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枪神纪之传奇再现

第二十三章:神秘共鸣

枪神纪之传奇再现 执着的灯火 3270 2018-02-18 18:00:00

  斐诺博士耀武扬威地走进会议室内,在场的各位元老都瞪大着眼睛看着他。

  斐诺博士走到吉格斯身旁坐下,面向在场的所有人。“怎么,看到我很意外吗?连我自己也没想到居然能在全城通缉的情况下还能如此轻松进入集团的会议室。”

  卡艾尔不安地说:“斐诺博士,你难道是想要报复我们吗?”

  “不,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撕碎你们。我只是想趁这次机会重启我的实验计划!”斐诺博士打了个响指,室内的灯光突然变得昏暗,会议台的上位处出现一个全息投影屏幕。

  斐诺博士走到屏幕边,打开一个程序。屏幕显示出许多实验方程式,“或许你们可以把它普遍定义成新基因锁配方的方程式,不过它实际上…”说着斐诺又使用另一个命令,屏幕上的方程式切换成一种生物组织结构。

  “这是一种病毒形态结构,它能像一条完美的寄生虫寄生在宿主体内。它以吞噬人体细胞为生,虽然会大幅度减少宿主寿命,但是却能使宿主获得超越人类的力量。它会成为我们征服世界的武器!”

  在场的一个元老突然激动地站起来,拍着桌子说:“你居然把配方设计为病毒,你该不会是另有企图吧,或者它实际上是一种丧尸病毒!”

  “呵呵呵呵,”斐诺博士冷笑着回答:“请问凯尔参议长,你可否有证据指出我研究的是丧尸病毒?”

  凯尔参议长顿时语塞,因为他确实没有任何证据。他迟钝了一下又说到:“那你是否在人体身上做过试验?”

  “当然,我曾经在无数可敬的罪犯身上做过实验。”屏幕又转换成一个视频画面,视频中一个身穿囚服的光头罪犯正被绑在一个桌面上挣扎着。

  斐诺博士走过来在他的右手臂上刺入一条长长的针管,从针管另一边流来一股白色的不明液体通过针管进入囚犯的体内。那个囚服声嘶力竭地喊着:“你这个混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随后,由于液体进入他的血管内,很快囚犯全身上下不停抽搐,口眼鼻耳等器官流开始流血。

  “这是第一个失败的列子,不过最后一个我还是终于成功了。”屏幕上的视频画面再次切换,一个长相精致的女孩…没错就是斐诺博士身边的刀锋追踪者。她在视频中丝毫没有抵抗情绪,就让博士接入了病毒。几分钟过去了,刀锋没有任何奇怪反应,画面又一转刀锋手持双刃,一个冲刺把面前的几个假人机瞬间秒杀。

  斐诺博士按下视频关闭键,转头面向在场的元老们。“你们没看错,那就是我最成功的试验品。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吉格斯也站了起来严肃地说:“我全面赞成斐诺博士的新基因锁计划,但是我们集团目前的资金不足以实验成本。所以我需要在场各位的慷慨捐献。”

  听了这一句,每一个元老表情都僵硬了。他们根本没想到吉格斯没杀自己,其实是想利用自己的私人资金进行研究。但是在如此情况下,有谁做得到舍命守财。

  “我同意投资新基因锁计划。”卡艾尔最先举手应同。“我也同意。”“我也是”…其他元老为了保名也纷纷赞同。

  吉格斯和斐诺却露出满脸的阴笑…

  地点:雷明学院…

  大家都已经安全回到了学院,院长得知了选举消息立即召集大家进行开会。

  晚上,在马卡洛夫的办公室里,院长正在发言:“目前来看来我们也很有必要准备一下,我担心的是集团新董事会把我们视为眼中钉!”

  “可是雷明学院与基因锁特工不都隶属于集团所管理的吗?”凯特显得有些焦虑。

  “虽然汉默将军是学院创始人之一,学院特工只在于战争期间为集团效命。但在战争结束后,学院将会实行中立制度。”院长讲解到。

  “对了,”院长反问凯特,“那些学员们的训练得怎么样了,是否有崭新突出?”

  “他们目前已经进入超能训练课程,自身能力有明显提高。最后一项特工考核将会在一个月后开始。”

  “我有一个问题!”吉伯特面向马卡洛夫问:“威尔逊教官你为什么会知道集团在今天进行选举会议呢?”

  马卡洛夫眼神凝重地说:“实际上我知道每一届选举的准确时间,阿米尔·史密斯连续蝉联了三届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卡洛夫双手抱胸站起来,“我其实就是阿米尔的养子!”…

  此时外面,尤利西斯正徘徊在学院的大门边。他随便找了张长椅坐下来,戴着耳机打开手中的随身听,闭上眼睛放着爵士乐。

  抒情的音调让他又回想起昨天的那场意外邂逅,清晰地想着那女孩的脸,脑海里同时浮起妹妹浦原凌的脸孔。他再次禁不住去想,她真的和她很相似,为什么我一想到那个人就也会牵连起她?

