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五十四章 叫她心中如何不怨?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191 2019-01-16 12:00:00

  八爷缝合伤口时用了一些麻沸散,雪箩醒来后,和青凤说了一会儿话,喝了一碗药,便又昏昏沉沉。

  她刚睡过去,却听得青凤惊喜地唤了一声“土银”,随后,便是嘭的一声,好像重物坠地,再然后,一个微凉湿润的鼻尖在她脸上碰了碰。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乎还带着些许酒意,雪箩脑子一激灵,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化作银狼的月凛,漆黑的眸子凝着她,情绪万千。

  “暗主。”雪箩的身子本能的往后一缩,拉开自己与他的距离,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她蜷缩身子后退的动作,落在月凛眼里,只觉得心里一刺,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

  月凛低头看着雪箩,但雪箩已经耷拉了眼皮,避开他的视线。

  月凛嗅着她独有的清雪气息,轻声开了口,“我知道美黛处处刁难你,也知道此前那些狐狸失踪和出事可能与她有关。但是,美黛暂时还不能死。抱歉,在今日之前,我的确不知道她是九尾狐,不知道她会幻术,否则我会及早提醒你。”

  雪箩依旧没说话。

  “我让你来药园,是因为……”月凛停滞了片刻,语音有些干涩,“是因为,我不想你做渊水的杀手。”

  雪箩闻言,抬眼看他,眸光疏离,“不做杀手?那我如何做你手中最锋利的刀?”

  月凛看着她乌漆漆的眸子,看着她眸中的淡漠疏离,心里想说的那句话一下堵在了喉头。

  他有他的骄傲,从出生到现在,他从未这般向人解释什么。

  最终,月凛只是说,“你跟在八爷身边做渊水的医者,受人尊重,胜过做刀锋上舔血的杀手。你安好的活着,也会成为我渊水最锋利的刀。”

  “雪箩明白了,多谢暗主。”雪箩闭了闭眼,一副精疲力竭、不想再说话的样子。

  月凛习惯性的抬起爪子,想要拍拍她的头,却再也寻不到从前那种和睦的感觉。

  “你好好休息。”月凛刚想转身离开,忽又想到什么,“八爷说,你取了心头血为我炼丹,谢谢你。”

  “暗主和八爷误会了,我没这么做过。”雪箩头也不抬,分明不想再多说。

  月凛一滞,深深看了她一眼,跑了出去。

  雪箩埋着头,心里一阵低落。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努力数月,会是这样的结果。

  若她真的败在美黛手中,月凛这样安排,她无话可说。

  但她赢了美黛,却被送来药园,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的医术并不比八爷差,来药园有何意义?

  不管多危险,她也想去杀手训练营,她想提升自己的修为,她想回离国去报仇。

  可月凛轻描淡写一句话,就将她殊死搏斗赢来的机会生生夺走。

  叫她心中如何不怨?

  一开初遇到银狼,雪箩只想抱大腿。那时她还太弱,一心想混进竹园修炼,唯有拉拢银狼。

  亏得银狼教她招术,她才能顺利对付黑狼。

  后来,当暗主在九渊柱上救下她,当她知道暗主就是银狼,她一心想要报恩,想要倾尽全力医治暗主的旧疾,目的只是为了得到暗主青睐,亲传她功夫,未来能顺利报仇。

  可月凛亲手毁灭了她的希望。

  一句为了她好,就可以不顾她的意愿?

  他明知她是圣女雪箩,她有血海深仇,他凭什么将她禁锢于此?

  此刻面对月凛,雪箩说不出的矛盾。

  让她生的,是月凛。

  毁灭她希望的,也是月凛。

  要她如何面对?

  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的出路,离开才能去报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