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暖男校草是丧尸

第四十三章.他喜欢你啊(1)

暖男校草是丧尸 宜闻 2125 2018-02-07 22:22:41

  客厅里楼宝辞抱着一颗苹果,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凌和最后从网球场走出来,整个人神采奕奕的,兴奋道:“江索呢?你没给他伤口处理一下?”

  “他那点伤口不会有事的。”凌和不在意的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伸手抽了一个高脚杯出来,为自己开了瓶红酒。

  “有心事啊你,平时你不会喝酒的。你跟江索怎么了?”楼宝辞扒在柜子上好奇道。

  “没什么,自己一边玩去。”凌和靠在柜台上,胳膊肘撑在桌面上。

  秦帆冲了个澡出来后,看着凌和道:“他人呢?”

  “里面躺尸。”楼宝辞积极的回答道。

  “他还在发烧,让他回房间休息吧。”秦帆凝眉道。

  凌和看着秦帆,将手里的杯子放了下来道,“把手伸出来。”

  “我没事。”秦帆放下了外套的袖子,凌和捉住她的手腕,将她的衣袖撸了上去,“还说没事?”

  凌和脸色突然变得很差,楼宝辞凑到跟前看了一眼,伸手按了一下秦帆胳膊上红色已经像是坏死的皮肤还有皮肤下层组织,抬头道:“你是真没痛觉神经啊?”

  “滚——”秦帆白了她一眼,凌和催促着楼宝辞去将医药箱拿了过来,他冰凉的指尖贴在秦帆的伤处,抬头道:“有感觉吗?”

  “中间那块已经没有了,但是边缘地方你按着的时候还是很疼的。”秦帆右手拉了一个凳子,坐在了凌和身边。

  凌和将她的袖子固定在胳膊肘以上,叹息道:“你身上伤还没好,何必和他那么较真?”

  “……他,很不服气?”秦帆迟疑道。

  “你觉得他会服气?”凌和摇了摇头,“你还不够了解江索。他是一个野心和企图心,自尊心都极强的男人。平时他让着你,那只是他还愿意和你虚与委蛇。现在……难说。”

  “他要走吗?”秦帆托腮道。

  “这件事你怎么想的?还是早就猜到了?”凌和看着秦帆丝毫没有诧异的神色,倒是有些惊疑不定。

  “没有早就猜到,只是再赌。这个小团体里的人,到最后会有几个人留下来。”秦帆眨了眨眼睛,目光澄澈无邪的说道。

  “我会。”凌和毫不迟疑的说道。

  “那是现在。”秦帆趴在柜台上,纤长的睫毛抖了抖道,“每个人离开的时候都会有离开的理由,留下的时候也各有各的承诺,但是去是留其实都是一种选择。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没有决定所有的机会,但是幸在掌握了选择的权力。凌老师,诚然如你所言,江老师是个有野心的男人。之前他留在这里,那是因为一个人出去后,他不知道下一刻的生存会在哪里。但是人有了实力,就会被推崇,而心也会被这种强悍的实力带来的虚荣和骄傲胀大,他现在拥有了翅膀,起点比我们要高上很多,想飞……在所难免。”

  “你怎么会看的那么透彻?”凌和有些感慨,他竟然还不如秦帆一个孩子。

  “我有一双慧眼,看穿一切。”秦帆伸手拢了拢自己的短发。

  楼宝辞忽然出现在两人中间,皱眉道:“你们两个为什么会觉得江索要走?我觉得他不会。”

  “嗯?”秦帆侧目看着楼宝辞那张神色笃定的萝莉脸。

  “为什么?”凌和看着楼宝辞有些奇怪她的肯定。

  “因为他喜欢你啊!”楼宝辞说的理所当然,秦帆面色一僵,随后掩唇也遮不住嘴角的笑意。

  凌和的面部抽搐了好几下,耳尖爆红,随后秦帆看着他腮边也涂上了两抹天然的红晕……

  “诚然,这个理由很强大,我服气。”秦帆跳下高脚椅,笑眯眯的看着凌和,随后扭头道:“江索要是喜欢凌和,那你不就失恋了?”

  “这是什么时代,这是末世!本姑娘岂是那种封建保守的人物,只要你凌老师给我生个儿子,分江索一半又如何?”楼萝莉奇葩的思想让凌和已经走在了暴怒的边缘。

  秦帆从她手中夺过医药箱,扭头道:“愿阿门保佑你平安。”

  楚天掩唇狠狠的咳了几声,转头捂脸道:“我什么都没听见,让我静静。”

  牛孝文安静的当着壁画,默默无声的扫了一眼从网球场慢慢走出来的江索,闭眼祷告:愿主保佑你。

  死的不要太爽!

  秦帆悄然遁走,楼宝辞怔忪之时,一道雪白冰凉的冷光直逼她的脖颈,楼萝莉速度极快的伸手格挡——

  “嘶——”

  下一秒她的手臂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凌和手中的手术刀速度极快的在掌心翻转了几圈,稳稳的扎在了桌子上道:“再乱说,就把你舌头给下来炒给你吃。”

  “变态!”

  楼保持现在终于知道秦帆为什么顿的那么快了,凌和的手术刀的确吓人,对付丧尸他可能弱一点,但是对付人,他的实力可是真的一点都不差,速度和精准度真的是有些吓人。

  江索拳头抹在嘴角,没有带着眼镜的眸子犀利而又阴鸷,冷笑道:“不长记性。”

  “你给我过来,打不死你!”楼宝辞握着拳头就要往上冲,被凌和揪住衣领,扯了回来道:“去找秦帆给你包扎伤口去,再惹事,你晚上自己做饭。”

  楼萝莉愤愤不平的看了凌和一眼,腹诽道:会做饭了不起哦?

  自然,在这个小队伍中,会做饭那就是神。

  天天啃面包,早晚有一天会腻的。

  秦帆并没有先给自己上药,她胳膊上的伤没有什么特别好的药可以用,加上她的体质变的恢复性更高,所以这点伤真不算什么。

  将楼宝辞一把扯到沙发上,看着她白嫩的小臂上一道血痕,秦帆用酒精将血痕清理干净,道:“你是真的惹到凌和了,他平时不会对自己人下手那么狠。”

  “这个小队中,他就只把你当亲生的,其他人都是垃圾堆捡来的。”楼宝辞愤愤不平道。

  “我长得最好看,理所当然。”秦帆不咸不淡面无表情道。

  “节操呢?”楼宝辞瞪大眼睛道,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高冷腹黑的秦帆吗?

  “你男神那端着呢,准备给你炒一盘,要不?”秦帆将药水浇在她伤口处,让楼宝辞龇牙咧嘴了一番,伸手掐了一下她的大腿道:“不要挟私报复,我是个女孩子。未成年。”

  “啧啧,真没看出来。”秦帆目光里的鄙视赤·裸裸沉甸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