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菜鸟月老实习录

第二十四章 昆山有玉23

菜鸟月老实习录 tjlianji 2023 2018-01-13 18:27:56

  慕言死死的捂住自己正在“流血”的脖颈,眼神复杂的望着眼前一团刀光剑影!

  那团光影中打作一团的正是静秋与一位满头红发的魁梧男子。

  静秋明显不是那男子的对手,前期还能还手几下,后期几乎就是直接被压着打!红发男子并无意伤害静秋性命,下手却也极其狠辣,虽然没有照着气海命门下手,却也是脸颊胸腹全部招呼。

  “你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打老子的弟弟!”那红发男子一边打一边骂,“尹停云个王八蛋打老子未婚妻的主意,老子看在他到底是个君子的份上就忍了,你一个小小的堕仙,还是被尹停云逐出门墙的,居然敢打老子的弟弟?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你敢叫我弟弟胖头鱼?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胖头鱼三个字是你能叫的吗?”话音未落,就是二**打,也不敢什么好男不跟女斗的教条。直接手上招呼!

  眼前这位颇具喜感,打人打的毫无形象,犹如泼妇一般的红发男子,正是那龙族神通,五界同辈中的绝对佼佼者——龙族太子慕华!

  龙族脾性,看似温和,其实极其暴躁,一旦触及他们的核心利益,他们马上就会从谦谦君子变成极致恶魔。千里追杀,不死不休!

  龙,是极其护短的生物,凡是他领地中的所有物,他都提供无微不至的保护,兼之并不是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万事都以法力为先,所以,生灵无不尊重和信仰它,对其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

  诚然,慕言这货着实不怎么争气,但是他虽然谈不上纯洁的跟白莲花似的,却也算是个绝对没什么大毛病的小白兔,被人无辜绑架不说,还生生剜下一块鳞甲,这简直就是在向龙族挑衅!

  却说那天慕言正在东海郁闷:东海战事真的让他哭笑不得,鬼子家和我大吃货家就东海某个岛到底是谁家祖传的剑拔弩张,戾气直达云霄,甚至惊动天听。

  作为我大吃货家的图腾神兽,东海又是龙族的封地,龙族当让不能不管,于是,为了以壮声势,东海龙王特地派出了慕华太子领兵去助阵我大吃货家的海军。

  那慕华为了这件事情可算殚精竭虑,非但从所认识的所有好友中借用了一堆法宝,还花了大价钱去上清观求了几粒回血回灵的神药,生怕一打起来,自己实力不足折了我大吃货家的脸面。

  谁知设身处地才知道,那些鬼子几百年来还是秉承了那个“软的欺负硬的怕”的奇葩个性,带队的那位某某阴阳师,见着他转身就跑,甚至连一回合都没打过,只是躲在阴暗处放几只式神出来应付,大有“打不赢你,膈应死你”的架势。

  慕华几番下战书,那位就是不敢应战,有时候还莫名其妙的找来三两个信上帝的来一块溜溜,大有狐假虎威之意,战又不战,和又不和,让慕言当真哭笑不得。

  这天他照例去前线吓唬了一下正骑着鹤耀武扬威的小阴阳师,见他急匆匆的坐着小船跑路,方才回到自己临时行宫。却正好收到一封书信。

  打开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块晶莹剔透的鱼鳞,他心内有些不安,于是展开信件,那心中压抑的小火苗“腾”的就上来了!

  他那原本只是有些隐约红色的黑发陡然变为了火焰一般的鲜红,随从知道,这是主子发怒的前兆!

  果然,那慕华什么都没说,直接一个转身,只见东海之上,瞬间电闪雷鸣,巨浪滔天,将那小阴阳师的临时居所淹了个底朝天,随从打眼一看,只见空中云雾闪电中,隐约一条红色巨龙在满天乌云的遮盖下急速远去。

  侍从们面面相觑,却又没人敢多说一个字,只是有那大胆的捡起地上的信件,仔细阅读之后,眼中流露出一股不可思议的神色,把主意打到龙族头上,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

  若说慕言是否真的值用那东海至宝九窍果来换,自然是值得的,虽然他因为血统原因不能如其他龙族一般修成正果,却也聪明乖巧,嘴巴又甜,自然是很多人宠爱。

  慕言和人族的兄长没什么两样,对于这种不具备什么危险性的弟弟很是宠爱,当然看不得自己弟弟受苦!于是,顾不上其他,一路飞奔而来!

  却说他顺着慕言的气味追踪而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那个“渺小而脆弱”的弟弟正被静秋的捆仙索捆着,倒吊在一个水缸上,那水缸中,乃是整整一缸海水!

  慕言的母亲是淡水鱼中,不能过多接触海水,所以,嫁到东海之后,纵使小心翼翼的维护,却也因为海水的原因早逝,而慕言更胜,海水与他,竟如穿肠毒药一般,故而龙王才忍痛将他送往珠江母族寄养!

  那静秋才跟身旁的男子说什么“再过半个小时没有消息,马上杀了他,跑路!”的时候,慕华直接在屋内现身,一只手死死卡住静秋的脖子,将她扔到盛满海水的水缸中,不停的溺水!

  直到静秋几乎翻了白眼才把她捞起来暴打!

  彼时,祝星阑已经手脚利索的放下了慕言,抱着胳膊在一旁旁观。

  “住手!”就在慕华将人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声从门后传来,慕言转头一看,一个浑身裹在黑色风衣中的男子阴着脸站在门口。

  “师……傅。”静秋艰难的抬起头,虚弱的叫了一声,却狠狠的咳出了一口鲜血。

  “呦,师傅?”那慕华放开手,冷笑着望着来人“尹停云,她是你徒弟?”那名叫尹停云的人面上一阵青白,五味杂陈的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的静秋。“你待怎样?”

  这两人自芙蕖供职以来争斗至今,每每相见,总是剑拔弩张,或有桑桑的缘故,但更多的是强者的相互敌视。总想找个由头好好的斗上一场,看看谁是这五界新禧辈中最出色的第一号人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