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暖男校草是丧尸

第四十二章.真正阴谋家(2)

暖男校草是丧尸 宜闻 2145 2018-02-06 21:51:43

  秦帆前世出身于DAF高级异能特工学院,是这个学院第一届毕业生。当时进入这个学院的人一共有三十个,但是最后活下来毕业的人,只有九个。

  她除却格斗技巧,射击,投掷,体能,速度,隐藏各项第一名外。

  军事指导课,战术指导课,也均排在学院的第一名。

  第一届出来的九位高级异能特工,SSS级的只有两人,她是其一。

  捕捉漏洞,等待敌人露出马脚,是她上辈子做的最多的事情。

  所以即使昔日的异能不在,体能也不复以往,但是她的灵魂就是一个特工,一个从不负使命的特工。

  电流速度极快的逼向她,秦帆滚开的同时,手下皮鞭也速度极快的舞动起来,直接将江索的胳膊抽中,白色的电流将地面的塑胶烧的一片焦黑。

  一旁的凌和开始凝眉,目光如炬的看着江索的动作,有些奇怪道:“江索的电流好像……”

  “变强了。”楼宝辞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江索昨天晚上也只能保证自己的电流勉勉强强连成直线,而且细细弱弱的一条,随时都有夭折的感觉,但是此刻江索手下的电流耀眼许多,而且他运用的很熟练。

  楼宝辞翻身挂在单杠上,“昨天晚上他仅仅去杀了两个小时的丧尸,就掌握了使用的窍门,并且加强了自己的异能。这进步也有些太快了吧?”

  牛孝文也认真了起来,看着秦帆每一次都完美躲开江索的攻击,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却游刃有余,倒是更为惊奇。

  江索的成长是必然的,虽然他成长的速度有些吓人,但是总归是好事。

  只是秦帆只有空间异能,身体各个机能除了愈合能力比较高外,其余的都是属于普通的体能与技巧,但是就这样,江索依旧拿秦帆没有办法……秦帆到底有多强?

  他有些开始摸不透了。

  而正在对战的两人,心中也各有所思。

  江索对于秦帆也难免有了顾忌,并非他心疼秦帆的倔强,而是秦帆的高爆发实在是太惊人了。

  他一直使用电系异能,电的速度有多快?完全可想而知。

  但是秦帆除了最开始的时候被他伤到过以外,之后他的每一次进攻都被完美的避开,而他也会被她抽中。

  秦帆扬起手,忽然缠住了江索的腿,猛然将他掀到在地。

  江索再次翻身而起的时候,一个冰凉的东西忽然贴在了他的眉心。

  ……

  网球场一片寂静。

  楚天看着结局落定,唏嘘道:“秦帆的攻击都是有效攻击,没有任何的花边。”

  “她怎么做到的?”牛孝文惊叹道。

  “江索早就输了。”凌和无奈的叹息,秦帆有很多次下手的机会。

  江索仗着自己有异能,来回的想要碾压秦帆,但是却并没有得逞。相反的,秦帆没有异能,她身上的枪很多,只需要捕捉到一瞬,开枪的话,江索就会立即毙命。

  这场单挑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约束与规矩,所有的规则都是可变的,如果这是战场,就必须抓住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秦帆只是在最后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法给江索上了一课。

  就算异能者再强大,也会死。

  江索躺在地上气喘如牛的看着冷静如斯,面色冰冷的秦帆。

  “我可以杀你很多次,其实有异能没什么了不起。”秦帆道。

  躺在地上的江索双眼无神,看着从他眉心移开的手枪,生气道:“卑鄙。”

  秦帆站起身,低头睥睨着他道:“这个世上,卑鄙有卑鄙的厉害。没有人会陪你光明正大的玩耍一辈子。”

  “耍诈用手段,我承认你很厉害。”江索道,“但是实力上,我不觉得自己输给你。”

  秦帆勾了勾唇,眼中的嘲讽一闪而过,“是吗?”

  随即,秦帆一脚足力踩向他的腹部,江索瞳孔放大,猛然滚开,但是腰间依然被踢的像是断裂了一样。

  凌和伸手拉住了秦帆道,“给他一个教训就可以了。”

  秦帆没有说话,举起手枪瞄准了江索的脑袋,凌和刚想用手将秦帆的枪拉下来,“嘭——”

  楼宝辞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江索,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江索耳边不到两厘米的位置,一枚弹壳将他的耳尖崩的血流不止。

  凌和蹲下来看着江索睁大眼睛的模样,轻轻的吁出一口气,秦帆一言不发的转身往外走。

  楼宝辞蹲在江索身边,却是抬头看着秦帆瘦弱孤寂的背影,道:“真够狠的。”

  随后,楼萝莉就顺手掐了一下江索受伤的耳朵,瞪着他道:“下次不带脑子,记得带凌和。”

  凌和:“……”

  耳边的轰鸣似乎还在继续,江索呆滞的躺在地上,凌和看着安静的网球场,坐在地上道:“别装了。”

  江索的眼睛动了动,耳朵火辣辣的痛,“我刚才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秦帆她是真的想杀我。”

  “你想多了,秦帆不会杀你。”凌和否定道。

  “不会错,我在她眼睛里看到浮动的杀意。”江索耳朵上的血沾满了侧脸。

  “她只是为了给你一个教训。”凌和叹息道,“你太让人操心了。”

  “我只是想要变强。”江索认真道。

  “变强有很多种方法,你选了最蠢的一种。”凌和道。

  “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变强的途径与方式,秦帆没有资格管束我。”江索眸色深沉道。

  “你说的对。她没有资格,你可以走……”凌和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低头怜悯的看着江索道,“我一直都知道你很疯狂,这么多年你压抑着自己,说实话,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去研究院,反而来了B高当一个化学老师。不过末世来了之后,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这个时代于我们而言或许是个灾难,但是对你来讲或许未必如此。你清醒的时候,这个世界是虚伪的;你学会虚伪以后,这个世界是疯的;当你终于忍不住暴露自己疯狂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是最好的。”

  “江索,你可以走。”凌和勾了勾唇,“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凌和步履安然的走出了网球场,江索闭着眼睛胸腔却是“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他摘掉眼睛后,邪肆而又俊美到逼人的五官,安静的剥落在白色的灯光下。

  网球场的灯,“啪”的一下熄灭,江索单手抚在胸口。

  走,还是留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