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纵爱千年:傲娇媳妇儿,求抱抱

第七章:吃醋

  宫帝夜说不上来什么,心里还有点小失落。

  “古溪,我们进去吧”白司古挡在夜古溪面前,硬生生阻断了他们之间的神情

  夜古溪轻轻应了一声,回头再看了宫帝夜一眼,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眼神,随着白司古进了商场,在门口守着的招待人已经吓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妈妈呀,敢抱我们的大BOSS还没有被冻成渣渣的人他们是真不敢拦啊!

  宫帝夜原先空唠唠的心不知怎的又有点酸,看着拦着夜古溪肩膀的那只手,他只想把那只手剁下来。

  “家主,今天还要去吗?”助理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发现家主的心情不那么好

  “不了,回去”宫帝夜此时臭着一张脸,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酸?

  “是”看着家主那俊美妖孽的脸上缓缓吐出这几个冰冷的字,助理如获大释,迅速屁颠屁颠的跑去开车了。边跑还边搓肩膀,妈妈呀,冻死宝宝了!当家主的助理可真得承受能力极强啊

  此时,商场里面

  “古溪,你看这件好不好看?”白司古在那里左挑右挑,就喜欢上了这一件,嗯嗯,古溪穿上一定很好看。

  “嗯,随便”夜古溪的心思明显没在这上面,宫帝夜死了一次,再次见到他竟然是在她以前生活的星球,不得不说这太过巧合了

  “古溪,古溪!你快去试试呐!”见夜古溪发呆,白司古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呵,肯定又在想刚才见到的那个人吧?

  白司古眼神暗了一下。

  夜古溪回过神来“嗯”她并没有发现白司古的情绪,可能,夜古溪天生对爱情缺根筋,当初宫帝夜追她的时候,还不是连脸都不要了,整天死缠烂打,才让夜古溪发掘了他的心意。

  等夜古溪从试衣间出来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迷住了。

  褪下黑袍的她少了一份黑暗,多了一份温柔,雪白的袈裟长袍包裹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肢,里衬手工刺绣的白凤凰被她穿的仿佛要活起来,而白色更是衬的她的肌肤更加白皙,一头白发仅有一只簪子随意挽起,凌乱中又不失美感,那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光明神,让人心生暖意。

  是啊,夜古溪就是这样,极致的矛盾体!她可以完美的融入黑暗,也可以纯洁的像刚出生的婴儿,黑白通吃的她有千万种性格,而你,如果不是她的至亲,永远都不会猜到她下一秒想干什么。

  “就这件”白司古对服务员递过去一张卡。

  服务员这会儿还激动呢!妈妈!我好想恋爱!!

  等到看到手中的卡就整个人都不好了,“紫、紫曜卡!”

  要知道这可是YG集团全球发行仅十张的卡啊!据小道消息,得到此卡的人都是帝国的三大世家!要知道,帝国的三大世家是传承了几万年的古世家,其文化底蕴压根不是你能想象的!

  “古溪,你好美呐!”白司古笑嘻嘻的凑上前去,却被夜古溪一巴掌拍开

  “一边玩去”

  白司古心痛的扶了扶胸口,委屈巴巴的看着夜古溪,夜古溪不为所动。

  旁边拿卡的妹子已经看傻眼了,这人什么来头!连紫曜卡的持有者都不放在眼里!?不敢惹,真不敢惹!

  于是,一旁的妹子默默的拿着卡去刷钱了。

  就在夜古溪和白司古要走的时候,旁边突然冒出来了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啊!那边的人你站住!你身上穿的裙子是我看上的,你抓紧给我脱下来!”这声音真的是太尖了,震的夜古溪耳朵生疼“白司古,这是谁?”虽然白家历代经商,表面家族归自己管,但其实,白家是夜家的附属家族,是为夜家服务的情报站,帝国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白家都能查到。

  “嗯……好像是司徒家的大小姐”

  司徒世家位居帝国排名第五,是专门研究阵法的世家,因为阵法极其难做,所以卖出的价格也很高,且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基本上买的都是能在帝国排名上前20的家族,又听说,司徒卿是司徒家最宝贵的小女儿,也难怪这司徒卿敢这么横了。呵,其他家族巴结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敢忤逆她?

  但是夜家,白家,宫家是例外,夜白两家自古就是相辅相成的,传承了几万年的古文化,阵法什么的,再简单不过。宫家就有趣了,这个家族仅用了4年时间就能赶上别的家族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底蕴,挤进帝国前三,在在灵修上的造旨甚至可以超越白家,只是白家是夜家附属的关系,白家排第二,要不然的话,就是第三了。

  “给司徒寇岁打个电话,叫他管好他的女儿…”夜古溪揉了揉耳朵,转头望了司徒卿一眼。

  白司古一个激灵,心想这司徒卿也是傻,硬往枪口上撞,就乖乖去打电话了。

  司徒卿在夜古溪转头的时候心里突然滋生出一种危机感,要是这个女人被帝国的那些人知道了,那她帝国第一美人的称号就不保了!不行,不能让她活着!想到这里,她看夜古溪的眼神带了一丝杀意。

  “收回你的小心思,别怪我未提醒你。”夜古溪瞬间就感受到了那股强烈的杀意,尽管她隐藏的很好,但终究没夜古溪阅历丰富。

  司徒卿一慌“你,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知道我是谁吗?!快点把衣服还给我,不然我就让你在帝都呆不下去!”

  夜古溪轻笑了一声,呵,当初她掌管夜家的时候5岁,那时候也是这句话,让她和夜家在帝都混不下去?现在那些说这话的人还不是照样被打脸?

  “奈~司徒卿,我心情不好,你要惹恼了我,你要承担后果呢”夜古溪不想与她费口舌,转头看向白司古“打好没有?”

  “嗯,好了。”白司古一脸轻视的望着司徒卿,真是,不过司徒世家小女儿,竟然赶敢在夜白两家闹腾。

  司徒卿被白司古的眼神刺激到了,正要说什么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无奈,司徒卿拿出电话。

  哈,正好是他她老爸打的!哼哼,你这个狐狸精完了!

  “爸……有人欺负女儿……人家看上了那条裙子,她死活不给!”

  一般这个时候,他爸就会满足她的小心愿,再顺便教训那个狐狸精一顿!司徒卿喜滋滋地想着。

  “司徒卿,你知道你面前站着的是谁吗?!还不赶快鞠躬道歉!她要生气了咱们整个司徒家就完了!别挂电话,让我听着你道完歉,否则,你就永远在外面呆着,别说你是司徒世家的人!”

  司徒卿从来没见父亲发过那么大的火,吓得下意识的弯腰鞠躬大声说了句对不起。

  电话那边的父亲叹了口气,“卿儿,把电话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