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仙姝求道

第二十四章 再遇童绀

仙姝求道 知辞暮 2011 2018-01-13 18:27:05

  陆卿遥和林骆结伴回到了青剑峰,在青剑峰山脚下互道了告辞,便各自回了各自师父所在的侧峰。

  回到了小竹峰,陆卿遥踏入熟悉的竹林,莫名有些想念的感觉。这才不过离开了几日,就产生了一种怀念的感情。想来如今的小侧峰对她而言,已经是一种另一个意义上的“家”了。

  穿过了层层浸染的青翠竹林,陆卿遥远远就看见了坐在自己竹楼小院内的、一袭白衣的元池真人。

  快步走到元池真人面前,陆卿遥拱手拜道:“徒儿见过师父!”

  元池真人扶起自家徒弟,笑眯眯道:“回来便好。在外历练是否觉得更加有意思?”

  陆卿遥想了想,为难道:“那种战斗带给人的感觉的确更加真实,但是因为有着许多师兄师姐的保护,反而没有太多我想要获得的实战经验。”

  元池真人挑了挑眉:“看来卿遥对自己的定位尚还有些自知。话说回来,你方才从真华峰而来,想必也听说过宗门小比的事了吧?”

  见陆卿遥点头,元池真人手中又祭出一本卷轴:“卿遥如今不过练气五层,在三年之后的门派小比中必是要吃大亏。可若是放弃这次小比,再等十年,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你的镜心剑法是由你师祖赐下,等级之高不必多说。你的剑法如今不过只是初初入门,若是有足够的时间去练习这门上等剑法,待至大成,必然是能够在小比上大放异彩。

  不过如今这只有三年的时间,练习这镜心剑法可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了……这本《冰痕剑法》品阶虽比不上《镜心剑法》,但也同样是一本高阶剑法,而且与你的灵根相和,练习起来会轻松许多。”

  陆卿遥双手接过,她知道元池真人的意思,他想让她在宗门小比之中获得一个不错的名次。

  元池真人背过身:“这些年来让你放慢修炼速度,以期打好剑修的底子。如今这目的也基本算是达到,该是时候让外人瞧瞧你那单一变异灵根的资质了。”

  “徒儿明白。”

  拿到了新的剑法,陆卿遥开始渐渐放慢了修习《镜心剑法》的速度,每日参悟《冰痕剑法》。更多的时间,则是在疯狂的吸纳灵气,以增长自己的修为。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连周真君当初赐下镜心剑法时,便说过这本剑法适合她,而元池真人也说《冰痕剑法》与她灵根相和……陆卿遥在练习《冰痕剑法》时,就隐隐觉得这两本剑法有着相通之处,练习起来也更加快速。

  想来,这便是连周真君的本意吧,一法通,则万法可期。

  在小竹峰练了几日的剑,陆卿遥已经将冰痕剑法中的剑招初初学会,能够连贯使出。

  还没有开始体悟剑法中的奥妙,林骆又传书了一封,是约着她前往真华峰的比试擂台一观。

  早在第一次在真华坊市看见君如清和某位摊主的比试之后,陆卿遥就知道了宗门之内也设有弟子比试的擂台。

  没有犹豫太多,她直接背着流光剑,向着真华峰山脚下进发。

  并不只是林骆和陆卿遥的同行。还未到达会合的地点,陆卿遥就远远的看见了两个人的身影。

  一个是林骆,而另一个,正是许久不见的林菲。

  “卿遥姐姐!”多年不见,林菲仍是满身的活力,身量也长高了许多,看起来十分精神。

  陆卿遥走近,和林菲互相打了招呼。多年不见,陆卿遥自己在面对林菲时都不免感到有些微微的尴尬,可是林菲却全然不在意,依旧是熟络地讲述自己在青玉峰遇到的趣事。不过一会儿,就让陆卿遥放下了生疏,整个人都温和了一分。

  三人并肩而行,一路上听着林菲的清脆话语,上山的路途竟不觉得像往常一般长远。

  真华弟子比试的擂台场上共设有三个擂台。其中一个擂台上正有两人在比试剑法,两人都不过练气五层的样子。

  陆卿遥看了一会儿,用手肘拱了拱一边的林骆,小声道:“说起来,林骆师兄的离火剑法练的如何了?”

  林骆一怔:“师父给我换了一本剑法,离火剑法如今正卡在入门阶段,不得寸进。”

  陆卿遥眼中带着笑意,元池真人和元湛真人果真是师兄弟两个,想来这另外更换两本新的剑法的主意,也是两人一起商量出来的罢。

  “那族兄这次到擂台场上来,是为了打擂吗?”一边的林菲眼珠子一转,笑着问道。

  林骆嘴角一抽,脸色尴尬:“剑法晦涩,并不打算丢人现眼。”

  陆卿遥终于忍不住噗地一笑,难得看见永远僵着脸的林骆摆出这副表情,实在是让人啧啧称奇。

  “原来陆师妹也在这。”

  背后突然传来女子温和的声音,陆卿遥闻声回头,正是童绀。

  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在童绀出声的那一刹那,身侧林菲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跟在童绀身后一步的,依旧是那位不说话的普通内门女弟子。

  “童绀师姐。”陆卿遥向她点了点头,本就是平辈,也无需做什么大礼。

  童绀眼中带着善意,笑着走近:“陆师妹也来看擂台赛,想必是想要对三年之后的小比做准备了?可想上台一试?”

  陆卿遥面上温和,摇了摇头:“卿遥练剑时间不长,剑法晦涩,就不丢人现眼了。此番只是打算看看所谓的擂台赛罢了。”

  身侧的林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陆卿遥刚刚说的话,可不就是从他这现学现卖吗?

  童绀早就注意到了林骆,友好地试探道:“敢问这位,是青剑峰的林骆师兄吗?”

  林骆收了表情,依旧是如往常一般冷着脸,点了点头:“是。”

  童绀微笑:“原来是林菲师妹的族兄。”

  这边刚刚说完,童绀身后的女子低低唤了声:“童师姐……”

  童绀一怔,复又笑着对众人道:“童绀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并没有介绍她身后女子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