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七十五章 是不是不可思议?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324 2019-01-23 12:00:00

  这是雪箩第一次进月凛寝殿的内室,室内同时放置了九个火盆,像是个大火炉。

  但床榻上的月凛却真的像是个冰窟窿。

  以致于前一秒还觉得自己快被热死的雪箩,刚一靠近他,便觉得快要冻僵了。

  雪箩赶紧往后退了一步,顿时觉得自己前后受到一冷一热两股气流的夹击,真是冰火两重天。

  “是不是不可思议?”八爷将雪箩抓起来,用他的内力和真气将雪箩包裹,这才免去了雪箩所受的煎熬之苦。

  雪箩趴在床沿上,看着蜷缩成一团、在锦被中瑟瑟发抖的狼形月凛,满眼震惊。

  月凛身上银色的皮毛都冻得像一根根银针,若是火盆稍微拿远一点或是撤走一个,估计他身上马上就能结冰。

  雪箩熟读医书,也见过不少疑难杂症,但月凛这种情况,她当真是第一次见。

  看看双眼紧闭的月凛,雪箩心里顿时生出一丝怜惜,这是生为医者,在面对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时一种本能的反应。

  若说此前她看到月凛就想躲开,若说此前她想到月凛就心里有怨,那么此刻,亲眼目睹他被寒气变成这般模样,雪箩哪里还有什么不满,只恨不得能马上想出法子,解除他的病痛。

  雪箩尝试着伸出自己的爪子,轻轻扒拉了一下月凛的前爪,这才发现他全身僵硬,根本扒拉不动。

  “你要为他诊脉?”八爷看出她的想法,用力将月凛的前爪从锦被中拉了出来,“只要是一犯病,他就会恢复狼形,但你不用怕,他并没有丧失理智,其实你我在这里说话他都能听到,只是他没法动弹。”

  雪箩的小爪子搭在了月凛的前爪上,顿时一阵心惊。

  这感觉真的就像是猛然触碰到了一块千年寒冰,冻得她打了一个寒颤。

  这还是在八爷用真气和内力护住她的情况下。

  若是没有半点真气和内力,不知道她是不是也会当场冻僵。

  她尚且如此,那月凛他?

  雪箩看着月凛,越看越觉得他可怜。

  “怎样?”八爷着急的问雪箩,“说说你的想法。”

  “非常奇怪,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脉象。”雪箩小爪子依旧搭在月凛前爪上,蹙眉沉思,“就好像他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冰室,源源不断向外散发寒气,但他的真气却化作了唯一的热能,将他的丹田、血脉和心脉死死保护起来,抵御这寒气的入侵。只是,一旦他的真气耗尽,这寒气立即就能将他冻住。到那时……”

  “对。只要他体内的真气耗完,他也就完了。”八爷接过雪箩的话,面色凝重的往下说,“这些年来,一到冬天,他全靠这点真气活命。所以他的旧疾发作,我才会那么着急。原本以为服用了你弄来的高阶魔兽心头血制成的丹药后,再给他施针治好他的旧疾,今年的冬天他就能好过一些。没想到,他的寒症居然提前发作了。”

  “这臭小子,该不会熬不过这个冬天吧?”说到这里,八爷的声音有些哽咽,“说起来也怪我,那日你吵着要去给青凤送丹药,我不该告诉他。我也没想到我只是随口一提,他便一声不吭跟着你进了雪山。要知道,平素若不是特殊情况,他从不踏足雪山半步。可那日,他竟跟着你去山上待了两日。”

  “你说他那日跟着我去了雪山?”雪箩一愣,她怎么不知道?

  “是啊,他肯定是怕你遇到危险,所以一声不吭的跟在你后面。”八爷一脸懊悔,“他回来后,体温就变低了很多。”

  雪箩突然想起自己那日在雪山吸收晶石的能量,打坐整整一夜,都没觉得冷。

  难道,是因为月凛?

  她看看月凛,又看看八爷,“八爷,你别急,虽然这病我也是第一次见,但我们一起想办法,说不定……”

  雪箩话没说完,月凛的前爪忽然动了一下。

  随即,八爷惊愕的瞪圆了眼睛,因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