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这个越不好穿

杨舒烈死了

这个越不好穿 七情七伤 1936 2018-01-13 18:49:38

  如燕钰所说,焦妍妍一夜无眠。她想哭,不知道是不是刚进宫那几日哭多了。叫多了。现在却哭不出来,也叫不出来。她只能默默祈祷,希望杨舒烈平安无事。

  不信鬼神之说的焦妍妍,此刻觉得一定会有神明的,她真心的祈祷,一定会听到的。

  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日锁屏进来为焦妍妍梳洗。看见焦妍妍眼下的那两片深色,忍不住说到,“主子,这些日子,奴婢伺候着您,奴婢知道您不愿意入宫。可是既然已经进了宫。怕这一生出不去了。人总是要活着。苦也是一日,乐也是一日,您何苦自己为难自己呢,

  奴婢也看的出来皇上十分在意主子。一个九五至尊却为您落了泪,也由着您打了他的脸面。别说他是一个帝王,就是一个寻常人家的男子,也是做不得的。心中苦了,何必让自己整个人都苦了?”

  焦妍妍听着锁屏的话,看着锁屏。原来她也是剔透之人啊。焦妍妍无法开口,只能摇摇头。锁屏不懂。她心虽苦,可更怕心死。焦妍妍站起身,走到窗边,忘着蓝天,白云。

  好几日了。再过几日该有消息了吧。

  黑风林

  杨舒烈离开军营后,快马加鞭,没日没夜的跑了几日。偶有实在支持不住时才眯上个把时辰。饿了,边在马上使用焦妍妍出征时送的饼干,喝着水。几日下来,杨舒烈憔悴非常。

  他刚入这黑风林中不久,便有几人挥剑向他刺来。杨舒烈双脚一蹬,手一拍,脱离马背。站在地上。

  当他看清来人时,心咯噔一下,他确定焦妍妍出事了。一路一来存在的希望破灭。

  “蒋进,是皇上让你来的?她是不是已经……”杨舒烈忍着心中的痛,问到。

  “我不知你说的她是谁,我只是奉命而来。其他的一概不知”,蒋进看着杨舒烈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遗憾。

  “看在相识一场,你能不能告诉我,将军府如何?”杨舒烈知道蒋进知道的有限,但他还是希望多少知道些。

  “我不知”蒋进淡淡的开口。

  “那上吧,要么杀了我,要么让我回去。”杨舒烈见蒋进一无所知,他更着急了。

  四个黑衣人齐齐冲下杨舒烈。激烈的一场打斗。杨舒烈刚开始还能与四人周旋。连连日的奔波疲劳,体力开始不支。一个黑衣人往杨舒烈的左腿一刀,挥刀之处血流不止。

  杨舒烈咬紧牙关。继续抵抗。他不能死在这,还有人在等她回去。她要回去。

  杨舒烈一个回旋,一剑扫过一个黑衣人的脖颈,血溅了一地。一来二往,杨舒烈全身是伤。黑衣人也只剩下一个。

  蒋进见状抽出怀中的一把匕首。瞄准杨舒烈。甩手掷出。

  杨舒烈这边正用手中的剑抵挡黑衣人的剑。当他注意到后面的动静,踢开黑衣人打算转身躲开时,已经来不及。在他转身之际,那把匕首插入他的胸前。杨舒烈倒地。血一直流。杨舒烈的四周都是血,有他自己的,也有被杀的黑衣人。

  “皇上意思,能残一生,便让你活。反之,便死。你我相识一场,与其让你残一生,我宁愿让你死,这样对你也是解脱。”蒋进走进杨舒烈低头看着他,缓缓的说道。

  “头,有人来了。”那个唯一活着却重伤的黑衣人说道。

  “走。”蒋进扶上黑衣人,骑上马,朝另一个方向而且。

  杨舒烈躺在血泊中,他知道自己今日必死无疑。他不甘,他放不下焦妍妍。他想她。杨舒烈掏出怀中的八音盒,摇着八音盒。听着八音盒的婚礼进行曲。泪流不止。

  他回不去了,他的妍妍怎么样了?可还活着?就因为他是臣,而那个人是君,君要臣死。原来如此。自己还是看的不透彻,不太相信帝王的无情啊。

  不远处,燕栩听见了乐声,是焦妍妍的乐声。

  燕栩寻找乐声来到了林中。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人,他知道是杨舒烈,不是他看见人,认出来,而是那个金屋。他认得。

  燕栩飞奔过去。抱起杨舒烈。看着杨舒烈全身是血,胸前还有匕首,他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用力按着伤口。“舒烈,你怎么了?谁?谁要杀你?”

  杨舒烈听见燕栩的声音,激动不已,立刻睁开眼,抓住燕栩的手臂,“她……她……她……”

  燕栩知道杨舒烈说的她是谁,立马回答,“杨蓝蓝没事,她在皇宫。”燕栩不敢照是说她过的也不好。

  杨舒烈听见焦妍妍是平安的。心也安了不少。把手伸进脖子。

  燕栩见杨舒烈要拿东西,急忙帮他把脖颈上的东西掏出。是一块红色的玉。

  “给她……说……多……不……起。带……她……走”说完,杨舒烈便松开了紧握红玉的手。

  “舒烈……舒烈,你醒醒。杨蓝蓝过得不好。她不好,很憔悴,她病了,病的很厉害,嗓子也哑了,哑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让我来找你,叫你走。舒烈,你醒醒。你要丢下她吗?她过的很不好,我从没见过那样的她。眼中全是绝望……”燕栩一边摇着杨舒烈,一边吼道。絮絮的说着他在宫中见到的焦妍妍的样子。

  燕栩以为杨舒烈死了。一直吼叫着,摇晃这杨舒烈,不曾注意杨舒烈眼角划过的泪水。

  杨舒烈最后一口气时,听见焦妍妍过的不好,病的很重。他在吼叫,只是发不出声,他疯了,告诉自己不能死,一定不能死,他的妍妍在等他回去,妍妍病了,他要活着,要找她,带她走,现在他不能死,不能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妍妍在等他。

  然后他便什么也听不见了。失去了意识。他叫着妍妍,就这么一直叫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