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六十六章 你到底进还是不进啊?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260 2019-01-20 12:00:00

  雪山在渊水的最北面,远远看去,灰蒙的天空下,白雪皑皑,气势磅礴。

  离国在南方,就算冬天也很少下雪,雪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雪山,难免有些激动。

  她加快步伐,飞速跑过去,没想到撞在一道无形的结界上,嘭的一声,原地打了个滚。

  “站住!你是谁?”两道白色的身影突然闪出,一人手执长剑,一人手拿长棍,指着雪箩。

  雪箩当即拿出八爷的扳指,“两位大哥,是八爷派我来的,给山上训练的人送药。”

  “送药?”

  “八爷药园子里啥时候来了只狐狸?”

  “是啊,八爷的手下不是个童子吗?”

  那两个守卫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怀疑。

  “真的,我是来送药的。”雪箩将空间戒指递上,“你们看,除了丹药、银针就是一些吃的。”

  两个守卫接过空间戒指检查了一番,又仔细看了看八爷的扳指,没发现任何问题,却还是不放心,上下打量着雪箩,眸光似要将她穿透,“你身上呢?”

  “我一点修为都没有,就是想做坏人也做不了啊。”雪箩抬起爪子,任他们检查。

  “果然没有修为。”两个守卫的眼神瞬间起了变化,“小狐狸,这雪山上不但冷,还有很多猛兽。你一点修为都没有,居然敢往里闯?”

  “啊?”雪箩一滞,雪山有猛兽,这事她还真不知道,八爷也没提醒她。

  见她愣住,两个守卫乐了,“傻眼了吧?你到底进还是不进啊?”

  雪箩犹豫片刻,重重点头,“我进!不过,我等下再来。”

  说完,雪箩一溜烟向着蛇山跑去。

  很快,雪箩回来了,她的空间戒指里多了些隐身草和化气草,身上还滚满了松脂,滑腻腻的。

  两个守卫又检查了一番,放她进山,“你自己小心点,东面这条路上山好走些,西面那一条下山更快。山上有雪豹,最是凶残。”

  “谢谢两位大哥。”雪箩冲他们作了个揖,蹦蹦跳跳冲了进去。

  两个守卫笑着摇摇头,挥手重新布下结界。

  一阵风吹过,结界晃了一下,隐藏了身影的月凛拢了拢身上厚厚的大衾,紧跟上雪箩的步伐。

  雪箩一开始也很谨慎,叼着隐身草跑了一阵,月凛差点跟丢,只能一路紧紧盯着地上的爪印。

  后来,雪箩脚下一滑,落进一个雪堆,隐身草从口中掉出来,显出身形。

  她索性在雪堆里滚了几下,两只爪子抓起雪往天上洒,久违的笑容又出现在她脸上。

  月凛悄悄跟在后面看着她小小的身子在雪地里打滚,满眼宠溺。

  雪箩玩了一阵雪,刚要继续上路,一只松鼠在前面蹿出来,怀里抱着一颗松果。

  看到雪箩,它松果也不要了,嗖的一声蹿上了树。

  雪箩上前想将松果捡起来,那松鼠在树上一晃树枝,一团雪直直落在雪箩头上。

  见雪箩变成了“白头翁”,松鼠得意的笑起来。

  雪箩眯了眯眼,抓起松果对着它掷了过去。

  她虽然没了修为,但常年施针,准头很好,加之最近抓兔子打锦鲤,动作愈发快了,一出手,松果就打到了松鼠头上。

  看着松鼠一脸糟懵的表情,雪箩冲它做了个鬼脸,摇摇漂亮的蓝尾巴,叼着隐身草蹦蹦跳跳继续前进。

  月凛看着这一幕,忍俊不止,小东西在他面前总是老气横秋,谁能想到背地里她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雪箩往上走了大约半个时辰,雪越来越厚,路越来越不好走,四周越来越静,安静的有些可怕。

  她在雪地里走累了,有些吃力,停在原地直喘粗气,隐身草从口中掉下来,显出身形。

  一阵腥风吹过,雪箩警惕的四处张望,一头雪豹从树后闪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