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七十七章 不要再躲着我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318 2019-01-23 20:00:00

  “小东西,谢谢你!”月凛已经可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动了动身子,从后方将雪箩彻底的拥入怀中。

  雪箩翻了个白眼,我可以拒绝吗?

  算了,为了丹田,为了真气,为了修为,我忍!

  “你真是老天爷赐给我的福星。”月凛冷不丁又来了一句。

  一狼一狐亲密相拥,呼吸相闻,再加上月凛这“土味情话”,气氛一下就变得非常暧^昧。

  雪箩又觉得自己浑身发烫。

  尽管此刻两人都不是人形,可这等的亲密无间,还是让她觉得不好意思。

  见雪箩在自己怀中绷紧了身子、沉默不语,月凛心中暗叹这追妻看来真的不容易,低头蹭蹭她的头,“小东西,你还在生我的气?”

  “雪箩不敢。”

  雪箩话音刚落,月凛轻轻咬住她的耳朵,语气有些委屈,“明明就还在生气,否则你跟我这么见外,嗯?”

  他的尾音高高挑起,语气听上去就像在撒娇,气息喷在雪箩耳朵里,痒痒的,雪箩动了动身子,要想离他远点。

  月凛哪里肯?霸道的将她圈得更紧,“我冷,你别跑。”

  雪箩不依,一怒又想打他。

  月凛干脆将她翻了个身,让她面对面的靠在自己怀里,死死压着她的爪子,幽深的眸子凝着她,“小东西,不要再躲着我。我会想办法帮你恢复修为,亲自教你修习……”

  想到修为,雪箩垂了眼眸,避开他的直视,“我刚才好像感觉到体内出现了一丝真气。”

  “真的?”月凛又惊又喜,“你确定?”

  “嗯。”雪箩没有瞒他,“好像和你体内的寒气有关。我觉得我的丹田恢复了一丝生机。”

  月凛当即抓过她的爪子,想要释放自己的真气进她体内。

  “不要。”雪箩马上阻止他,“你现在若是少了真气护体,会很危险。”

  “放心,我死不了。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的,熬过去,就好了。”月凛眸子一亮,哪怕来自雪箩一丝一毫的关心,如今都能让他像打了鸡血。

  “我去雪山看青凤,你也去了吧?”雪箩闷了一阵,还是问了出来,“我打坐那夜,你是不是也在?”

  “嗯。”月凛没有否认,他难得的多解释了几句,“原本那只雪豹我可以出手,但我想着我不可能随时陪在你身边,遇到事情,你自己能解决才是最好的。所以,我只跟在你身后看着。”

  “你明知道自己有寒症,不该进雪山。”雪箩心里升起暖意,对月凛似乎也没那么怨了。

  “你一个人,我如何放心?”月凛的回答再次让雪箩心里对他的怨又少几分。

  “你这病的确很古怪。”作为医者,面对疑难杂症,总是喜欢探究,雪箩也不例外,“八爷说你是打娘胎里出生就带着寒症。”

  “从我记事起,我便已经在八爷身边。在我记忆中,每年冬天都是这样。一开始的确很难受,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反正每年到最后,我已经彻底冻僵了,虽然还能听到旁边的人说话,还有些意识,但整个人已经完全变成了冻狼。”

  和八爷一样,月凛选择性的说了实情,关于他的身世,这个秘密牵扯太多,他暂时不打算告诉雪箩。

  “这么难受你都熬出来了,真不容易。”雪箩感叹,“看得出,八爷为你操碎了心。”

  “他为了我,这十多年不知走了多少地方,找了多少偏方,采了多少药材,甚至有好几次,差点死在外面,结果,我还是这样。有时候,看着他满头白发,我觉得很是有愧,至少有一大半是为了我才变白的。”

  提到八爷对自己的好,月凛也很感触,“我活一天,自然就会孝顺他一天,没有他就没有我。”

  “你肯定能活下去。”雪箩抬眼看向他,“我会和八爷一起为你治病。”

  她乌漆漆的眸子像星辰般闪亮,月凛心都醉了,情不自禁低头过去……

厚皮爷

(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