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枪神纪之传奇再现

第二十四章:混乱前奏

枪神纪之传奇再现 执着的灯火 3044 2018-02-20 18:00:00

  尤利慢慢睁开眼睛,整个身体都有了感觉,他正想从床上爬起来。可他刚起身,胸部突然引发一阵剧烈的疼痛,使他又躺了下去。

  “别激动,孩子,你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在尤利的床边不远处坐着一个魁梧的青年人。

  尤利打量了他一下,和那个袭击他的士兵穿着不一样的制服,看来是他救了自己。“一定是你救了我吧,那你们有没有救出我妹妹?”尤利躺在床上用焦急的表情问。

  “妹妹?”马卡洛夫疑惑了一下,“你该不会说的是浦原拓崎的女儿浦原凌吧?”

  “嗯,是凌没错,”尤利连忙点点头,“她是我的妹妹。”

  马卡洛夫一副愧疚的表情说到:“抱歉,当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我们只发现了倒在地上中弹的你。”

  “什么?你们没有救回我妹妹!”尤利激动地又一次起身,而胸口上的剧痛再次伴随而来。可他还是忍着剧痛下了床,在尤利看来妹妹是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尤利拖着受伤的躯体朝房门走去,但没走几步就摔了下来。他流着眼泪,狠狠地捶着自己的腿,心里仿佛在说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

  马卡洛夫却依然坐在凳子上,看上去无动于衷。“外面可是炮火连天,你在这里很安全,出去必死无疑!”

  尤利用手抓着一处钢筋,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没有理会马卡洛夫的话继续往门走去。

  他打开门,发现自己在一家医院里。门外的走廊里,医生和护士正在四处奔波,病床也是一张接一张地推过来。而躺在病床上的都是那些战场伤兵,有的血肉模糊在还没有抢救时就失去了生命迹象,有的断手断脚嘴里还发出痛苦地呻吟声。

  尤利捂着自己的胸口,走出房门。在走廊的那些医生和护士忙得压根没时间理会他。

  一直坐在凳子上的马卡洛夫见尤利真的不怕死般地走出去了,也开始变得有些担心,毕竟他刚刚的样子也只是装作出来。下一秒他真的坐立不住了,也跑出了门外。

  尤利已经来到医院大门口了,站在大门口的他远远地望见前方十公里的地方硝烟滚滚,不时空中还带有火球,落到地上立马烧了起来。

  “啊…”尤利潜意识地朝旁边望去,医院门口的阶梯下面竟然坐着上千个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地难民们。他们有的在哭泣,有的发出一声声哀怨…

  这时马卡洛夫跑了出来,他看到小尤利还没有走远,庆幸地说:“快跟我回去吧,外面真的很危险!”

  尤利没有说话,慢慢走下阶梯,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那些难民。

  “喂,别下去啊。”马卡洛夫连忙拦住尤利,“你心中一定在问我们为什么没有收留这些难民?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更多的地方供出给他们。伤兵已经挤满了所有房间。我们回去吧?”马卡洛夫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尤利,尤利的眼光却一直没有离开那些难民。

  “你看这是什么?”马卡洛夫手里拿出一枚贝壳吊坠。

  尤利被这枚吊坠所吸引,他伸手接过吊坠。认得出这是凌生日的那天父亲送给她的礼物。

  “这是我在废墟搜索的时候找到的,我想它是你的。”

  “不,”尤利摇着头说:“它是我妹妹的。”

  “那就等到某天你与她重逢的时候物归原主吧。”马卡洛夫抚摸着尤利的小脑袋,“相信我,她还活着,某一日你终会与她重逢。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

  尤利伤感地望着吊坠,“真的可以重逢吗?”…

  时间:回到现在,地点:雷明学院医务室…

  尤利梦醒了,他缓缓睁开眼睛,可是却发现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尤利从床上惊恐地爬起来,双手不停地摸索着。

  凯特正好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看见尤利失明般地模样,抓住他的双手安慰到:“别担心,你会没事的。”

  “有事,我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我是不是瞎了?”尤利心里十分害怕,如果他下辈子都是残疾人的话,那就无法再完成自己与凌重逢的心愿。

  “你昨天晚上无意中受到“反物质”之核的辐射。导致暂时性的失明状态,别担心,它只是暂时的而已。”

  听着凯特的话,尤利又回忆起了昨晚发生的事:当他打开运输车车厢门的之前,身体感受到了更强烈的共鸣。他敢肯定里面有着关系到自己身世的秘密,接着他打开了车厢门,一束强烈的蓝光从里面照射出来,尤利大喊了一声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里面是“反物质”之核?可为什么我会和它…”说着尤利又突然把话咽了下去,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和别人说。

  “怎么了?”

