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第二十九章 应该将她绑在九渊柱上,万箭穿心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厚皮爷 1350 2019-01-07 12:24:22

  “雪箩要杀我......”

  这句话像惊雷,当场炸晕了雪箩。她抬眼看过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四爷眸光暗了暗,只问蓝岚,“她为何要杀你?说清楚些!”

  “我也不知道。”蓝岚的声音透着虚弱和委屈,“我睡得正香,突然被惊醒,迷迷糊糊中,看到雪箩溜进屋子,来到我面前。我还以为她找我有什么急事,没想到她靠上前来,二话不说,挥爪将我拍晕,然后对准我的脖子狠狠咬了下来......”

  美黛闻言眼珠一转,冲雪箩哼了一声,“丑八怪,蓝岚都说你是凶手,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不是我。”雪箩不看美黛,只凝着蓝岚,“我进来的时候,趴在你身上吸血的是一只大黑猫。”

  “没,没有大黑猫。我看到的就是你。”蓝岚这才看见雪箩就在一旁,她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身子,“我平时从未亏待过你,为何你要害我?”

  “听听,你还有什么话说?”美黛冷笑,满眼嘲讽地看向雪箩,“被我们当场抓住,被蓝岚亲自指正,你居然还有脸狡辩!”

  “都闭嘴!”四爷低喝一声,负手走出房门。

  他在园子里查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关于黑猫的蛛丝马迹。

  雪箩也走了出来,安静地看着他,眸子沉寂,看不出任何情绪。

  美黛则和其他狐狸站在一起嘀嘀咕咕,看向雪箩的眼神似蛇蝎。

  四爷查无所获,转身过来刚要说话,一个童子前来,双手奉上一个听音铃,“四爷,八爷命我将这个送来,说是刚才有句话忘了说。”

  “打开吧。”四爷并未接。

  那童子将听音铃一掐,里面传出八爷的声音,“老四,刚才走得太急,忘了说,那蓝狐脖子上的牙印是狐狸咬的。”

  话到这里断了。

  童子施了一礼,告辞离去。

  四爷对上雪箩的视线,声音很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没有害蓝岚......”

  “丑八怪,你还想狡辩?”美黛全然不顾四爷的警告,打断雪箩的话,“你还想说是听到响动才赶来的吗?这里离你的窝那么远,就算有什么响动,你怎么可能听得见?”

  “对啊,要不是我就住在隔壁,我也没听见。”有只狐狸马上附和。

  “你刚才说发现蓝岚伤口上被涂了紫蓝叶的汁液,想帮她止血而不是要吸血。可谁能证明那汁液不是你涂的?”美黛睨着雪箩,“大家都看到了,你这么懂药理,说不定你就是为了更快吸干蓝岚的血,才给她涂了紫蓝叶的汁液。”

  “对,肯定是这样!”

  “蓝岚都指认她了,还和她啰嗦什么?”

  “四爷,你可不能包庇她!”

  “杀了她,太可恶了!”

  “杀她太便宜她了!按照规矩,应该将她绑在九渊柱上,万箭穿心,滴尽最后一滴血!”

  “要我说,别浪费了她的血!她吸蓝岚的血,那便让蓝岚也吸干她的血!”

  众狐义愤填膺,齐声讨伐。

  四爷眸子暗沉,俯身将雪箩抓到手中。

  “我最后问一次,是不是你?你有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四爷低头看着雪箩,话里还为她留了一线生机。

  “不是我。”雪箩只有这一句。

  “口说无凭!她就是凶手,请四爷严惩,决不能姑息养奸!”美黛“大义凛然”的一嚷,其他狐狸也跟着嚷,“必须严惩!不能包庇!”

  雪箩咬着嘴巴,没有辩解,她拿不出证据,辩解有何用?

  四爷低叹一声,带着雪箩出了狐园。在众狐看不见的地方,他掐了传音符,给暗主传音。

  与此同时,那只小鸟也扑腾着翅膀飞向暗主寝殿。

  九爷走得不快,众狐跟在其身后,一路来到渊水之南的九渊柱。

  暗黑色的九渊柱,萦绕着丝丝死气。上方雕刻的龙之九子,个个凶神恶煞。

  人一靠近,就觉得森寒无比。

  “小狐狸,尽量挺住……”四爷一挥手,雪箩飞向九渊柱。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她缚住,牢牢钉在柱上。

  与此同时,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无数乌云聚集翻滚。

  柱上的龙之九子动了起来,相继腾空,飞上云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

  整个渊水都在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