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谁也不许拱我的白菜

第五十六章闲散日常

谁也不许拱我的白菜 乌韭i 2014 2018-07-12 16:13:52

  薛青戈一路思索着,不知走了多久,待抬眼一看,菡夽殿已是就在眼前了,当即抬脚进了去。

  众人本来正在聊天,忽见她一人看着十分落寞地进来,绿鸢连忙上前询问道:“公主怎得一人回了来?”又见她脸微红,知是今日高兴,必定是喝了酒的,幸好早有准备,便吩咐了杏儿去拿醒酒汤来。

  薛青戈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微笑了一下,道:“我这不是闲的无聊嘛,就想一个人走走,也可以散散酒气,就怕回来熏到你们。”

  绿鸢扶着她在榻上坐下了,绿萝在旁笑道:“公主的心我们都懂,最是个体贴的,不过啊,要是公主的酒气能熏到我们,那可真是奇了。”

  绿鸢看着她抿唇一笑,其余几人也笑着点头应是,薛青戈有些不解,绿鸢笑着指了绿萝一下,道:“先其他的不说,她这个人啊,酒量是好到不行呢。”

  薛青戈也是头一回知道,不禁笑道:“哦?看来是我太不关注你们了,我才知道呢。”

  紫琪笑道:“绿萝姐姐应当是菡夽殿酒量最高的人了吧。”

  其余人笑着点头应和,薛青戈道:“原来绿萝这么深藏不露啊,好啊,下次让绿萝和小玉比比,她酒量也不错,看下谁比较厉害。”

  就在这时,杏儿端着醒酒汤便来了,这还是绿鸢怕薛青戈今天开心,一时喝多了酒难受,因此先熬了备下的,她不过热了一下端来。

  薛青戈端起醒酒汤喝了一口,不禁“嗯——”了一声,感叹道:“这是绿鸢熬的吧,这么好喝。”又看着绿鸢笑道:“谢谢了。”

  绿鸢知道平常的醒酒汤味道不是很好,薛青戈必是不愿喝的,因此这份醒酒汤是经她改良的,味道比较好喝。

  薛青戈笑着与众人夸她道:“你们瞧瞧,你们绿鸢姐姐这样体贴上心,又最是个细致的,这样的人,不做首席女官是不是可惜了?”

  绿萝笑道:“公主,我觉得我也可以胜任。”

  “你就得了吧。”薛青戈本来正在揉眼睛,听到这话,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

  小黛笑道:“绿鸢姐姐自然和常人是不一样的,这菡夽殿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绿鸢姐姐操心,虽看着没什么,但要是真自己来,才发现真很是繁琐呢。”

  璎珞点点头应和道:“是啊是啊。”

  绿萝笑道:“这是我姐姐,当然很像我了。”

  杏儿笑道:“你们瞧瞧,她又在这里胡说八道了。”

  绿萝笑着将下巴微微一抬,道:“怎么?我就说一下怎么了?!”

  “嘘——”绿鸢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她们噤声,朝着薛青戈偏了偏头,轻声道:“公主睡着了,声音都小点。”

  众人向着榻上看去,果然见薛青戈眼睛闭着,已然进入了梦乡的节奏。

  。。。。。

  “那现在怎么办?”杏儿率先出了声。

  “我们一起把公主给抬上床?”如画紧接着道。

  “还是让我来吧。”不知何时出现的红绡上前几步,穿过众人,将薛青戈直接打横抱起,向着床边走去。

  哇!红绡姐姐好帅啊!!留在原地的几人除了绿鸢都是一副小迷妹的脸,心中都有所一动,大概是心动的感觉吧。

  直到红绡将薛青戈给放到了床上,几人还站在原地集体满脸崇拜地看着红绡,绿鸢早已走至了床边,将薛青戈的鞋子脱掉,和红绡将薛青戈给安放好。

  “小萝,去打热水来。”绿鸢边替薛青戈将整理被子边吩咐道。

  然而没有听到回话,也没听到任何动静,“小萝?”绿鸢不禁疑惑地回了头,见绿萝几人仍站在那里,“绿萝!”

  “啊!啊?姐姐,怎么了??”绿萝方反应过来,仍有些怔怔地看着她。

  “去打热水。”

  “哦,好好好。”绿萝当即转身便去了。

  “我也去帮忙!”杏儿跟了上去,其余几人也都散了,平日有事的做事,无事的只看着哪里需要帮忙就帮个忙。

  待将薛青戈的手脚擦了,脸也擦了,又将头发给拆散了,一番收拾好了,众人才各自回去休息了。

  早上一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薛青戈的第一反应就是,我靠,不是吧,昨晚睡着了?!妆没卸啊?!!

  绿鸢和绿萝进来的时候,见薛青戈仍有些怔怔地坐在床上,不禁唤道:“公主,公主?”

  “啊啊啊啊啊。”薛青戈突然叫了起来。

  绿鸢和绿萝奇怪地对视一眼,绿萝问道:“公主,你怎么了??”

  薛青戈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们,道:“我是不是昨晚没卸妆睡的?!啊啊啊啊啊,这样对皮肤最不好了啊。”

  两人不禁失笑,绿鸢道:“公主,我昨晚已为您将脸给清理干净了。”

  “啊?那就好那就好。”薛青戈不禁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又下了床洗漱起来,待洗漱完,便开始用早饭。

  十八岁的第一天,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仍是很平常,薛青戈静静吃着早饭,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待用过早饭,薛青戈又坐在廊上逗弄着那鸟玩儿,听着那鸟唤着她的名字,青戈,青戈,一声又一声。

  就在这时,便听得有人轻笑,“我说什么来着,来的正是时候吧。”

  薛青戈顺着声音来源看去,正见温玉和苏岁兰站在那里,不禁站起身来,微笑了一下,道:“你们来了。”

  温玉挽着苏岁兰走了过来,笑道:“是啊,我们来了,怎么?看你一点都不意外?”

  薛青戈知她是打趣人,也不接话,只是微笑,她们二人必定是挂念着她心情不好,才特意早早地便来了,她心里也明白,只是不明说。

  苏岁兰看见她的头发,不禁笑道:“今天就戴上了,我也懂了。”

  温玉在旁没听懂这话,不禁奇怪道:“懂了?什么懂了?”

  薛青戈自然是懂的,苏岁兰昨日送了她只花枝银钗,她还挺喜欢,因此今日便戴上了,见温玉发问,她也不说明,只笑道:“聪明人才能懂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