  尤利连忙改口,“额,我是说后来是谁救了我?”

  凯特便向尤利说起昨天:当我们从学院走出来。在广场上就看见运输车内反射出蓝光,索隆好像明白了什么使用遥控器关闭了车厢门。最后发现你倒在运输车的后面…

  “这么说那个索隆不是坏人?”尤利想起昨晚上的那个人,看来自己还是误会他了。

  “当然不是,他是集团的内部人员,这次他过来是要告诉我们一件惊天阴谋!”…

  地点:学院的接待室里…

  马卡洛夫正在单独与索隆谈话。

  马卡洛夫:“什么?你说集团内发生政变了?”

  索隆喝下一口水回答到:“是的,吉格斯·桑特已经收买了军事部的所有政客。集团高层分裂成两派,一派是反对吉格斯都被他囚禁了起来其中包括阿米尔董事长,另一派就是束手无策的元老同意他上任集团新董事。”

  “可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给我。”马卡洛夫现在最担心的发生了,他知道吉格斯一直都仇视雷明学院。

  “其实董事长早已预料到吉格斯的策划行动,可还是晚了一步,吉格斯收买了所有人。董事长故意把选举会议提前召开并把你安排为下一任接选人,目的也是为了逼迫吉格斯提早行动,在会议前秘密转告我把“反物质”之核安全转移。他说过“反物质”之核一旦落入野心家之手后果不堪设想!阿米尔董事长已经把最后的希望留给你们了,也只有你们才能粉碎吉格斯的阴谋,千万不要辜负他!”

  马卡洛夫心里开始自责起来,神情也变得恍然,原来那一天自己与阿米尔会面。阿米尔其实是话中有话,并非自己所想的那么顽固不化。

  “对了,”索隆继续说到:“董事长还叮嘱我必须要找到枪神——克里斯托弗·默多克。我完成了一步任务,现在我要去进行下一步任务。”说着他就想起身离开。

  “不用了,”马卡洛夫说到:“克里斯托弗我已经找到了。”

  “真的吗?那他现在在哪?”

  “他现在就在雷明学院里!”…

  地点:集团内部斐诺博士的专属休息室里…

  斐诺博士正仰头竖躺在豪华沙发上,双脚伸直搭在桌子上。

  埃龙突然闯了进来,他的样子十分不自然。斐诺博士也被他的不请自来给吵醒了,“你可扰乱了我的好梦!”

  “博士,我需要一个解释,”埃龙双手拍在桌子上,近距离地和斐诺博士对视道:“为什么?明明你答应过我,让我接选新董事,你为什么反而和吉格斯联合起来,把我抛到一边。你该不会是想过河拆桥吧?”

  斐诺博士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虽然你没有吉格斯那样的资源,不过还是得感谢你唤醒了哈克斯。”

  “难道你只是想利用我给哈克斯喂血?”埃龙变得恼羞成怒,“我现在就去告诉吉格斯你真正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你觉得你走得出这扇门吗?”斐诺博士的话刚落,室内的一角立刻升起一团猩红的火焰,哈克斯火焰中穿了出来。

  “你们最好别动!”埃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雷,做好拉环的姿势。“给我钱,为我准备一艘私人游轮,让我安全离开格里夫兰。否则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同归于尽!”

  “哈哈哈哈,”斐诺博士冷笑着说:“这么说的话你也太有胆量了,你真觉得我像是会被威胁的人吗?哈克斯动手!”

  接着,哈克斯像一阵黑烟一样瞬间移步夺走了手雷。

  “对了,我应该再附上一句话,你太小看哈克斯的能力了!”斐诺博士补充道。

  哈克斯当着埃龙的面,亲手拉开手雷环。爆发出一股烈火,哈克斯的双手却轻松地压缩住了烈火,慢慢把它吸入体内。

  埃龙现在整个人都变得颤抖起来,他手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构成百分之一威胁性地武器,“你…到底…是什么?”

  “啊呀呀,还记得哈克斯复苏的时候没有和你说完的话吗?我就来补充完整吧,他会杀死掉任何唤醒他的人甚至包括我!”斐诺博士说出了利用埃龙的血液唤醒哈克斯的真相。

  “现在你的时间到了!”哈克斯一手抓住埃龙的脖子,张出血盆大口伸过来咬住了他。

  “啊!”随着埃龙的一声尖叫,他的整个身躯快速萎缩,慢慢地变成一具皱褶腐烂般地尸体。

  “啧啧啧啧,”斐诺博士摇头叹道:“真可惜啊,如果他没有威胁我的情况下,或许我会答应他的要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