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雷与魔法

73.小平的怒火

雷与魔法 新勒 4690 2018-08-11 01:14:13

  安斯艾尔在迷雾中伫立,烟雾在他四周缠绕,枯萎的树木如同妖魔一样。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里多久了,他只知道自己在等待着谁的归来,如果自己离开这里他会找不到自己。

  “快点离开这里,不然你会死的!”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是谁在那里?”安斯艾尔猛的回头。背后有的只是无尽的迷雾和骇人的枯木。

  “快点离开这里,会死的!”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

  安斯艾尔转过身,愣住了。然后奋不顾身的朝着迷雾中昏倒的女孩冲过去,这仅有几步的距离却看起来如同天堑一般,好像永远也无法到达。

  “爱尔!爱尔!爱尔!”安斯艾尔吼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这个名字。女孩醒了。

  迷雾想要拦截他的声音,一层一层的迷雾向着他聚拢,却怎么也无法阻挡他的呼喊。枯木想要阻挡他的脚步,满天的树根缠绕却怎么也拦不住他的前进。

  “哥哥!”昏迷中的爱尔终于清醒了过来,可那不再是曾经熟悉的面孔,而是恶魔。她痛苦着,恐惧着,嘶吼着,她渴望着——救赎。

  爱尔站了起来,是她身后的恶魔爬了起来。她蠕动着身躯,强忍着囚禁它的铁链带来的痛楚,“我的力量!我的食物!快来,让我们合为一体!”

  “不要!快走!快点离开这里!”爱尔哭喊着,她的声音嘶哑,似乎就连那仅存的力量都即将枯竭。

  恶魔扑了过来,把安斯艾尔扑倒在地上,朝着他的喉咙撕咬过去。

  场景斗转,眼睛目及所处便是那熟悉的天花板。安斯艾尔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却发觉自己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在做过梦了,尤其还是关于爱尔的梦。

  脱下被汗水浸湿的衣物,走向了浴室。

  多亏了卡萝尔和校长的干涉,才让他有了毕业的机会,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暂时担任学校的校工。这个房间是他被分配的宿舍,虽然小还黑,但正好适合他。

  刚把浴室的门推开,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一个曼妙的身影被水勾勒出痕迹,紧贴着肌肤的秀发转向了另外一边。

  “啊呀!”

  “莱——莱丝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

  “你不出去,是想和我一起洗吗!”莱丝莉吼道,拿到什么东西就都砸了出去。

  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砸在了安斯艾尔的头上,安斯艾尔赶快把门拉上,只听见一阵“霹雳哐当”的声音,他们两人之间的门岌岌可危。

  安斯艾尔揉着刚刚被砸的脑袋,捡起凶器,却发现那个东西竟然是一个扳手。他想起来这个扳手是他前几天收拾电源适配器的东西,还以为丢了,却没想到竟然在浴室里面。

  不一会,莱丝莉从浴室里面出来,满脸怨气的看着安斯艾尔,发生这种事情,出现在这种表情也是正常的事情。

  “你去洗澡吧。我趁着把你的衣服洗了。”

  听到她的话,安斯艾尔点点头,一溜烟冲进浴室里面,把身上扒的一干二净,衣服也全部扔了出去。一拍脑袋,自己竟然发昏了,自己好像没有其他多余的衣服了,一会怎么出去啊?

  “你那些的衣服全部都干了,等会洗完之后,我给你递进去。”外面穿来了哗啦啦的水声,同时还夹杂着莱丝莉的声音。

  安斯艾尔突然想起来,公寓里面比平常干净太多了,自己熟悉的那种味道也消失的一干二净,还有一些香甜,怪不得会有一些不太适应。

  凌冽的水落在头上,也让他的头脑更清醒一些,这个温度很适合现在的状态。他突然想起某人的话,既然受到了别人的帮助就有感谢他。来,说声谢谢给我听听。

  虽然这个人让他很讨厌,初遇他的那几天几乎让他生不如死,怎么都想摆脱他。但也正是他,自己才从一个怪物变成了一个人,虽然这个过程是在暴力的拳头下进行的。

  “莱丝莉……谢……谢谢你!”

  这句话他仅说过两次。第一次,是平揪着丝克的尾巴把他绑在棍子,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却做着曾经被称为魔鬼的他都不会干的事情。第二次,就是这里。

  “哈!”那边愣了一下,却又好像是强忍着了笑意,“你为什么谢我啊?”

