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57章 有没有溅到血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60 2019-04-15 13:58:31

  凌逸飞看见蓝子矜脸红的样子,轻笑着啄了一下她的唇。

  这真的不是梦!凌逸飞是很亲昵的笑着亲她的!昨晚....这就过去了?

  一直到吃饭,蓝子矜就没有离开过凌逸飞的手!起床衣服是凌逸飞帮忙套的,头发还是简单的一个马尾暨。然后凌逸飞就单手挎着她抱到饭桌!蓝子矜挣扎都不起作用,他身材高大臂力惊人,单手挎着她就跟拎小鸡仔似的。

  本来还奋力挣扎的蓝子矜一看到桌子上的蜜汁烤鸡瞬间就没了抵抗之心!她最爱!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壶酒的快感啦!每当这个时候蓝子矜就很想念有个有钱丈夫的好处,她虽然在凌家堡不好过,但是吃喝可是比蓝府的隔离荒废院子好太多了!!

  蓝子矜流着口水看着桌子上的鸡,但却不敢在凌逸飞的眼神注射没有同意之下贸然下手!只能可怜巴巴的把下巴搭在桌子上看着凌逸飞伸手抓着鸡.....

  ‘“哎~”’眼看着凌逸飞要对烤鸡下手了!蓝子矜不出声可能就轮不到了!

  “噗!小样,喏,鸡腿~”凌逸飞心情好好的撕了只鸡腿晃到蓝子矜嘴里,却避开她伸出来的手,示意她就这样咬。这丫头确实是个吃货,只要有鸡吃,就会妥协。这点他已经摸清楚了!跟她谈情说爱啊什么风花雪月她那根叫“情”的筋还没有长好根本不懂。

  “嗯~可是这样我不好吃~”一口还要扯下来,多浪费时间啊!

  凌逸飞笑了笑,给她扯了一块酥皮鸡胸肉等着她咽完喂她。一边暧昧又很隐晦的看着她道“你很好吃!”

  而蓝子矜的内心OS:神经病啊!这凌家堡大当家吃错药了?

  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凌逸飞变得那么“平易近人”又“能言会道”了?一个人难道还会因为不见两个月就性情大变改头换面的吗?是她见识少?

  一整天都不撒手的凌逸飞,终于喂饱蓝子矜后撒手了!但是却规定蓝子矜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要寸步不离的守这他办公!蓝子矜无聊的瘪嘴,她还没有找到侍剑啊!她不像浪费时间呆在旁边看着别人忙里忙外而她无所事事!她现在可是有见过世面了!

  一做事情就专心得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凌逸飞,知响午过后饿了才想起来没有看到之前在身边打着哈哈的蓝子矜。不会....又偷偷....

  “凌俊!“

  “是!我让凌浪跟着夫人呢!”凌逸飞松了口气。示意他报告位置,他要出去找蓝子矜。

  ......

  找了一早上没有头绪的蓝子矜找了家酒馆坐着发呆。到底要怎么找,从哪里朝气,要理顺了之后才好对面前的难题做一个计划。但是,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她已经是顺着河流往下寻找了。

  “哟!大哥,没想到还能碰到这么标致的姑娘啊!”

  “还真是!那小模样挺带劲!”

  “大哥,这看着不想本地人啊!”蓝子矜沉思的样子安静得看不到前面桌子三个地痞流氓的窃窃私语。

  看着声音那么大蓝子矜还没有反应,三人看了看周围胆子不由得大了起来。低笑着开始猥琐走近蓝子矜桌子围了起来不请自来坐在凳子上。

  等蓝子矜反应过来就看到三个流氓坐在自己的桌子上淫笑着调戏她.....“姑娘,没见过你呀,这是吃饭呢?”上酒馆不是吃饭喝酒难道是大白天来找打?

  “哎呀姑娘啊,你看一个人吃多孤单啊,来来,咱哥三陪你!”陪你个死变态!长得比凌逸飞丑那么多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大哥,姑娘害羞啦!哎哟这销魂的小脸~”说着,流氓就想伸手去摸蓝子矜的脸。

  好家伙,她还一肚子火没有处发呢!但是今天没有带家伙啊!失策失策!蓝子矜往后一挪,冷冷的看着眼前不知死活的混混。她出来的时候可是打过报告的!凌俊还派了个高手跟着她呢!敢调戏她?

  果不其然,手还没有伸到蓝子矜面前呢,就被飞过来的短刀插中手柄!快得那个瘪三都忘记了痛,眼睛直直的看着哗啦啦流血的手掌!半响才跳着脚反应过来嗷嗷叫着捂住自己的手!“啊啊啊啊啊......”其他两人转头看向四周,愤怒的喊道“是谁!是哪个瓜儿子使阴招?”“谁!快出来!”

  蓝子矜暗笑了一下,高手就是不一样!

  来人却不是凌浪,而是一脸冷淡的凌逸飞!“血没有溅到你吧?”他可是从来不动手的人!凌俊直直走到哪个痞子身边一声不吭,抬手就给拔出刀子,他都不敢队蓝子矜有半分不敬,这些人竟然敢对夫人无礼,还是好死不死让凌逸飞大老远就看见了!

  蓝子矜笑了笑“没有”

  “我就怕你靠的太近,会溅到血才废了他手的!”要不是怕抹脖子动脉的血喷出来会溅到她,怎么留他在哪里墨迹。他都没有伸手摸过她的脸蛋呢!不知好歹的无知之人。

  “吃不下就不吃了,我带你回家。”凌逸飞可没成想到这个小丫头随便穿个女装出来,只是扎个马尾就能招蜂引蝶!他的人,谁敢动?不行,她越来越长得招摇了,怎么有人看着不明显,却偏偏又感觉变漂亮了呢?

  蓝子矜憋着嘴“我不想回凌家堡.”

  她不想回去就在竹园呆着,每天跟白欣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不顺眼。何况,她还得去找侍剑呢!

  “真的?”

  害怕又认真的点了点头。

  凌逸飞故作可惜的叹了个气“那好吧,那只能让侍剑自己在凌家堡干等着了!”

  “呃?什么?”蓝子矜迷糊的望着凌逸飞,求科普的小眼神简直灵气满满!惹得凌逸飞忍不住刮她的鼻子,点头示意他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

  “侍剑没死?在凌家堡?真的吗?”

  “是,刚刚回到凌家堡地界。所以,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凌逸飞还没有说完,眼前的小人儿便已经飞奔出了酒馆,笑着摇了摇头,跑着回去要跑几天。难怪她走了那么多天还是没有走得多远呢!怎么就不知道跟他撒个娇,他有日行千里的马啊!!

  蓝子矜兴奋雀跃得根本顾不得是在大街上,本根不记得自己是不是跑对了凌家堡的方向。

  “啊!”跑着跑着只顾着自己开心了,突然被凌逸飞提上马背不禁吓了一跳!腰间多了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掌,而后耳边传来凌逸飞的轻笑“傻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