  正当尤利陷入痛楚,他左耳上的耳机突然被拿开了。尤利猛地睁开眼睛,抓住那只手,原来是米娅。

  尤利不好意思地问:“额,你怎么来了?”

  “我晚上散步的时候看到你在这里,就顺便来打个招呼咯。你一直在听歌不理我,我才摘下你耳机的。”米娅解释着,又看了看尤利的右手,他还抓着她的手。

  尤利也意识到了,急忙松开。“对不起,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他也是一脸烦闷,回忆到高潮就突然间被另一个女孩所打破。

  “我很好奇,你这个是什么。”米娅指了指尤利胸前的贝壳型吊坠。“我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只是…”米娅的声音变得低细,“一直以来没有机会问。”

  “额,这个啊。”尤利拿起吊坠说,由于情商低的他并不清楚米娅最后一句话的用意。“这个是我和我妹妹的唯一合影。”说着尤利打开吊坠。

  米娅把脸贴近观看,“她好漂亮啊!”

  “是啊,只不过从十年前开始到现在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尤利的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

  “难道她…”米娅捂着嘴巴,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她很快又知道不应该这样说,“对不起。”

  尤利摇摇头,“没关系,陈年旧事而已,但她一直都活在我的记忆中。”

  “噢。”米娅随便应了一句,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吃醋了。

  这时,从大门外传来大卡车的引擎声。尤利和米娅同时向大门外边望去,大门外黑暗的道路上两盏卡车灯光直射进来。灯光慢慢接近大门,卡车的身形也呈现出来,这是一辆巨型的运输型卡车。

  “这好像是集团里的运输车要来干什么的?”米娅拉着尤利的衣袖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去看一下。”尤利站起身子,朝大门走去。

  这时卡车门打开了,从里面跳下一个人影。由于门外的光线较暗,尤利还是没看清楚那人的脸。

  那人在门外就看见了走过来的尤利,向他打招呼:“嘿,同学请帮我叫一下威尔逊教官。就说索隆·邦斯特有要紧事求见他。”

  “这么爽快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个笨蛋绝对就是坏人。”尤利心想着。“运输车内一定也藏有备战部队。”

  “好,我这就为你开门。”尤利装出一副好脸色答应了。

  “他还真的答应了,难道不怕是坏人吗?”米娅也在紧张地警惕着这位不速之客。

  尤利按下大门密码,“嗞”一声,大门两边分别朝左右方向缓缓敞开。尤利走了出去,一手就握在索隆的手里,“我还是把你带过去见我们总教官吧。”

  说着他朝米娅挥挥手,“米娅,你带他去见马卡洛夫吧。”米娅没好意思拒绝,不安地走过来。

  “呵呵,没想到你们学院的学生都如此主动热情啊。”索隆笑着说。

  “好了,你带他去吧。”尤利走到索隆身后说,然后打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米娅不用紧张。

  看到了尤利的动作,米娅也就放心了。“嗯,先生请跟我来。”米娅礼貌地伸出手引领索隆进入学院。

  等索隆走远了,尤利便蹑手蹑脚地走到运输车的车厢后。车厢门紧闭着,上面还附带着一个密码锁。“怎么还会有密码锁,难道不是坏人。”

  说着尤利就想爬上车厢去察看,当他的身体触碰到车厢门的时候,他的心脏部位突然有一阵剧烈的跳动。

  “怎么回事?”尤利捂着心脏部位说。连他自己也从未感受到这种共鸣似地跳动,接着他发现自己身体仿佛在灼烧一般。此时的尤利眼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开车厢。

  他潜意识地把佩戴的密码手表靠近车厢上的密码锁。果然和想象一样,密码锁闪现出一串绿色字母,通过了。接着尤利慢慢打开车厢门…

  米娅把索隆带进学院教学楼,穿过走廊一直带到办公室门前。

  “这里就是了。”米娅停住脚步说。

  索隆在门外好像听到了里面细细碎碎地对话。“他们在开会吗?”索隆问。

  “应该是吧,不过有贵客前来,打扰了也没关系。”说着米娅就主动敲了敲门。

  就在这下一秒,从学院教学楼的窗外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叫声,“啊!”这一声惊动了整座学院,连原本进入睡眠状态的宿舍楼也亮起了灯光。

  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马卡洛夫等人走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有紧急情况吗?”

  接着他注意到门边站着的索隆和米娅。“咦,索隆你怎么来了?”

  听着这话米娅又重新打量了索隆一下,“他们认识?难道这家伙不是坏人,那外面尤利怎么了?”

  “先不说这个,在门外可能有突发情况。我们快过去。”

  索隆调换方向又跑了回去,马卡洛夫他们也顾不着多想跟着跑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