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暖男校草是丧尸

第三十六章.认真就输了(2)

暖男校草是丧尸 宜闻 2111 2018-02-02 22:41:56

  与此同时,沉睡中的秦帆整个人都无比的清醒,她看着周围灰蒙蒙的空间,还有头顶炸裂扭曲的纹路,神色略微复杂。

  系统的声音在她没办法判断的地方响起,她找了一个箱子靠坐在上面,看着空间内已经没有光泽的几颗晶核,深深地叹了口气。

  系统:“为什么叹气?”

  秦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凝眉道,“我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系统:“获得了能力加冕。”

  “什么意思?”秦帆忽然坐直了身体。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能力加冕。

  系统:“这也是本系统刚刚从周围检查到的情况,外界的暂时不知,但是你们六个人当中,已经出现了两例。能力加冕,准确的来讲是身体机能随着外界环境而发生了改变,你们的抵抗力随着末世的到来有了显著的提高,但是这种提高不是普遍的,而是少部分。你们身体的抗体远远高于其他普通人,所以伤口恢复还有组织修复能力都会加强。”

  “以前的时候有吗?”秦帆觉得这能力真心有点逆天。

  虽然这能力江索认为很鸡肋。

  系统:“这种能力在之前的世界很少见。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比例增加,但是一旦这部分人口的比例增加,也就意味着你们的天敌也不会局限在以前的境界。你们的生活会更加危险,而随着这种差异的出现,人口的能力的高低划分也会变得更为明显。请宿主做好心理准备。”

  秦帆伸手握住自己的掌心,抬头道:“那萧瑾呢?他会怎么样?”

  系统:“没有办法判定。这个世界不是系统控制的。所有的事情都有自己的发展与走向,你应该知道人生不能重来,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即使你获得了再次延续自己生命的机会,但是你身边的事情也不会像故事台本一样,按照之前的轨迹进行下去。你的人生,是崭新的。至于萧瑾,他可能会活着,也可能会被淘汰掉。”

  秦帆的手指微微一抖,她敛起眉眼,心中有些震动。

  淘汰掉……意味着什么。

  物竞天择,萧瑾会死。

  不,她绝对不能这么放弃,必须要加强自己的能力,活下去,变强。

  找到他。

  秦帆将双腿曲起,双臂紧紧的环抱住自己的膝盖,低声道,“那DAF学院还会来招生吗?”

  系统:“不知道。”

  她忽然就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全都是错的,有那么一瞬间,她也迷茫了。

  如果DAF学院没有招生……或则根本不存在,会怎样?

  ……

  天色渐渐黑下来的时候,秦帆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碎掉了一般,抓着披在肩上的外套,步履艰难的走了出去。

  走廊的灯只开了一盏应急,她靠在墙上深深的吸了口气。餐厅内的烛光微暗,四个人都围着桌子坐成了一圈,眼巴巴的看着系着围裙做饭的凌和。

  夜幕初上,天上依稀能看见几颗很亮的星星。

  楚天转头看着她的时候,起身拉开了身边的椅子,道:“坐这边吧。”

  楼宝辞扫了楚天一眼,唏嘘道:“你为什么对我就没有那么殷勤?”

  江索推着眼镜,认真道:“可能是长得丑了。”

  楼宝辞一脚踹在他的小腿肚上,怒道:“哪都有你,你咋不上天呢?”

  牛孝文默然的将自己桌面前的杯子捧在手里,谨防这俩货又干起来的时候,自己的东西又要遭殃。

  看着餐桌上和谐的一幕,秦帆将自己的大衣拢了拢低声的咳了起来,五脏六腑依旧还是有些疼。

  “你怎么样?伤口……”楚天有些迟疑的问道。

  “我没事。”秦帆摆了摆手,捧着牛孝文倒过来的热水,轻轻的吹了一下,她纤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像两只翩跹的蝴蝶一样,楚天只是扫了一眼,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江索和楼宝辞斗完嘴之后,看着秦帆小猫一样的喝着水,道:“秦帆,你知不知道你身体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她,凌和从厨房探出脑袋看了她一眼,秦帆捧着杯子,乖巧的摇了摇头。

  这东西她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不知道。

  楚天迟疑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胳膊撑在桌面上,微微垂着眼睫低声道:“谢谢。”

  秦帆微愣,转头看着他俊美而又宛如精雕细琢的五官,“谢我什么?”

  “救了我。”楚天的声音很低,像是大提琴一样,悦耳而又动听。

  “不是我。”秦帆捧着杯子,眼睛中一片淡漠,“我没打算救你。”

  江索把玩着手中的青橘子,勾唇邪肆的笑道,“是我要救你的,她当时可是想直接开车把你轧死拉倒。”

  闻言,楚天微微侧目看着身边的秦帆,一时间有些震惊。

  ……

  楼宝辞将手中的匕首玩出花来,冷笑道,“表错情了吧?秦帆可是个冷血的人,除了凌和外,别人她只看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秦帆抬起头扫了楼宝辞一眼,平静道:“事实证明,凌老师是最有存在价值的人。”

  楼宝辞:“……”

  江索:“不这样说话会死吗?会死吗?”

  楚天默默的扭头。

  牛孝文已经放弃寻找存在感……

  秦帆勾唇,吐出淡淡的雾气,神色淡然而又慵懒,“所以说,认真你就输了。”

  江索的肺已经气炸了,楚天托腮侧目看着秦帆,觉得自己可能要刷新一下三观。

  捧着杯子的女孩子轻轻的勾唇,觉得原本郁结之气也渐渐的淡了。

  她不仅要找到萧瑾,还要带着这些人活下去,直到——

  他们不需要她为止。

  凌和将单独煮好的粥放在她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疼吗?”

  看着眼前温和依旧的凌和,她弯着唇角摇了摇头,楼宝辞咬着筷子,郁闷道:“我跟你们讲,凌和你要是再这么偏心,我真的吃醋了。吃醋了!”

  江索慢条斯理的将自己面前的面挑开,摇了摇头道,“吃醋好啊,降血压。”

  “你不说话会掉小丁丁吗?”楼宝辞愤怒的拍桌。

  牛孝文一口饭忽然喷了出来,楚天面色青黑的扭曲了一下,好像也被噎着了。

  秦帆看着凌和红的有些尴尬的面色,低头轻轻一笑,这楼宝辞真的是上帝派来治这群男人的。

  

宜闻

今天双更……写完肾虚。。。   我发现自己不能去打排位,玩十次都能遇上八次有人挂机……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一天掉了八颗星?   生无可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