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倾天下之深宫谋

凤倾天下之深宫谋

汉宫.秋月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12-31上架
  • 12905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昨日恨

凤倾天下之深宫谋 汉宫.秋月 804 2017-12-30 09:23:25

  我记得很清楚……

  元治元年,我刚及笈,我的父亲是江国皇帝,但母妃却是冷宫里的颜嫔。本来宠冠六宫的她,因十六年前的一件事,彻底失宠……

  那年母妃刚刚怀上我,父皇很高兴,但却曾数次被陷害,差点滑胎,所幸我母妃拼死相护,直至怀胎八月,我出世了。但与其他公主有所不同的是,我额间有枚凤凰花。并且在出生之日,浴火凤凰从宫门前飞过,众人皆以为祥瑞之兆,于是我被父皇亲赐凤姓,名浅宁。

  可皇后的嫉妒心太重了,她伙同一个招摇撞骗的道士,来算命,说我命犯宫中,以后若长居于宫中,必害国家灭亡。

  父皇听后大怒,当即对我和母妃产生了厌恶。

  我和母妃被父皇打入了冷宫。直至今日,听说嫡公主要出嫁往宁国和亲,我隐约有种不可言说的兴奋。因为宁国是五国(宁国,离国、燕国、云国、江国)实力最强的国家。早在数十年前,宁国就已经陆续灭掉了吴、岳两国,实力大增,不过在去年,宁国皇帝驾崩,而势力最大的三皇子趁机坐上了皇位,称惠仁帝,其名为君染画,而君染画就是嫡公主未来的夫君。

  “宁儿,怎么了,不在宫里好好待着。”母亲从宫中出来,她虽被困在宫里数十年了,但容貌依然胜过那些涂着胭脂俗粉的妃子。

  “母亲,宁儿不想整日呆在宫里,宁儿可以出去走走散散心吗?”我撒娇道,眼中是满满的渴求。

  “好吧好吧,不过不要玩太久。”她从小就很宠我,凡是不过分的要求,她都应允。

  我依言走了出去,心中不由得想起了这皇宫的主人,十几年了,我从未见过我父皇,更不知他是怎样的一个薄情寡人。

  我独步于花园之中,我母亲曾是舞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那是谁在跳舞,好熟悉。”说话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一身金色龙袍,身上的气质是那样让人敬畏。

  “奴才不知”身旁一个穿着太监服的人低声道。

  我认识旁边的那个人,是我父皇身边的贴身太监,名叫富贵。

  “你,叫什么名字?”他负手一指,直指我的身子,语气冰冷的说,那声音一点温度都没有。

  “凤浅宁”我虽认出了他,但我并不想承认,我是她的女儿,于是并未行礼问安。

  “宫中有凤姓吗?”他想了想,丝毫没记起我这个人的存在。

  “十六年前,浴火凤凰飞过宫前时,你为我亲赐的姓。”我轻轻抬起头,额间那枚凤凰花显了出来。

  “哦…是颜嫔的女儿吧?”她看见我的容貌,仿佛记起来我母亲。

  “哪里还有颜嫔,颜嫔早在十几年就被您打入冷宫了,不是吗?”我毫不避讳的指出,当年是他负了我母亲。

  “若不是你有妖异之兆,朕又何至于让她去冷宫。”他冷冷的望着我,仿佛我真的是妖孽。

  “妖异?你何时见过凤凰是妖孽,浴火凤凰,是天下大吉之兆,不是吗?”我为自己辩驳道。

  “你倒是能说会道”他笑了笑。

  “不敢。”

  “这丫头,很像颜嫔,富贵,去拟旨:冷宫颜嫔,久居宫闱,着重赐棠梨宫,晋为颜妃。”他仿佛记起来母亲一般,毕竟从嫔至妃,跨越了数级。

  “皇上,这,这不太合规矩吧。”颜嫔被困在冷宫十几年的弃妃,突然重新被册立,后宫众妃岂不是更加嫉妒吗?

  “怎么,不听朕的?”他微怒,没有再说话,轻轻牵起我的手,往凤鸣宫的方向去。

  凤鸣宫,那是皇后的寝宫,为什么他要带我去皇后的宫里?

  “娘娘,皇上来了。”旁边的侍女轻声道,但脸上没有任何喜悦。

  皇后本来一脸高兴的冲出门外,但一见到我,脸上马上阴了下来,慢步走过去。

  “皇上金安”她还是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而我恰好在父皇身边,仿佛她给我行礼般,迟早有一天,我会让她跪于我母妃面前,让她好好忏悔。

  父皇瞧了我一眼,点点头,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让我向皇后行礼,但他不知道,对于一个陷害我母妃在冷宫幽禁数十年的恶毒女人,我又怎么甘心向她行礼?

  不过他一直瞧着我,不得已,我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轻轻一福身,口中道:“浅宁参见皇后娘娘。”

  父皇亦是不满意的又瞧了我一眼,他是想让我喊她母后,但我绝不会的,那个女人不配让我称她母后。

  他也没计较,依旧笑道:“这是浅宁,应该和凌惜差不多大,算是凌惜的妹妹了。”

  江凌惜,皇后的女儿,今年也刚好十六岁,比我大了整整四个月,也是即将要和亲于宁国的嫡公主。

  “凌惜如今正在为和亲之事烦心,臣妾想颜妹妹的女儿也正值青春年华,不如让浅宁和亲,岂不更好。”江凌惜是她最疼爱的女儿,她又怎么肯将自己的宝贝送去宁国权横之下,我便是最好的和亲对象。

  “浅宁不敢,向来和亲的都是嫡公主,浅宁不过是个普通公主”。我故意道出江凌惜的身份,目的是告诉她,她女儿活该是嫡公主,既然享受了普通公主没有的待遇,就要承受普通公主没有的责任。

  皇后僵硬一笑:“浅宁可真会说话,不过和亲而已,是否是嫡公主又何妨?”

  “不一样,浅宁觉得,如果不是嫡公主,或许宁国会觉得我们轻视他们呢。”当然,以江国这样的小国,嫁出去的公主绝不会为后的。所以宁国并不在意江国嫁的是哪个公主。

  “朕觉得,浅宁和凌惜都不错,不过嘛,咱们确实不能得罪宁国,还是让凌惜去吧。”

  “皇上……”皇后本以为他很疼爱江凌惜,会让我去和亲,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我要娶凤浅宁”………

  

汉宫.秋月

《浅宁传》正式开写了,可能写的不太好,也请大家指出不足,如果喜欢,就请投上你们的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