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六十一章 我和歌儿的来路,便是你和雪箩的归途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373 2019-01-18 18:00:00

  月凛一抬头,八爷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张脸臭得要死,“趁我闭关为你炼丹,你竟然让风衢折腾小狐狸,你到底想干什么?”

  月凛没说话,转身就往寝殿走。

  见他坐下来自顾自的倒了一盏茶,八爷挥手夺过来,一口喝干,随后在他身旁坐下,挑眉看着他,“臭小子,你是想通过这些方式去帮小狐狸恢复修为吧?”

  月凛没有说话,拿起另一个茶盏,给自己倒上。

  “臭小子,说话啊!”八爷睨着他,“如果真是这样,你何不直接对小狐狸言明?你明知道她对你有怨,何不借此机会消解她心中对你的怨气?”

  “消解了又如何?”月凛低头看着手中茶盏,唇角弯起一抹自嘲,“难道她不怨我了,就甘愿留在渊水?”

  “什么意思?”八爷一时没有领悟到他话里的含义。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月凛喝了一口茶,却不肯再多说半个字。

  月凛如此聪明,早就猜到了雪箩怨他的原因。

  雪箩不过是怨他将她留在药园,害她没了机会做杀手,也就没了机会离开渊水,去见她想见的人。

  一想到雪箩盼着离开渊水,想回到蒙荒界的离国去见太子离陌,月凛的心里就酸溜溜的。

  那日他宣布让雪箩去药园,是想借机查查美黛,也的确是为了雪箩好,可何尝又不是因为内心深处,他不想雪箩离开,希望雪箩一直在自己可以看到的地方?

  但月凛真正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雪箩动了心,不过是这几日的事情。

  这几日,每一日见不到雪箩,他都牵肠挂肚。

  每一日他都隐匿在她身边看着她,她的每一个举动,他都百看不厌。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心里有愧,可某一晚,当他从梦中惊醒,回忆起自己在梦中百般温存、抱着不肯放手的那个女人竟然是雪箩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对雪箩的在意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么多年来一直清心寡欲的月凛,生平第一次做了那么香艳的梦,梦里梦外的感觉如此真实,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他想要雪箩。

  从那一刻起,他才明白,为什么那日弑天消失前会说出那样一句话,“我和歌儿的来路,便是你和雪箩的归途。”

  原本,他以为弑天说的是责任,这也是他一心要将雪箩留在渊水留在自己身边的原因,既然雪箩是蓝歌选中的人,他完成大业自然需要雪箩辅佐。

  可现在,他才明白,弑天说的岂止是责任。

  弑天与蓝歌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恐怕也是他和雪箩的未来。

  可是,当月凛真正想明白自己对雪箩的上心意味着什么,反倒踌躇起来。

  雪箩心里已经有了离陌,如何能接受他?

  没有人知道,月凛尚在娘胎时,便见证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至深至爱的痴情。

  只是,光有痴情有何用?

  想当年夜凛为了他娘亲,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他娘亲爱的还是他父神。

  月凛尚在娘胎里便懂得了,强扭的瓜根本不会甜,单方面的喜欢是走不到一起的。

  因为真的在乎,所以,月凛不想雪箩为难。

  因为真的在乎,所以,月凛不想自己委屈。

  但他深知,急不得,他需要契机,他要为自己制造机会。

  反正已经霸道的留下了她,迟早他会独霸她的心和她的人!

  “臭小子,你该不会看上小狐狸了吧?”见月凛始终不说话,八爷眸子一转,终于悟到什么,“你将她留在我的药园,是不想她离开渊水,不想她离开你身边?”

  “你想多了。”月凛冷冷否认。(⊙x⊙;)

  “你这个年纪,很多人早就当爹了。承认自己喜欢上人家,有这么难吗?”八爷用胳膊肘撞撞月凛,眸里都是促狭,“臭小子,有眼光!小狐狸不错,还是个大美人,绝对配得上你!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帮你!记住一句忠告,媳妇儿比面子重要!”

  说完,不等月凛说话,八爷一脸兴奋疾步离去……

  我天,怎么有种要去拉皮^条的感觉(^_-)

厚皮爷

(关于月凛娘亲和父神的故事,有兴趣的宝宝可以看看皮皮已经完结的《仙君,莫撩!》。需要声明一下,仙君的故事是虐转甜,一开始是虐文,反转也比较多,受不了虐文的宝宝爱请自备纸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