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八十四章 烈火与春雨的相逢与冲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316 2019-01-26 12:00:00

  被月凛扑倒,雪箩本能的就要去推他,“放开!”

  可月凛却将她压制得死死的,属于他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热,雪箩不由自主抬头看他。

  这一看,雪箩的视线直直撞人月凛的眸子,一下就呆住了。

  都说她有一双好看的眸子,其实,月凛的眸子也非常漂亮,也是一双亮若星辰的狐狸眼。

  此刻,这双眼睛就这么深深的凝着她,黑色的眸子里泛起点点银光,到最后,便如满天星辉泄满那双眸子,银得如此璀璨。

  雪箩一下便被吸引住了。

  四周的一切都静了下来,她的眼前,只有他深邃的银眸。

  她的耳边,只有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一下一下,带着她的心随之跳动。

  透过月凛深邃的眸子,雪箩看到了远处的高山,脚下的草原……

  银狼和蓝狐并肩奔跑,跨过山地溪流,穿过岁月宇宙。

  头上是日月星辰,脚下是万事万物。

  他们步调一致,在山顶膜拜圆月,在林间随风嬉戏,在荒野踏破孤独,在风雪征服苍穹。

  他深深的凝着她,口中发出邀请,“小东西,从此后,做我一个人的狐。”

  她郑重将自己的爪子放到他的爪心,从此后千山万水,时间长河,都只追随他左右。

  空气里氤氲着他独特的气息,淡淡的白海棠香气透过青竹气息将她包裹。

  她浑身开始发烫,那股热流从她的丹田疯狂的涌出,还有强悍的能量,全部都涌了出来。

  雪箩觉得自己快要被炙烤而死。

  却听一声低叹在耳边响起,“乖,别怕……”

  霎时间,天崩地裂,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忽的撞入她体内,那是月凛的气息,带着一丝冰凉,直击她的灼热,化作一场春雨灌溉在她原本已经荒芜的土地。

  一冷一热两股气流的撞击与交汇,烈火与春雨的相逢与冲击。

  雪箩身上无处不疼。

  每一个毛孔都被这两股力量贯穿。

  奇经八脉被拓展。

  丹田处,生机在勃发。

  雪箩觉得自己被抛上了天际,又坠下了云端,眼前一片黑暗。

  她的双眼迷蒙着水雾,什么都看不清,也无需看清,确认携裹着她的是那股熟悉的气息,她便莫名心安。

  她的意识在涣散,只剩下一颗心随着月凛起舞,只剩下身体最原始的感官。

  只是一眼,便已走过了四季。

  春花,共赏。

  夏风,共舞。

  秋月,共望。

  冬雪,共戏。

  只是一眼,便已经历了人生。

  惊涛骇浪,共渡。

  电闪雷鸣,共闯。

  (づ ̄3 ̄)づ╭❤~

  雪箩浑浑噩噩中,觉得自己攀附在一叶扁舟上,随波涛起起伏伏,沉沉浮浮。

  她的眼前不知变幻了多少场景,到最后,闭上眼睛,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被一条粗粝的舌头轻轻舔了去。

  银狼紧紧禁锢着她的腰身,将她各种翻来覆去,搓圆捏扁。

  春雨浇灌烈火。

  最初撕裂般的疼痛渐渐过去,说不出的舒爽蔓延全身和四肢,她口中难以抑制的发出细细低吟,于是他愈加难以自控的进攻和撞击,口中发出低吼,时不时充满怜爱的唤上一句他最爱挂在嘴边的“小东西”……

  她想,都随他,就随他吧。

  他的春雨不停,她的烈火不断。

  (づ ̄3 ̄)づ╭❤~

  雪箩醒来的时候,惊呆了。

  她像在狂风暴雨中被人狠狠揍过一样,全身酸痛而且漂亮的狐狸毛全都被汗浸湿。

  月凛也躺在她身旁,紧闭着双眼,呼吸绵长。

  和她一样,月凛银色的皮毛也都湿漉漉的。

  空气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感觉到月凛的狼爪紧紧箍着她的腰,感觉到他身体的某一处与自己的某一处紧紧相贴,雪箩脑子里闪过一道惊雷,意识复苏,灵台瞬间清明。

  她和月凛……

  雪箩猛地惊起,浑身颤栗,初次承欢,她的身子摇摇欲坠。

  她努力回忆昨夜发生的一切,眸光落在那株火心七叶花上……

厚皮爷

(咳咳,第一次是狼和狐,实在不好写。(*/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