  “你帮我打扫了公寓,还帮我洗了衣服。”安斯艾尔一五一十的讲,“有人告诉过我,接受别人的帮助,就有感谢。”

  “教你的人真是个怪人。”少女说到,她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和幸福,“其实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水温?安斯艾尔突然想起来,这个温度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但是莱丝莉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

  “莱丝莉,你没事吧?”

  “嗯?”女孩疑问,意识到这个人还只是一个大男孩,脸颊上的绯红出卖了她的真是想法,“你是说刚刚啊?那种事也是不可抗力,更何况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这这里……”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有哪里不舒服吗?这个……水的温度太低了。”

  “噗哈!”女孩一下没忍住,但同时没忍住的还有她的眼泪,“没事,我以前在坎米街生活的时候,用的都是这样的水,我已经习惯了。”

  怎么会习惯,在坎米街,洗澡这种事情都是一种奢侈。再能洗澡的情况下谁又会在意温度是不是太低了?

  在学校,刚刚送走捣乱的美娜,小平无奈的瘫在椅子上,“那家伙的实力怎么进步的那么快?我的仅存的魔力啊!”

  “你是不是病了?”白雪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把手按在小平的额头上,“以前我一直以为你的魔力量庞大到没朋友,现在……刚刚才知道你的魔力量竟然就只有那么一点点,随便一个学徒都比你的多。”

  小平把白雪手拿下来,握在手中,“其实……中间出了一点点小问题,不过不用介意的,那些方面并没有任何问题!”

  白雪的手连同她整个人都变成一团烟雾,出现在房间的另一边,“所以你现在就在改造你的玩具,让它经受更少量魔力就能使用?”

  “嘻嘻!懂我者,白雪也!”小平笑嘻嘻的说,还顺便把黑龙打开,原本简洁明了的线路构造,现在已经塞满里齿轮和线路,“我也没办法,不增加几个变压器,根本就用不起来。”

  如果说以前黑龙的大腹便便只是造型,那现在这是真的了。

  “你为什么不把它弄出艾德琳姐妹那样?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啦!”白雪道。

  “我倒是想,可是造她们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仓库里的东西全部用完了,剩下的边角料也只够一个小蓝了,现在连边角料都没有。”小平道。

  “那你让艾德琳上场不就行了吗?”白雪道,然后往左边偏了几步,和小平保持正对的距离。

  “铛铛铛铛!让我干什么!”说曹操艾德琳就到了,刚刚推门而入,就拥入小平的怀里,“主人!”

  “你怎么过来了?”小平任她在身边撒娇,问道。

  “不是我,是我们,公主也来了,她好像有些事想说。”

  “平哥哥!”可雅躲在门边,害羞的看着里面的情况,同样躲在门口的还有公主的小跟班——亚诺。

  艾德琳挠了挠脑袋,可雅公主怎么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小平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想告诉我什么?”

  公主的脸好像红了,然后更红了,“是……是关于依菲雅姐姐的。”

  “她怎么了?”

  “我今天没有在谈判现场睡着,”她说的好像还颇为自豪,“就听到那边的谈判官提到一件事情,就是通婚,还是新皇帝还没有册立王妃,如果王妃能是帝国的话,那肯定会对联盟是大有益处。我本来想拒绝,但是内阁大臣阻止了我,还告诉我说,通婚是联盟的最佳方法。”

  “通婚?也很正常啊?”白雪点点头,不理解这和依菲雅怎么联系起来了。

  倒是小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当然知道科得拉一直对依菲雅念念不忘,却没想到竟然会用这种手段。小平决不允许任何人强迫依菲雅,除了他自己。

  “他们的选择对象,就是依菲雅姐姐。不过,大臣好像拒绝了,他说通婚对象是一个平民,不能体现帝国的威严,就把这件事情隔日再谈。

  不过,他打算好像在结束后给父皇写信,希望能封依菲雅姐姐一个爵位或者公主什么的。”她低着头,等待着小平的怒火,但是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小平的拥抱和摸头杀,“谢谢你。”

  但事实上,公主的目的是不想让小平去找科得拉,她本来想来向小平保障,不会让科得拉的奸计得逞,但是因为小平的这个拥抱,昏过去了。

  只要是关于依菲雅的事情,小平就一定要掺和,就像当时的秘密花园,差一点就被小平搞破产了,虽然之间发生了一些小插曲。更何况科得拉敢趁着联盟搞事情,他就是是把联盟搞黄了,会决不同意联姻,谁让对象是他的姐姐依菲雅。

