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天才世子妃

第十章 生辰宴

天才世子妃 桥尹 2201 2018-01-23 23:57:36

  王氏晚上就把蒙声的亲事跟蒙远提了提。

  蒙远一听也是微微皱眉,继而宽慰地拍了拍妻子的手,“没事,我明儿就留意着。阿声这样的身份,咱也不求门第,只要合适,能对阿声好就行。”

  王氏点点头,说:“你也跟小二提一下,让他看看军营里有没有合适的。”

  蒙远答应,一把抱起王氏,“现在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王氏惊呼一声,娇嗔:“你轻点!”

  上元节恰好是靳时的生辰,他今年又刚好及冠。

  亲王府世子的及冠礼自然是盛大的,京城的达官显贵差不多都来了。

  毅亲王请了姜太傅做正宾,康宁侯做赞者。

  不料中途门房进来贴着毅亲王说了句话,下一刻门外便响起刘公公的声音:“皇上驾到。”

  明黄色的身影跨进院门,哈哈笑道:“朕没来晚吧?”

  一众人忙跪下,高呼万岁。

  皇帝亲手扶起姜太傅,说了声免礼。

  依次坐下后,皇帝瞥了一眼,太子也在。

  太子心里一阵打鼓,最近皇帝对他极为不满,骂他不思进取。

  不料皇帝依旧笑容满面,并未多说。

  太子松下一口气。

  王府的喧闹直至戌时。靳时沐浴过后,命人去食为天订了两桌,又让人去各府通知少爷姑娘们。

  蒙声收到信时还有些吃惊,“都这个时辰了,还要去吃饭?”

  段寒笑道:“今儿是我们世子的大日子,想着大家在席上必定吃得不自在,所以另请大家出去聚一聚。”

  蒙声点头,笑说:“我知道了,待会儿就去,容我换身衣裳。”

  段寒又道:“我们世子有话想对姑娘单独说,烦请姑娘早点过去。”

  蒙声思量一番,答了声行。

  段寒得了准话,便回去了。

  靳时站在大铜镜前,束好腰带,又挑了块墨玉挂在腰间,问:“蒙声怎么说?”

  段寒答:“蒙姑娘答应了。”

  蒙声到食为天时,除了靳时倒没有旁人,果真是要单独说话!

  于是蒙声开门见山问:“你要说什么?”

  靳时给她倒了杯茶,说:“喝茶。”

  蒙声看他卖关子,于是一口气喝完茶,“现在可以说了吧?”

  靳时有些无语,只得直接明说:“那天晚上,我喝了酒,是我唐突了你,还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还有先前答应你的开春后教你射箭,要推迟了。

  “二月初我便要去江南督查兴修水利一事,估计要四月才能回京。

  “最后一事。”靳时顿了顿,继续说:“你昨日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我想是。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但是,你跟别人确实不一样。

  “所以,我从江南回来后会去你家提亲。”

  靳时推心置腹说了这一番话,蒙声却跟没听到一样,没什么反应。倒像是在听说书的讲故事一样。

  半晌,蒙声开口:“第一,你说的事我并没有在意。

  “第二,射箭的事既然你没空,我可以让别人教,你不必歉疚。

  “第三,你不能去我家提亲。我不喜欢你,所以你喜不喜欢我我并没有什么要紧。我那日问你也不过是一时兴起,逗你两句罢了。

  “你性格内敛,少言寡语,而我性格外放,想说就说,想做就做,你自然会被我这一点吸引。

  “但这并不是喜欢,换做任何一个和我一样的人出现,你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因为你才刚刚及冠,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你并不想这么压抑地活着。可你有你的责任,你肩上的担子容不得你玩乐。

  “靳时,我不喜欢你,你也不是真的喜欢我。今日的话,我就当你没说过,毕竟十几年的邻居,这点情分我还是给得起。

  “往后,我们还是朋友。”

  靳时沉着脸看着她,没说话。

  蒙声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心里舒坦了不少。

  她是愁嫁,可她不会将就。

  且不说她现在对靳时没什么感觉,就算她喜欢他,她也不会这么莫名其妙地让他上门提亲。

  早知道是今天这样,她前几次就不会兴起故意逗他了。

  蒙声虽然心里舒坦了,可又觉得自己不道德,拒绝他就算了,还说了一大堆借口。

  气氛越来越僵,蒙声正想说出去透透气,外边就传来一阵嘻笑声。

  “阿声,你是不是先来把好吃的都藏起来了!”靳媛推开门,调侃道。

  蒙声得救似的起身拉住靳媛的手,笑道:“我哪敢啊!”

  靳媛笑一声,“你跟我哥哥说什么悄悄话呢?还不让大家知道。”

  蒙声这会儿正心虚,生怕她们想多了,忙解释:“上次我让你哥开春后教我射箭,结果他二月初要去江南,于是特地叫我先来给我赔罪的。”

  靳媛疑惑道:“哥,你要去江南,我怎么不知道?”

  靳媛是十三的晚上回来的,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也已化险为夷。

  若不是身体是在不好,经不得长途跋涉,他是要来参加外孙的及冠礼。

  靳时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但是也比刚才好多了。

  蒙声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还在生气,于是别开眼,去和付缜说话。

  这一顿生辰宴,其他人都吃得开开心心的,蒙声却没什么胃口。

  她总觉得靳时时不时地就看她一眼,让她如坐针毡。

  还好他二月就要离开一段时间了,不然以后她要怎么面对他。

  她虽说了还是朋友,可看靳时这架势,是一定要把这账算清楚了。

  真不明白他一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就这么小气!不就是被拒绝了吗?还非揪着她不放了!

  段寒以为靳时今儿约到了蒙姑娘心情会好点,结果一回来就找他切磋武艺,这是拿他出气呢!

  “世子今日不是约到蒙姑娘了吗?怎么不高兴?”段寒被打得无力招架,于是躺在地上装死。

  靳时满身大汗,抿了抿唇,他说:“她拒绝我了。”

  段寒一跃而起,“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蒙姑娘那么闹腾的人,怎么会喜欢你这种沉闷的人。

  “再说了,她跟陆小世子青梅竹马,那感情,岂是你一两句话就能比得了的。”

  靳时倒在太师椅上,有些困惑,又有些郁闷。

  他从来没有过这些情绪。

  蒙声说他不是真的喜欢她,可什么才是真的喜欢呢?他都想娶她了,这也不是喜欢?

  她拒绝他后,刚开始他是有点生气,可是并没有气多久。

  他生气,只是因为面子和尊严,并不是因为她说不喜欢他。

  他并不喜欢强迫人。

  段寒说蒙声和陆少言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可他觉得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也许去江南是个时机,两个月,够他理清楚一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