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七十九章 美黛求见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109 2019-01-24 18:00:00

  这日,雪箩跟随月凛打坐之后,觉得丹田处的生机又恢复了一些,不觉心情大好。

  她凝着一侧的古琴,眸光闪了闪。

  月凛早看出她对那琴有几分兴趣,便坐到了琴边,将她抱在怀中,让她自己抚琴。

  雪箩整整弹奏了一个时辰,其间,月凛拿出一管玉箫,与她合奏。

  雪箩没想到,月凛也通音律,而且,与她不相上下。

  琴箫和鸣,连小鸟都听痴了,飞进殿来站在月凛肩膀上乖乖听曲。

  突然,殿外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美黛求见暗主!”

  雪箩爪子一顿,琴声戛然而止,爪子被琴弦割伤,血流了出来。

  月凛一滞,一垂眸,想都没想,将雪箩的爪子握到手中,低头便去吮她的伤口。

  “不要!”雪箩想要拒绝。

  “乖!”月凛握着她不放,舌尖绕着伤口轻吮,面具下的眸子似带了笑。

  雪箩莫名感觉有热流穿过心脉,击中心脏,全身微微颤栗。

  一直站在月凛肩膀上听二人弹奏的小鸟啾的叫了一声,转过身去,不敢偷看。

  欺负单身鸟!坏银!

  →_→

  “还疼吗?”终于,月凛的唇离开雪箩的手,眸子直直的凝着她,低沉悦耳的声音多了几分磁性,好听得让耳朵都要怀孕,“下次小心点,别再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害得受伤。”

  雪箩被他凝着,心漏跳了一拍。

  “你受伤,我会心疼。”见她呆呆的看着自己,月凛似乎还嫌不够,又补充一句。

  你妹,土味情话太多,受不了!

  →_→

  小鸟倒地装死。

  “美黛求见暗主!”见殿内乐声停下,却无人应答,殿外的声音又高了些。

  雪箩回神,从月凛手里抽回自己的爪子,身子侧了侧,低下头藏起眸中情绪。

  “小东西,委屈你一下。”月凛似乎并未注意到雪箩眸底的情绪,轻轻拍拍她的头,将她藏进自己的衣襟,披上大衾走出内室,歪斜在软塌上,懒洋洋的开了口,“进来!”

  这些日子,月凛每日与雪箩形影不离,若是有人找他禀告重要事情,他也只待在内室,让风池变作自己坐在外面。

  雪箩听不到外面都说了什么,想必月凛结了隔音结界。

  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毕竟,秘密这个东西,少知道一些为妙。

  她和月凛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她分得清彼此的身份。

  今日,月凛为啥直接带着她就出来了,是因为要见的是美黛?

  美黛不是在雪山上训练吗?怎么会下山?她找月凛有何事?

  雪箩正想着,寝殿的门开了,美黛摇曳着腰肢走了进来,她一边走视线一边扫过殿内放置的火盆。

  透过大衾的一丝缝隙,雪箩偷偷看过去。

  不得不承认,才一个月不见,美黛更妩媚了,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风情。

  而且,她的修为显然更精进了,原来化形后一直拖曳在身后的尾巴不见了,看上去就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大美人。

  美黛在软塌前三步远的地方站定,人还未靠近,一股香风便袭了过来。

  这花香显然是特意调制的,竟让人心生璇旎,蠢蠢欲动。

  雪箩暗暗蹙眉。

  在这香风的侵袭下,月凛肩膀上站着的小鸟身子晃了两下,满眼眩晕。

  月凛不动声色,上下打量美黛,似乎也被她惊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