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倾天下之深宫谋

第七十九章:痛失子

凤倾天下之深宫谋 汉宫.秋月 1025 2018-12-12 16:11:00

  “然后呢?你就准备一辈子呆在这里!”他那如同冰山一角的眉目写满愤懑。

  “我情愿一辈子呆在这里。”

  君染画一把抱起我“朕便非要让你对朕心甘情愿!”

  “你放开我!你凭什么羞辱我!”

  他看着怒不可遏的我,更加兴奋:“浅妃当初承欢于朕的膝下,可不是这样的。”

  “你放开我!”我继续怒吼,似乎毫无反抗之力。

  宸阳宫

  “参,参见皇上……”

  “滚!”

  宫人不敢停留,一个个落荒而逃。

  他把我扔在床上,粗鲁的撕开我的衣衫。

  “君染画,你放过我吧。”

  他看着我,那种冲动油然而生,他不管不顾,长驱直入。

  “嗯——”娇吟的声音穿出殿外,我累的筋疲力尽。

  君染画毫不客气的在我身上蹂躏,不同于以往,他带着愤怒与发泄,通通返还在我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条斯理的起身穿衣,我眼睛空灵的抱着被子。

  “白露,替浅妃更衣。”他似乎得到了满足,拂袖而去,并未让我回冷宫,让太医来宸阳宫为我看了看红肿的脸,开了药方。

  谨言也回了宸阳宫,宫里似乎回到了从前,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变了呢?

  “娘娘,宸阳宫封宫了”

  我冷嗤一声:“为什么,他凭什么这般羞辱我,我不是他所谓的阮倾颜!”

  “娘娘,别在和皇上置气了,您要为皇子着想啊。”白露抬头,充满坚定。

  “皇子……”

  勤政殿

  “皇上,皇上臣妾有事禀报!”一大早,楚玉蝶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君染画抬眸:“有什么事?”

  “祁越,祁越……”

  他猛地起身:“祁越怎么了?”

  “病,病重……”

  君染画慌忙的跑去蝶湘宫,祁越静静的躺着床上,没有了气息似的。

  “微臣无能,三皇子,殁了”

  他暴怒,扯着太医“不!越儿这么乖巧,他不会,他不会离开的!去用最好的药!”

  “皇上,三皇子儿时被毒所侵,本就身体虚弱,在加上连日的高烧不退,以至于……”

  他目光凌厉的触及楚玉蝶。

  她慌忙叩拜:“皇上,不是臣妾,臣妾,臣妾也不知道三皇子……”

  “啪!”

  “皇上……”她捂着脸恐吓的后退。

  “朕把越儿交给你,是让你好好看护,越儿高烧数日,你去干嘛了!”他狠狠的拽着她,拽着她看着祁越。

  “臣妾一直让乳母看着,乳母没有告诉臣妾……”

  “来人!蝶妃照顾皇子不周,降位昭仪,禁足蝶湘宫。”

  他轻轻的抱起已经冰冷的祁越,走出门外。

  宸阳宫

  “娘娘,皇上和三皇子来了。”

  我高兴的跑出去,却看到,君染画抱着祁越走过来。

  “越儿怎么了?”

  我有些害怕,却还是镇定的开口。

  “浅宁,越儿他走了。”

  我装着不知情:“越儿不在你身边吗?他怎么不说话,越儿,母妃在这呢。”

  “浅宁,越儿不在了。”

  “不!祁越肯定,肯定只是睡了,是不是!越儿,你看看母妃!”我上前,摸着他冰冷的脸,瞬间泪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