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洛湖记

第十一章

洛湖记 阿梧第七 2348 2018-03-14 12:35:45

  鲫湖看着白丽手里价值不菲的手提包,那个也是别人送的吧,手抚上自己的脸颊,不化妆就出门真的是裸奔吗。

  然后,习惯了白丽的夜出晚归,于燕的夜不归宿的鲫湖很淡定的洗洗睡了。

  第二日天还没有亮,鲫湖一个机灵翻起身来。匆匆洗了个脸,刷了牙,往镜子前一坐。

  左边是白丽的化妆品右边是燕子的化妆品,稍稍思索,鲫湖的爪子伸向右侧。

  可是把那些看起来可爱精致的瓶瓶罐罐揽在怀里之后,鲫湖傻眼了,这么多,要怎么用啊。好像燕子平日里是先涂一个白白的东西在脸上?然后花眼线?然后眉毛?

  哎,不管了,先用着吧,看着好像不难。不过,这白粉也太粉嫩了吧,嗯,还蛮好看的,多涂点。这个眼线笔怎么老是歪着,咦,画眼皮上去了,算了将就着吧。这个唇彩也好看,多抹点。

  就这样,鲫湖忙了接近一个小时,终于画好了一个自认为满意的妆容。她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化妆技术着实不赖,哎呀,自己简直就是天才啊,怎么能画的这么好看呢。

  于是,鲫湖收拾了书本,喜滋滋的出门了。一路上,见到鲫湖正面的人先是一副受到惊讶的样子一溜烟的跑过去,然后站在不远处对着鲫湖指指点点。鲫湖疑惑的看他们的时候,他们又一下子散开,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到了教室,鲫湖看见了于燕,径自朝她走过去,于燕也看见了她,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嘴巴张的老大。四下瞄一眼,还好没有其他人看见鲫湖,就像迅速的上前去把她拉过来。

  还没有等于燕行动,有人已经快她一步冲到了鲫湖身边,在所有人错愕的注视中,揽着鲫湖大摇大摆走出了教室。

  鲫湖本来走的好好的,怎知到了教室,先是于燕看见她像是见了鬼似的张着一张大嘴,然后就是凌曦这个家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把自己硬往教室外拽。鲫湖本来不想跟他出去,可是两条腿仿佛不长自己身上,心知这是凌曦使得劳什子术法。

  所以等凌曦拉着鲫湖到了学校的一处安静的草坪,感觉到身上的束缚已解除,鲫湖用力把凌曦推开:“你这个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你自己不上课也就罢了,我还要拿学分呢。”

  凌曦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巴巴的丫头,生气起来力气这样大,没防备,被推的后腿几步。他也不闹,反而是一脸玩味的看着鲫湖。

  一开始鲫湖还能恶狠狠的跟他对视,时间一久,就被凌曦脸上那玩味的笑笑的心虚。

  她不由得默默伸手摸自己的脸:“有什么不对吗?”

  凌曦闻言,眼里的笑意愈甚,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你是不是思春了?”

  鲫湖一愣,继而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石子就朝凌曦丢去:“思你个大头鬼!你才思春了呢。”

  凌曦脑袋一偏,躲过鲫湖扔过去的那颗石头子,徐徐开口:“你还学人家化妆,不是看见于燕有了男朋友,自己没有受到了刺激是什么?”

  额?原来是这个,这又能证明什么?她不过是因为白丽说的现在不化妆就出门等于裸奔才画的妆,眼前的这条蛇不搞清楚状况就乱说。

  正要说明自己化妆绝不是因为嫉妒,凌曦一脸鄙视的开口:“还画的这么难看,真丢人。”

  咦?难看,鲫湖不明所以,难看吗?明明自己觉得还不错啊。凌曦像是看出了鲫湖心里所想,斩钉截铁的告诉她:“没错,就是难看,很难看,非常难看。”

  这下,鲫湖想起了今天出门遇到的那些人的反应,心里有了一点点相信。只是,难看就难看,用得着重复那么多遍吗。

  鲫湖不以为然的说:“哦,练练就好了嘛,第一次化妆不好看也正常。”

  凌曦猛地向前一步,看着鲫湖的眼睛:“画什么妆,你本来的样子就好看,画的跟个二百五似的,丢人!”末了,又低声喃喃:“你要是想要玫瑰,给我说一声就是了,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就是了。”

  鲫湖看着凌曦,气得眉毛拧成一团:“你说什么?我画的像二百五?你管我画成什么。”

  凌曦不跟她抬杠,从怀里掏出块帕子仔细的擦鲫湖的脸。也不知道他那帕子是什么材料做的,擦在脸上的感觉冰冰凉凉的,还蛮舒服的。也就忘了刚才还在跟凌曦生气,觉得这个样子的凌曦特别温柔,要是他能一直对我这么温柔就好了。

  凌曦给鲫湖擦完脸,见鲫湖呆呆的,便用手指敲敲鲫湖的脸蛋,笑得无比自恋:“怎么,被我帅气温柔的一面迷住了?”

  鲫湖抬头灿烂的笑:“是啊,被你帅气的模样迷住了呢,凌曦你怎么可以这么自恋?”虽然眉眼温柔的样子很让人心动,可是如果自己真的爱上了一条蛇的话,会天理难容的吧。想到这里,鲫湖使劲的甩甩头,把刚才脑海里冒出的奇怪念头给压下去。

  回到宿舍之后,凌曦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看看外面暗下来的天色,鲫湖疑惑的催促:“你还不走吗?”

  凌曦直直的看着她:“带你去个地方。”

  鲫湖刚想拒绝,不去两个字还有来得及出口,就被凌曦揽着腰从窗台上跃了出去,鲫湖吓得尖叫。这个可是窗台啊,外面可是十七楼啊,这个疯子,怎么事先也不跟她说一声。

  等叫到一半的时候,鲫湖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捂住嘴,这可是在学校啊,要是让人看到了他俩在空中飞,恐怕会被警察叔叔当不明物体给射下来。

  凌曦在她耳边低声道:“没事,尽管叫吧,我设了结界,他们听不到也看不到的。”

  鲫湖憋了一口气在胸腔:好吧,妖怪的世界她不懂。不过,鲫湖紧紧抓着凌曦胸前的衣襟:“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说完,凌曦带着她缓缓下落,直到坐在一棵大树干上。鲫湖发现这棵树特别的茂盛,他俩竟是站在茂盛的枝叶上。风一吹,枝叶上下左右随意摇摆,鲫湖也跟着摇晃。吓得她连忙拽紧了凌曦的袖子:“凌曦,树在摇啊,要掉下去了!”

  越这样想,树就越是摇的厉害,鲫湖大叫:“快点抓住我啊,要掉下去了。”

  凌曦声音平静:“你别动。”

  “这样摇,我能不动吗?你快点把我弄下去啊。”

  凌曦看她一眼,反手一把抓住她:“叫你别动。”

  他的声音仍然是波澜不惊,透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鲫湖竟然慢慢的安静下来。心里静了,这树也就不摇了。

  凌曦这个时候回过头来:“你看,我说让你安静点吧。”

  夜色如霜,夜风微凉,四周没有了白日里的嘈杂,鲫湖的心前所未有的安静。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突然生出一种避世隐居的心理:如果就这样和身边的人宁宁静静的过一辈子似乎也不错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