么还不醒啊?”我有些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脸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他。

  这人都昏睡了好几天了,不会是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吧?

  “唉,他的外伤到是无碍,只是这内伤就足足能要他命啊!加上我们这儿药材不多,如若他再不醒,随着入春万物苏醒,只怕他身上的伤口化脓,进而染上其他伤病!”爹爹亦是满脸愁容。

  “那,如若他还不醒,我们是否就要把他送到炎华洞去?”

  炎华洞是百兽村惩戒作恶多端的妖族或其他不良异族的地方。只要用那炎华洞中的炎火一烧,无论是妖是魔是人或是仙都将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这……恐怕只能看他的造化了”爹爹叹了口气虽是有些不忍,可还是无可奈何。

  正在我和爹爹谈论之时,他似是听到了一般,眼睫毛不断地忽闪,像是马上要醒过来。

  “爹爹你快看,他似是要醒过来了”

  爹爹急忙赶到他的身边,仔细的观察着他。

  他的睫毛不断地闪着,随即满脸痛苦的睁开双眼,挣扎着起身,声音异常沙哑“这儿,是什么地方?”

  “你醒啦,这儿是我家,是我和爹爹在山中发现了你,这才救你回来的”我有些欣喜的走到他的身边。

  他可终于醒了!只是,但愿别是降妖师就好!

  他明显一愣,随即浮现一抹惊讶和害怕的神色,但也只是一瞬转而看向爹爹

  “可是先生救了我?”

  “我只是将阁下带回这陋室罢了,委实是谈不上救不救的”爹爹将他慢慢扶起。

  “先生过谦了,不知先生叫什么?还有这儿,可是妖界?”他很是严肃的看着父亲。

  “你为何刚刚苏醒就打探爹爹的身份,你究竟是何许人也,来我妖界有何居心?”听到他的话我马上露出狼牙,准备攻击。

  这人刚刚苏醒就问爹爹的名讳,怕是不安好心。毕竟爹爹和他都是人族,如若他要带走爹爹,我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虽然到现在我还从未杀害过任何人族或妖族)

  “月儿,不得无礼!”爹爹眉头一紧转而严肃的看着我,我只好收起我的“武器”仍是戒备的的看着他。

  “呃,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一直<先生>来<阁下>去的委实麻烦,先生也不必训斥令媛,是我没有先表明身份让令媛误会了”

  “少侠言重了,不知少侠是何许人也?”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镖师,名叫秦宇。护送一笔货物直至天城,只是前几日在一处竹林不慎和其他镖师走散,误闯了妖界,被几名巡逻的小妖发现,误以为我是降妖师这才将我打伤,才会在那山中昏迷”

  听到秦宇解释的有理有据,我虽还有些怀疑其真假可还是有些歉意低下了头。

  “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那秦宇兄就安心的在此处养伤即可,待你的伤养好我便将你护送到人界。还有我姓慕,看起来你应是正当弱冠之年,若不介意就唤我一声莫大哥好了”

  “慕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会介意呢,秦宇惭愧,是怕是报不了这救命之恩啊“秦宇言罢想要下床向爹爹行礼谢恩!

  爹爹急忙按下他的身子”不必多礼,举手之劳罢了“

  ”那秦宇就此谢过莫大哥了,只是秦宇还有些疑问,你应是人族,怎会在这…….”他有些犹豫的看向我,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切等你恢复了体力再说,现在还是养伤要紧”爹爹的脸色微微冷了下来,将熬好的药递与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是我唐突了,还请慕大哥不要介意”秦宇有些歉意的接过碗没有再说什么。

  爹爹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他身上的药换了后,便携着我去了另一间屋子。

  自秦宇醒后已经过了大半月,倒是没有任何事发生。他没有再问关于我和爹爹的任何事,只是安安心心的养着伤,偶尔也会给我展示一些他身上带着的稀奇玩意儿,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把我当作妖,而将我当做一个真正的孩童来看。我也从最初的戒备换为对他的信赖,只要一有时间就缠着他让他讲讲人界的事。爹爹也逐渐放下了最初的警惕,时常和他谈着人界的变化,时而紧锁眉头,时而开怀大笑。

  看着爹爹这般我甚是开心,爹爹自娘亲走后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开心了。或许人类只有在人界才能有血有肉的活着吧。而在这妖界身为人类的爹爹受了太多的苦难和屈辱,而毕竟我并不完全算的上是人族,自是不能理解和安慰爹爹了。如若秦宇能让爹爹开心些,那我定不惜一切手段让秦宇留在妖界!

  --------------------------------------------------分割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