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一百零四章 小东西,别跑了,我追不动了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284 2019-02-01 20:00:00

  “小东西,你更美了……”感觉到突然袭来的清雪气息,月凛睁开眸子,深深凝向雪箩,“传承得到了?”

  “我觉醒了鬼医天赋,也突破了一梵天之境。”雪箩没有瞒他,“你别说话了,我马上带你找个地方疗伤。”

  “跟我回去。”月凛抓起雪箩的手,“走!”

  一阵灰蒙的雾气集聚过来,雪箩眼前什么都看不清,她只知道自己的手被月凛紧紧抓住,腰也被他抱着,两人似在空中穿行,耳边只余呼呼的风声。

  三息之后,月凛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到了!”

  随即,雪箩觉得自己被他带着往下落。

  身子刚一沾地,雪箩就被月凛打横抱起,她睁开眼,发现月凛已经变成一袭白衣,且没带她回渊水,而是出现在一处陌生的府邸中。

  “暗主!”一个身影即刻闪了上来,躬身拱手,似乎压根没看到月凛怀中抱了一个人。

  “守着,谁也不准进来。”月凛一挥手,寝殿的门开了,他抱着雪箩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月凛脚下一滑,雪箩差点从他手中掉下去。

  雪箩低呼一声,跳了下来,及时将他扶住,“你受伤了,不该……”

  谁知月凛顺势扣住她的腰,将她抵在墙上,身子紧紧贴着她,手勾起她的下巴,“小东西,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雪箩一愣,脑子里不由自主闪过那一日的緾绵,耳根一下就红了。

  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狐狸状玉牌,“对不起,我不该拿你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只有这个?”月凛漫不经心接过玉牌,一双眸子死死凝着雪箩,眸光幽深,像深不可测的大海。

  雪箩微怔,点头又摇头,“别的,我再没拿。”

  “你拿了。”月凛捉住她的手,摁在自己胸前,“你偷走了我的心。”

  他这话说的极其自然,却也蕴着深情,雪箩只觉得一下被定在那里,心跳漏了一拍。

  “你还睡了我。”月凛此刻的声音说不出的魅惑,他拉起雪箩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着,“睡了就跑,是不想负责?”

  “不,不是。”雪箩的脸红透了,慌忙摇头,“那日美黛在火心七叶花里下了幻情,你中了幻情之毒,意识不清……”

  “我就算中毒,也只会中你的毒。”月凛眸子一眯,轻咬了一下她耳垂,声音说不出的魅惑,“意识不清?你以为我不知道睡我的是你?还是你以为谁都可以睡我?就算我中了幻情,渊水还有八爷,就算没有八爷,我宁愿爆体,也不会碰别人,除非你刚好在,除非你要睡我……”

  雪箩羞得浑身发烫,连连摇头,声音低得快要听不清,“可是,睡银狼的,不,银狼睡的,是,是小狐狸。”

  “嗯,是小狐狸,我一个人的小狐狸。”月凛被她的样子取悦,低了头,准确无误的吻住她的唇瓣。

  他吻得很轻,也很生涩,却很认真。

  带有淡淡白海棠香的青竹气息瞬间充盈在雪箩的唇舌之间。

  雪箩脑子一懵,伸手想要推他,却被无师自通的月凛吻得更深。

  不似银狼的舌头粗粝,不似银狼的疯狂,月凛凭借深情的温柔一寸寸攻城掠地。

  很快的,雪箩便软成一滩春水,无力的攀附在月凛身上。

  这感觉,让月凛愈加疯狂。

  直到她快要不能呼吸,月凛才放过她,轻轻在她耳垂上咬一下,手指轻轻抚过她被他吻得娇艳欲滴、带着水光的唇瓣。

  明明他已是强弩之末,眸子却亮得惊人,话里还带着几分调笑,“小东西,你不会吸气?你是要把自己憋死?你这样,以后我们如何……”

  雪箩又羞又恼,抬手就要拍他。

  “小东西,别跑了,我追不动了……”

  话音落,月凛眼睛一闭,变回银狼,往地上倒去……

厚皮爷

(宝宝们,别跑了,票票给我吧,皮皮追不动了……为了追你们的票票,皮皮这章写了1200多字哦……)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