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追魂之帝尊的追妻之路

焦妍妍入宫

追魂之帝尊的追妻之路 七情七伤 2015 2018-01-13 04:50:20

  就这样沉默了很久,

  燕钰看着焦妍妍,焦妍妍也被吓到了,跌坐在椅子上。

  “你们……你们……你们怎么……怎么可能。”燕钰怒的说不出完整话。

  焦妍妍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办。于是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不是兄妹。”

  燕钰被这话气笑了,“你觉得你说的我信吗?信你不是杨蓝蓝,还是信他不是杨家的儿子?”

  焦妍妍不知道怎么回答,回答自己不是杨蓝蓝,自己欺君,回答杨舒烈不是杨家人,杨舒烈欺君。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杨蓝蓝。”

  “那你是谁?”

  “我叫焦妍妍,你们认错了我,我无依无靠,便讲错就错。”焦妍妍说道。

  “你觉得我应该信吗?”燕钰说到。

  “你没有不信的道理,若不是他确定我不是杨蓝蓝,你以为他会爱上我?”焦妍妍说道。

  燕钰心里知道,只有这个人是焦妍妍而不是杨蓝蓝,那么这一切都说的通,他认识的杨舒烈也不是一个会违背道德伦理的人。

  “让你失身的,是他?”燕钰咬牙问道,

  焦妍妍沉默不语。

  燕钰砰的一拳打在门上。对焦妍妍说道,“朕是皇上,他杨舒烈只是臣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朕要的女人,只能是朕的。”

  焦妍妍一听吓坏了,立马出声道,“你发过誓,你不会杀他的,君无戏言”

  “原来你早知道朕是皇帝”燕钰冷笑道,“我可以让他不死,却也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燕钰转身离开,走到门口,门外跪着一地的人,刚里面的争吵声,还有那声巨响他们都听到了。

  “于安,传令下去,杨蓝蓝病重,一律不见客,让禁军进将军,控制将军所有人,不得走漏消息。把焦妍妍带回皇宫。”

  “焦妍妍?”于安不知道是谁,问到。

  “里面那个。找见衣服给她换上,偷偷带入宫中。”燕钰说到。

  “是。”于安带人走进大厅。

  看见焦妍妍瘫坐在地上,一直流泪,于安命人上前,却引来焦妍妍的反抗。打了起来。

  燕钰看见焦妍妍还会想武艺,于是出声说,“打晕她,带走。”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将军府。

  接着焦妍妍也被带走了,禁军却进入了将军府,关了将军府大门,控制了所有人。

  杨管家心急如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姐怎么被皇上带走了,皇上如此生气,为了何事?怎么办,怎么办?

  等焦妍妍醒来时,她发现自己不在自己的房间,这才想起之前的事,从床上下来,往门口跑去,打开门却看见门口站了很多禁军。

  宫里?她在宫中。焦妍妍不顾一切往外跑,禁军上前阻拦,焦妍妍便一手一脚的出着。

  这边的动静太大,引起了好些人的注意,于安也得到了消息。

  “皇上,焦姑娘闹的厉害,跟禁军打起来了,禁军怕伤了焦姑娘,不敢出手。这……这……”于安很是为难。

  “给她吃软禁丸”燕钰淡淡的说。可心里有十分担忧。还有心疼。

  “是。”于安去太医院取了软禁丸。这种药丸是对付重要犯人的。一颗药效长达半年。不会伤人性命,但服用多了,会得寒症。

  于安到了焦妍妍所在的玄玉宫。

  见焦妍妍还在打,叹了口气。这都是什么事啊?到底是为什么?皇上突然就变了,杨蓝蓝小姐变成了焦妍妍小姐。虽然当时听见他们争吵,可却听不清内容,这也让于安急白了头,不知道现在皇上忌讳什么啊。

  于安站了很久。直到焦妍妍在无力气,倒在地方,他才走向前。将软禁丸让焦妍妍服下。

  焦妍妍怒视于安,恨不得杀了他。

  于安叹气,“焦姑娘,奴才也不想啊,您太能折腾了,怕累着您呢,您该知道皇上对您的心意。天下女子各个想得到皇上的心,皇上把它给了您,您这般糟践。于心何忍啊?”

  “滚”,焦妍妍提起力气,咬着牙说到。

  于安只能命宫女扶焦妍妍回了寝宫。而自己则回去复明。

  燕钰见于安回来,问到,“她……如何?”

  于安摇摇头,“焦小姐有些不大高兴。”

  燕钰苦笑道,“不是不大高兴,是很愤怒吧。”

  “皇上,焦小姐一时想不开,等想开了就好了,您龙体有伤,歇会吧。”于安安慰道。

  “去吧蒋进找来。”

  “恩,”于安心中不安,蒋进原是皇上登基前的杀手。专门负责暗杀,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出任务了,皇上要杀谁?

  …………

  “蒋进,朕要你带几个人在这个地方埋伏。等杨舒烈,如若他一人擅自回京,控制的住,就让他残一生便可,控制不住,便杀了他”燕钰全身散发着杀气,杨舒烈,朕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希望你别真一个人回来。

  “是。”蒋进作为一个杀手,不问理由。只管杀人。哪怕是他认识的人,也是一样。

  蒋进走后,于安走了进来,“皇上,用膳了。”

  “她吃了吗?”燕钰问到。

  “没有,不过宫女喂了些稀粥。”于安回道,

  “灌的吧,让她们小心些,别上了她,等她睡熟了,命人来禀,朕去看看她。”燕钰扶着头说到。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不停地问自己。却没有答案。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她才会原谅他,燕钰觉得好累,从未这般累过。还有那份无力感,让自己觉得快要窒息了。

  可他无法放手。这么都无法放手,哪怕就这么软禁她,更甚锁着她,他也会做的出来。

  怨他也好,恨他也罢,只要在他身边就好,还有时间的,等时间再久些她就会忘了他,再久些,她会爱自己的,在久些,一切都会好的。他只要等,等那一刻到来,那一刻一定会来的,一定会的,一定。

  燕钰就这么自己说服自己,不停的麻醉自己,不停的给自己希望。

  也许爱情就是如此,是毒,也是药,遇到对的人,它医百病。遇到错的人,它害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