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沐如春风铃如梦

第三章:少年

沐如春风铃如梦 黄熠凡 1901 2019-03-22 17:02:58

  又是一年开学季,桂花茉莉满相依。在经过最后一次短暂的聚会以后,大家也就都各奔东西。李沐云由于考试发挥失常,勉勉强强进了个当地的私立学校。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没有依靠,也没有寄托。李沐云抱着这样的心态踏进了高中的校园之中。学校不大但是设施齐全,食堂的饭菜也还算是凑合,毕竟便宜。超市每到星期六就会打折,饮用水免费...李沐云的爷爷是当地政府的一个退休官员,靠着关系把李沐云塞进了一个尖子班当中。可李沐云并不喜欢这个班,毕竟这个班大部分都是靠着关系和钱进来的,氛围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李沐云的爷爷也曾劝过他:“凡事不要太计较,有了总比没有好...”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李沐云还是看得不太透彻,毕竟还年轻,还有许多是是非非要去标记。人这一生或许都是在这种环境下度过的,活得越久,所见的东西也就越多。

  然而开学第一天,李沐云就因为迟到而被教务处的王主任呵斥了一顿。王主任看上去是文质彬彬的样子,骂起人来可是毫不留情,就像是事先背好了台词一样,来得一套一套的。

  “今天就先到这里,考虑到可能是你假期状态还没有调整过来...下次就没这么轻松了。”

  王主任望着李沐云,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的手里一直拿着用来装水果的那种玻璃制的罐头瓶子,可能是由于某些原因,被他拿来当作水杯使用了。他摇了摇水杯,轻轻地打开盖子抿了一口里面的白开水。

  “你也要为你爷爷想想,他老人家年纪也大了,把你安排到我们这里的尖子班,也是希望你以后能有一个好的未来。你家的条件也还挺好的,好好读书一定是没有问题的。”

  李沐云虽然表面上听着,可心里早就飞得远远的,他甚至还在想剑圣应该如何配符文。显然李沐云并不关心这些未来的话题,他关心的东西也正是眼前的事情,比如午饭应该吃什么,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到晚自习的时间能打几把游戏...

  或许,这应该才是李沐云应该有的生活。作为一个年少懵懂的少年,一个90后的生活。快乐,才是重中之重。

  经过了一个上午的学习,李沐云显得有些疲惫,显然是比初中压力更大了一些,再加上班主任的高考洗脑,使李沐云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做一些安排了。在放学后,李沐云一个人慢慢地走到停车场寻找自己的自行车。大家都是欢声笑语,成群结队地走在一起,只有李沐云一个人低着头走在树林小道之中,显得很是格格不入。而此时,李沐云却因为自己前面成群结队的人而感到烦躁,他们都走得很慢,挡住了他的路,从而迫使李沐云也走的很慢。

  “就不能走快点吗...”

  李沐云低声的喃喃道,这声音沉没在其他人的欢声笑语之中,没人会注意自己挡住了别人的去路,也没有人会在乎一个陌生人的心情...当你选择沉默的时候,就注定会被遗忘。但有时候,沉默确实是唯一的选择。

  “走快点儿行吗?没看见挡别人路了吗?”

  一个悦耳的声音在李沐云的耳边响起,前面的人听了,都停了下来,回过头来望着她,给她让道。

  “叫什么叫啊,不会绕道走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几个女生像被吓破了胆一样望着她,嘴上说着不愿意的话,可身体还是让了步。她是个短发的女生,大概165的身高,长着一双极具艺术感的大眼睛,就算穿着校服也掩盖不住她身上自带的气质美。她听了那些话也没有说些什么,傲娇地甩了甩短发,望着李沐云傻笑着。

  “我叫夏玲,我是你们班的学委。你记得我吗?”

  李沐云尴尬地挠了挠头,班上选班干部的时候,他正躲在厕所里玩手机,再加上坐在最后一排,也没有同桌,班上的人自然一个都不认识,但是这个名字...不自觉的从李沐云心里唤醒了什么。

  “我当时不在教室...所以不知道。”

  李沐云比较认生,说话也是到处转移物体,不敢盯着夏玲的看。

  “这样啊...那现在重新认识一下我呗。我创了个我们班的QQ群,我加你拉你进去。”

  夏玲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了李沐云,手机正面上贴着小猫爪样式的立体贴画,手机壳也是粉嫩嫩的,可以说是少女心十足。

  “好了,我回去再同意吧,手机没电了。”

  李沐云把手机还给了夏玲,蹲下身来开自行车的车锁,夏玲鼓着腮帮子,望着李沐云开锁。她觉得他和班上别的男生都不一样,虽然是闷了点,可却还是有那么一些引人注目的地方。

  “你家住哪儿啊,能...能带我一段路吗?”

  夏玲见李沐云开完了锁,急忙问道。显然她的声音比刚才柔弱了许多,反而却有别样的味道。可这些对于李沐云来说毫无价值,他现在只想回家吃饭午休。李沐云没有回答,只是笑着指了指夏玲的腿,然后蹬着自行车离开了。夏玲呆呆地站在原地,她被李沐云那个温暖的笑容震撼到了,虽然他的那个举动让人很是反感,可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就像秋天一样,忽冷忽热,没有春天那样缤纷多彩,也没有夏天那么酷热,平平淡淡的,挺好。但李沐云不会注意到这一点,从那天开始,他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都成为了他压力的来源,他不再渴望任何东西,也不再被任何东西所占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