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倾天下之深宫谋

第二十五章:心如殇

凤倾天下之深宫谋 汉宫.秋月 1134 2018-04-29 19:32:10

  “宁昭仪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绮夫人添油加醋。

  “昭仪凤氏,华而不实,意图窃取皇家机密,朕念其救朕之心,杖责……四十,从此贬为……才人,非朕旨意,不得出宫。”他宣旨时,冰冷而又不忍的目光与我四目相对。

  “是”早有左右太监,将我拖走,我自知认命,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我一生所爱的男人居然相信别的女人,也不肯相信我。

  “一,二,三,四………”那样凌厉而凶狠的板子落在我身上,每一棍子,都仿佛要了我的命,而我却死死咬住下唇,即使痛的要死,也绝不喊一声痛。

  “君染画,我恨你,我恨你”我眉间紧蹙,几乎是昏迷的说出那句话。

  也不知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满宫嫔妃,无一人为我求情,都在看热闹,我臀部已尽是血迹,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血肉早已模糊,与衣服粘在一起,格外的疼。

  “皇上,已经行刑完毕。”当最后一下停止时,我已气息奄奄,几乎昏死。

  “凤浅宁,好自为之。”他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果然无情最是帝王家。

  “皇上,你可曾,可曾有一丝不忍……”我紧紧的蹙眉,冷汗虚冒。

  “从未”他说的话,那样斩钉截铁,那样疏远,和当初那个温柔的君染画完全判若两人。

  回到凤珍宫时,只剩下凝月和谨言,慎儿了。

  “主子,奴婢去问他们要伤药”凝月见不得我受苦,一身血衣的我,让人心疼。

  “他们不会给的,拜高踩低,跟红顶白,这都是后宫惯有的戏码,他们巴不得我死,又怎会给我伤药。”我嘴唇惨白,开始干裂。

  “皇上怎么能这样对主子,主子好歹也是公主之身。”凝月忙把我扶上床。

  “这样不行的,主子的伤口不处理会化脓的,凝月,去把跌打损伤的药拿来,再去给主子找件宽松的衣服,慎儿,把屏风拿来,我要给主子上药。”

  谨言已经很轻柔的为我处理伤口,可是,当前是夏天,汗水,血水和衣服粘在一起,很难弄。

  我疼得嘶嘶的倒吸凉气,冷汗直冒,玉手紧攥床单。

  “好了”我仿佛经历了生死轮回。

  我沉沉的睡去,不想再理会任何人。

  “皇……”

  “她怎样?”君染画还未进门,就碰到谨言从里面出来。

  “一身伤,没有太医,是奴婢弄的,虽然伤不在奴婢,但奴婢仍能感觉到那种痛,刻骨铭心。”

  “她,可好?”君染画微微心痛。

  “刚睡下,皇上若不嫌弃凤珍宫,不嫌弃主子,可自己去看。”

  他留启寿在门外,只一人进去。

  他轻撩起我挡在眉眼间的碎发,露出倾世容颜,惨白的无血色,眉间轻蹙,宛若黛玉西施般。

  “宁儿,别怪朕,是你先负了朕?”他自言自语,坐在床边。

  他一直陪我到快天明,才出来

  “给她送去太医院里最好的伤药,她一直高烧不退,去请个太医给她瞧瞧,若她有半分闪失,整个凤珍宫陪葬。”君染画的话里带着满满的威胁。

  “是”众人应声。

  “今日之事谁要是泄露出去,杀无赦。不用告诉他朕来过,伤药和太医之事,就说是门口侍卫请的。”

  如此看来,君染画还是很关心她的,他一定也后悔下手重了吧。

  启寿跟在他身边多年,又怎会不知他。

  回到勤政殿

  “将那些杖责宁昭仪的尽数斩首。”那是一种凌厉而霸气的宣告。

  “是是”启寿忙应声,去办了。

  “等等,去查一下,他到底有没有叛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