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暖男校草是丧尸

第十八章.险中求生路(2)

暖男校草是丧尸 宜闻 2255 2018-01-16 22:31:28

  “秦帆,后面的那个人扔那不管吗?”凌和看着前面的后视镜,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人家都想杀了我们,你还打算救?”江索嗤笑道。

  “不是,不确定她有没有死,谁能保证她还会不会来第二次?”凌和将毯子盖在了牛孝文身上,单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

  “说的有道理。你要回去看看?”江索开着车,却依旧没有一点正形。

  “滚——”凌和懒得再和江索废话,三句话说不完就开始怼上了,谁爱搭理他。

  “停车。”秦帆忽然出声。

  江索下意识的立即刹车,微微眯起眼睛,扭头道:“怎么了?”

  “等人。”

  江索斯文俊秀的脸微微变色,“开什么玩笑?等后面那个?”他还以为叫他停车是前面有危险。

  “差不多,等十五分钟,看她能不能活着过来。”秦帆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后视镜。

  “就算活着过来,她一个女孩子单枪匹马的,肯定会受伤,正常人一旦被丧尸咬伤或是抓伤,立马会感染丧尸化,你打算救一只丧尸回去?”凌和有些弄不懂秦帆的想法,他对秦帆也只是有一点点了解,仅限于她在学校内成绩很好,性格也十分不错。

  但是真正的接触以后,他才发现她心思实在是很深,对于这种情况下的生存能力远远高于他们这种成年男子。

  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这个人应该实力不错,先看看,不行了……再杀。”

  秦帆伸手轻轻的擦拭掉玻璃窗上的水汽,让江索关掉了车灯,只留了一个转向灯在亮着。

  黑夜之下,红色的转向灯一闪一闪的,像城市一脚远去的霓虹,更像是夜幕中蛰伏的野兽贪婪的眸色。

  楼宝辞挥刀直接将自己面前拦着的丧尸从脖颈处削断,速度极快的在丧尸堆里杀出一条血路。

  靠近前方的时候,看着一闪一闪的转向灯,眼神一凛。

  将身边几只又拢近的丧尸踢断了脖子以后,直接俯冲,挂在了货车的后门上,然后直接爬到了车顶上。

  前面的车灯突然打开,白色的光照亮了前面的路。

  秦帆勾唇道:“到了。”

  江索将车往后一倒,车厢上发出利器与铁片刮擦的声音,尖锐而又刺耳,大片的丧尸被带倒。

  凌和抓紧了扶手,“快开车,到前面来了。”

  言讫,车子笨重的身体便是向前方开去,扒在车上的丧尸跌倒在车轮下的,瞬间被碾压的血肉模糊。

  抓着车顶的楼宝辞跪倒在车顶,重重的喘了口气,刺骨的寒风将她身上的汗水很快冷却,没过多久,便是全身冰冷寒凉。

  “总算是甩掉了……”江索吁出一口气,现在这世道还真是不能放松。

  “要出去看看人怎么样吗?”

  凌和看了一眼窗外,除了自己模糊的倒影,其实什么都看不见。

  四周一片黑暗,因为末世的来临,几乎没有任何的光点。

  “她自己会下来的。”秦帆话音刚落,玻璃窗忽然被敲响,一张满是鲜血的脸贴在玻璃上,凌和险些被吓得直接滚到最角落去。

  楼宝辞精致的小脸上已经看不清最初的样子,原本的齐刘海也都被血水弄得黏黏糊糊,粘成一条条的,因为外面的温度越来越低,她的头发上已经结了一层霜。

  “开窗。”楼宝辞阴沉道。

  秦帆降下来玻璃窗,看着满身鲜血的小姑娘像一只泥鳅一样利索的翻进了车内。

  外面的寒气直逼她的门面,看了一眼几乎了无生机的旷野,秦帆将车窗又升了起来。

  忽然一道冷风靠近身后,她下意识的直接抬手把住伸手的手腕,便是立马要折断。

  楼宝辞面色阴沉扣住她的虎口,“靠,你能不能斯文一点?”

  秦帆手未松开,侧目冷眼看着楼宝辞,“别靠近我背后,不然死了也不别赖我。”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

  楼宝辞嘴里倒是埋怨着,但是的确是收回了手。一个人的背后,尤其是防御心很强的人的背后,那是她的弱点,但是也是其他人的禁地。她刚刚的行动的确是有些冒然了,思及此处,她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秦帆的背影,这个人的身手和速度还有意识都很厉害,警惕性比她都还要高。

  只是她盯着秦帆的背影发呆,反倒是忽略了几双若有似无在她身上打转的眼睛。

  反应过来之后,楼宝辞看着坐在一角,一只手搭在膝盖上的凌和,轻轻的吹了个口哨。秦帆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她还真的找了个女流氓?连凌和都要调戏。

  “再对凌老师无礼,我会亲手把你扔下去。”秦帆侧身看着身后丝毫不在乎自己狼狈的楼宝辞。

  “啧啧,这你男人?护的那么严实?”

  楼宝辞动作倒是规规矩矩的,只是目光轻佻的掠过凌和俊秀斯文的脸。

  凌和闻言自然是恨不得掐死前言这个看起来一脸幼齿,但是却无耻下流的女流氓,但是一个人能在上百只丧尸中毫发无伤的夺得生路……这一点他不得不考虑,眼前这个童颜黑萝莉究竟是什么人。

  秦帆没有搭理她这种无厘头又一点意义都没有问题,直切中路的问道:“名字?”

  秦帆将手里的抹布递了过去,楼宝辞将脸上的血迹擦掉之后,冷哼道:“楼宝辞。”

  “以前军校的?”秦帆托腮看着她笑道。

  “不是。军校能收我这样的?”她嗤笑道。

  “欺骗性蛮大,适合做特殊任务。”秦帆倒是毫不避讳的说道。

  楼宝辞的面色微微顿了一下,随后看着秦帆道:“你呢?”

  “学生,你旁边的这两个是我老师。”秦帆无害的勾唇,却是让楼宝辞犹疑不定。

  一个学生?怎么可能?

  这身手,就是一般的特警来了也不一定能保证毫发无伤的擒拿吧?

  江索握着方向盘,歪着脑袋看了一眼楼宝辞,“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她是我们学校连续三年的三好学生优秀学习标兵优秀团员代表。没有任何的不良记录。”

  “你是?”楼宝辞看着带着鼻梁上架着黑色镜框的江索,微微眯起了眼睛。

  “江索,和她同校的化学老师,不过不是她的老师。”江索耸了耸肩。

  凌和没搭理楼宝辞,只是安静的呆坐在一边,伸手将两袋压缩饼干扔到了江索怀里。

  秦帆无奈的抿了抿唇角,“你旁边的是我们学校的校医,凌和老师。”

  “无主吧?”楼宝辞忽然眨了眨眼睛。

  秦帆呆愣了一下,没明白她的意思,楼宝辞就直接越过她笑嘻嘻的而看着凌和,“凌和美人,做我老公吧?”

  “噗——”江索忽然一下子将刚放在口中的饼干喷了出去。

  凌和原本捏着矿泉水瓶正在喝水,一下子被呛得水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秦帆默默的收拾好自己被惊掉的下巴。

  mmp,她到底救了一个什么祸害?

  

宜闻

十分抱歉,今天下午在火车上,一下火车路痴属性又犯了,所以迷路一小时九点半才找到宾馆,所以更新发的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