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58章 侍剑蓝子矜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18 2019-05-31 09:49:47

  回到凌家堡,却因为没有令牌无法进入,只能再凌家堡外的村寨落脚。侍剑此时无比懊恼,以前怎么不知道要培养几个身边的人或者说讨好一下凌家堡里的人呢!搞得一出走就像是个失踪人口一样,进也进不去,传信都传得无疾而终!

  她不知道的是,白欣已经知道她回到凌家堡的消息。准确来说,是她截下了她送进凌家堡的信!

  日夜兼程的凌逸飞和蓝子矜,只在第三天下午进入凌家堡地界。比之前凌逸飞找蓝子矜的时间晚了两晚!他严禁晚上赶夜路!只要天一入黑就命令蓝子矜休息。无论她怎么磨,怎么撒娇怎么闹,他都只答应在白天赶路!为了防止蓝子矜偷偷溜走,每晚抱着蓝子矜睡得酣畅淋漓!

  似乎,她是他的安眠,在她身旁他连睡梦都没有那么重的戾气。那么抱着她也是一种幸福。

  两人着急忙慌回到凌家堡却发现侍剑不在!蓝子矜扭头就质问凌逸飞“你不是说侍剑回来了吗?人呢?”

  “是!”

  蓝子矜满脸带着不相信“我最恨人家骗我了!”

  “老凌!”凌逸飞手一扬,喊来了管家。

  “侍剑回来了吗?”老凌疑惑的摸着胡子,他确实是没有听说。但是他记得侍剑是夫人的贴身陪嫁,但是上次去蓝府的时候就带着去了呀。可是主子这么问话,那定是有原因的。“老奴没有接到通知,这就去核实”

  蓝子矜瞪着凌逸飞,身子往门外走去!凌逸飞伸手擒住她的左手,不容质疑的命令道“我说有,就一定有。”老凌也不是第一天做凌家堡的管家了,要查一点事情不需要太久。只是他明明叫人放行侍剑了,为什么竟然不在堡里?是谁队他阳奉阴违?老凌可是不敢也没有必要为难一个小小的陪嫁。

  挣脱不开,蓝子矜气鼓鼓的瞪着完全不看她的凌逸飞,又气又无处发泄偏偏还挣脱不了,简直欺负人。

  递给蓝子矜糕点,蓝子矜竟然气呼呼的拒绝了!给她端杯茶竟然也不喝!这脾气渐长啊!把本来就圆圆的脸蛋气成个鼓着肚子的小青蛙。无奈中又透着一股可爱的紧,让凌逸飞哑然失笑。

  “堡主,是老奴疏忽了,没有给城门的兄弟打招呼,侍剑没有令牌,他们没有放行!”老凌是跟着凌老堡主共事的人,自然有些事情瞒不到他这三代功臣。可是,他也不得不卖白欣面子。自然也是知道凌逸飞不会迁怒与他,所以就帮着没有说另一件被白欣截下的书信。

  “现在呢?”蓝子矜一听被挡在凌家堡外,气得跳脚。

  “城外寨子的兴隆客栈”老凌毕恭毕敬滴水不漏的回到。不管内心有没有拿蓝子矜与白欣做比较,他身为总管,首要其冲就是要懂得看现场气氛做事。

  这次凌逸飞没有阻止,任由蓝子矜蹦下他的双腿往门外跑去。只要回到了凌家堡,他可不怕她会再次走丢、便任由她在他圈着的地方里自由的扑腾吧。

  在客栈准备点晚餐的侍剑,竖着耳朵听周围的声音,却没有一句是她关心的。什么西街邹家儿子被人打残了,寨子外突然多了一些陌生人会不会是偷鸡摸狗的流串匪徒,最近江湖传说有一个外来的公子到处踢馆,打伤了不少门派....侍剑低着头百无聊赖的咬着筷子。她身上没有剩下什么银子啦!

  就算是很久没有见面,一看到那个背影,就能认出侍剑的蓝子矜红了眼眶。大喊一声“侍剑!”

  四目相对两人泪眼汪汪的相拥,又哭又笑的拥抱着对方拍着对方的后背,用力得说不出话。出门之后,也许是她们队这个世界水土不服,又或许是她们命里缺刀,就总是接二连三的受伤,分离,遇刺。都说是江湖险恶,可她们都没有见过江湖呢!

  “你还好吗?”蓝子矜看着侍剑的胸口。

  侍剑点点头。她记得当时侍剑是被人横刀砍到了胸口落水的。他们都以为河水喘急,又深受重伤的她会死掉,在找了几天没有结果后就不再寻找!

  “你和花可爱呢?”侍剑硬咽着问。

  “好着呢!这段时间花可爱每天都在睡觉!也不吃东西了!”蓝子矜笑着又擦了擦眼泪。

  “那它....”

  “呵!起初我也以为它生病了呢!毕竟以前它那么能吃!可是我后来发现它真的只是睡觉,就是不醒,但是是很正常的呼吸,而且......没见她瘦!”蓝子矜噗嗤一笑在腰间的小布袋掏出了睡着的花可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花可爱就一直睡觉,怎么叫都不醒。蓝子矜确定它没有生病受伤之后就买了一个帆布袋,还在里面放了软绵绵的棉花后装着它每天不离身。

  一直吃的花可爱需要消化,正常来说它是在睡梦中也知道蓝子矜发生的事情。

  拉着侍剑就是一顿说,两人盖着被子抻着腰,披头散发滔滔不绝的讲着近段时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蓝子矜倒只是吃了点苦头,这次可是侍剑遇上大事了!连消失闭门不出的季羽墨听到侍剑遇刺落水,也扭扭捏捏的“据说”开关去采风了!

  “什么?你还认了个娘?”那不得了啊,她们竟然有娘了!

  一直筹划离开蓝府,本来是想要去寻找蓝子矜的生母的,是她们没有头绪。见或不见其实都没有很严重的想法,可能只是一点不甘心,想要问一句为什么而已。

  “那是个误会,后来....”

  深夜...被窝里传出蓝子矜咯咯咯的笑声,关上门,盖上被子,她们又能相拥而眠又能彼此背靠背,侍剑笑着的脸泛着一点小变化。

  而追着侍剑脚步而来的陆理,望着已经漆黑一片的窗口,心里感叹:真不容易!跑得真快!明天见到一定给她一个惊喜!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欢迎!

  回到竹宛,了无人气的样子看来是蓝子矜没回来。明明成亲了有夫人了却还是要独守空房!可是,偏偏他又不能说什么!女人真是麻烦,干嘛有那么多闺蜜情,干嘛两个女人见面就见面了还要睡一起!不知道男人才是需要女人的吗!蓝子矜可是成了亲的!有丈夫的!

  秋风乍起,夜微凉,油灯微暗,凌逸飞呼出一口气,起身走向澡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