  翻出城墙,用上长公主的令牌,在康都力克每有哪一堵城墙能拦得住小平,来到皇城。

  护卫双剑持立,道,“就算是长公主也不能再陛下的休息时间打扰。”

  小平挠了挠头,没想到科得拉还有午睡的习惯,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竟然会在寝室。

  “外面是什么人?”里面出来了科得拉的声音。

  “陛下,是长……”

  “是我!”小平打断了侍卫的话。

  “斯……”里面传来了科得拉无奈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外面的侍卫,把门推开,里面正好走出来一个女子,小平和她擦肩而过。他不想理会科得拉的私生活,也无权过问,他只是为了依菲雅而来。

  科得拉正襟危坐,显得倒是道貌岸然,一本正经,像是一个皇帝该有的样子,相必他这一番动作,倒也是经过有一番苦练。

  大门就这样敞开着,外面的侍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几个,房间里虽然只有两人,却闲的很拥挤。皇帝的影卫也已经驾临,但又有什么用呢?

  “坐。”科得拉笑道,“不知道先生到此处所谓何事?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吗?”

  小平没想和他说那么多,把科得拉按到在椅子上,隐藏在暗处影卫第一时间出来救主,但是又有什么用处?他们根本没有人能追到小平的速度,更何况两人之间只有几步之距。外面的侍卫更是直接傻了眼,刚反应过来,就发现里面的人已经多到他们进不去了。

  “你们如果感迈进一步,我就掐断他的脖子!”

  “呜咳咳!”科得拉倒也没有挣扎,反而是很配合的说,“你们往后退一点。”

  小平皮笑肉不笑,“你倒也是冷静。不过,你别忘了,你这个位置,可是我帮你拿下的。”

  科得拉确实是慌了,他当然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甚至敢想象自己死后,自己的妹妹都不一定会给自己哀悼,而是直接成为女王。

  “你想怎么样?”

  “哼!”小平看到影卫确实是后退了,就松开了科得拉,“我只是想告诉少打依菲雅的注意,不然我真的不会保证皇帝的位置你还能做多久!”

  珊迪·达斯目睹了事情整个过程,她看到小平的时候,内心还有一些欣喜,她以为小平是来探望公主的,却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依菲雅。

  这个女人倒也是幸福!珊迪在心中赞叹。有幸福的人,自然也有不幸的人,科得拉的妹妹卡密尔就是其中一位。对外面宣称是研读学习,其实却是变向的软禁,如果没有变故,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离开那间小院。珊迪不禁想起了,肯莱特帝国的那位长公主,据说她经历和卡密尔拥有同意的处境,只不过她逃出去了。珊迪又不禁想多桑迪亚帝国的长公主什么时候会逃出这金丝笼。

  目视着他的离开,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话,不知道今天又会死掉几个人,来掩埋皇帝的耻辱。如果要追究责任,到底是平·奥古斯汀的错还是这些侍卫或者影卫的错。

  科得拉把面前的东西全部掀了出去,无名的火气积压在他的胸口,“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滚!”

  侍卫和影卫们巴不得立刻就离开这里,谁都不想承接这样的过错。在听到滚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手脚不利索的,还有两个人顺带着把门也关上了。

  房间里能砸的东西全都被砸了,该翻的也都要翻了,“我是皇帝!我他妈的是个狗屁皇帝!一个人都没有!一个人都没有!”笨重的书架在科得拉的疯狂下也不堪征服,书本散落一地。正好一本落满灰尘的书砸在了他的头上,把他弄得灰头土脸。

  科得拉踩上去,可是却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份卷轴,而且上面的字毫无疑问是父皇的字,“我欲立……”

  上面写的是储君的名字,但不是科得拉的名字。

  “哈哈哈!”科得拉笑了起来,笑的是歇斯底里,“大哥!哈哈哈!”

  门外不合时宜的想起了敲门声,“陛下,教宗大人的信!”

  “哼!”科得拉把手中的卷轴烧掉,“进来!”

  推门的人很显然被吓到了,“陛下……”

  “给我就行了!”

  “是!”他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不敢踩到任何一样东西,地上的那些东西就算是变成了碎片也比他命贵重。

  教宗的信是什么内容他早已经猜到,打开看也和他预料的那。把卷轴扔进周围的杂物,“教国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是,陛下!”他赶紧跪了下来,“教宗大人的继承者正在开始选举!”

  “好!”科得拉大笑起来,“我是搞不过你,我就不信那群家伙也没有人治不了你!”

  事实上,他没能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