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55章 凌逸飞的怀抱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71 2019-03-11 13:17:00

  “对不住对不住公子,大家都是兄弟,不用闹得太。。。”

  “谁跟你兄弟”白如画怼到,蓝子衿笑意都没了,这人这么绝,偏偏脸上还是一副稚嫩天真的表情又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搞得真的是她不对一样。

  明明就是女儿身,竟然敢跟他称兄道弟!

  “我错了!我错了公子!我真的是错了!”蓝子矜真的是要被自己的大舌头噎死。

  “你哪儿错了?”

  呃,这个....不就是个客套话吗?怎么搞得好像是她老师?

  “恩,不应该打扰到你.....们?”蓝子矜看了看如烟又看了看白衣男子,尴尬的回答。

  白如画脸黑的瞪着她,这个人思想真的很肮脏了,是不是就能扯到男女之事,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看来你错在哪里都不知道啊!?”

  “.....”

  这个时候是不是要说“不轮错没有错都是我的错?”蓝子矜苦恼的看着如烟身后的窗户.好像有点小啊,但是这边功力太猛。打不过啊!那个漂亮的女子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应该比较好拿下吧?

  说时迟那时快,蓝子矜直接出手,虚晃一招没想到如烟竟然躲开了她的攻击!哎哟,原来她会武功!也好,她本来就没有想到要伤她!她下意识的闪躲正好给蓝子矜让开了窗前的位置,蓝子矜一喜,刚想跳跃。却不想被人从后面拉住了左脚环!蓝子矜下意识回头看见白如画正把她房间里拉!

  蓝子矜用双手抓住窗户的边框,提起右脚想也不想的往白如画脸上招呼!白如画似乎早就料到她的这一招,打开白扇子一档脚底,嫌弃的脸色溢满周围。侧身把蓝子矜的脚环用力往后一丢,生生把她本来扒拉着窗户都手劲都扯了回去!力气明显在她之上,但是看起来却不费力气似的,就像在鸡身上拔了跟毛。蓝子矜整个人被惯力摔到房间的地上,撞上白色的垂帘珠子,淅淅沥沥作响。

  “啊西八!”疼死她了!

  没想到他武功那么高啊!她的反应够快速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能猜到她的所有计划!还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也对,她现在是个大男人啊!怎么可能引起他的伶香。

  白如画高居临下的用手绢搽了搽刚刚抓住蓝子矜左脚的左手,又檫了搽被蓝子矜右脚踹了一脚的白扇子。发现扇子上的脚印时,眉头嫌弃的要吃人!那可是他最喜欢的扇子!瞬间让他没有耐心。

  “我.....错了!”感受到深深的眼神威胁,蓝子矜不得不服软。大地呀,打不过他啊!要是眼神能杀人,她估计已经被他瞪得千疮百孔了!自从她被扔回来侯他就脸色慢慢就开始变黑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那个白扇子的脚丫子大印时候,那么纯真无邪的脸都冷得能结冰!

  “能承认错误就好,为夫很是安慰。”沉稳又充满磁性的调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人未到,声先远,蓝子矜听着有点熟息。一时却想不起来。

  夫.....为夫?!!蓝子矜眼睛慢慢放大.不会吧.....

  门被打开,来人雍容淡定的缓步而入,一进门在门口定住环顾了一圈,看到地上的男装打扮的蓝子矜后便没有再移动过眼神。这个小丫头片子,一月不见,脸上的稚嫩变了不少,索性看起来并没有吃什么大苦,看她都没有瘦,反而看起来比之前女装健壮了不少呢。

  抬头四目相对,凌逸飞包容的一笑,如释重负。

  她很好。竟然知道要女扮男装,生生让他好找!如果不是突然想到要用画像找人,他真的错怪凌家堡的手下了,原来是她鬼灵精怪让他们走了弯路!本来以为查找客栈她一定会投宿,没有想到她根本就避开了所有的城镇!非但女扮男装,还只是露宿外郊!这个小妮子倒是很特立独行啊!

  蓝子矜被摔得生疼,加之这一个月的奔波,侍剑一点消息都没有的心伤,没有倾诉的人没有寄托的人,突然见到熟息的丈夫,哪怕就是没有什么交集的熟人,都无比感觉安心又委屈,眼里竟泛起酸味,想哭,想抱着他缩在他怀里求抱抱。

  “你又是谁?”如烟被来人的气质惊讶得开口的语气都变了。一个白如画和陌生男人就算了,一个女人能引起2个男人争风吃醋是不错。但是3个男人一起在她的房里,可就是有点说不过去了....她可一直都是白如画的人!不能让白如画误会她的为人!她可是要翻身做主人的。

  凌逸飞走到蓝子矜身旁,单膝跪在地上,笑着把蓝子矜抱在了怀里“哟,夫人离开凌家堡过得不错,竟然海增重了!”他特意咬重了凌家堡三个字。头也不回的抱着蓝子矜走了。

  蓝子矜窝在凌逸飞的怀里不敢出声,相对于在凌逸飞怀里还是在白如画的手里,她更倾向于前者!那怎么说都是她明媒正娶,阿呸,是她八抬大轿嫁过去的丈夫!虽然不一定人家很在意多不多一个老婆。但起码凌逸飞没有故意虐待她,也没有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更不会跟白如画一样动手就摔她在地一点都不留情!

  逃不出白如画的手掌,打不过又举目无亲的,凌逸飞刚刚一出现简直让她感恩戴德!看他的形象都要高大起来了!尤其是刚刚他低头看她,她分明看到他的头上弥漫着白光!看见她在地上那调侃的一笑,简直是帅得无语言表!她之前只是觉得他好看,没有感觉那么帅啊!那有力温暖的一抱,让她要感动得痛哭流涕,对于凌逸飞她最多哄哄他被他批评一下顺便折磨一番....

  凌俊向着房间内的白衣男子白如画微微颔首,他总觉得这个人气质不俗,而且又总感觉他整个人的周围有点阴森....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如他的长相那么无害。不由得让他记住了脸。

  一般人看到自己有冲突的对手被人突然间带走,怎么都会先声夺人问一下。没有谁像白如画一般安静。连同刚刚对蓝子矜的嫌弃脸都变得平静了,凌逸飞后来的插曲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仿佛他刚刚的好奇,嫌弃,出手,打架都没有发生一样,脸上没有一丝异样。

  凌家堡,白如画看了看如烟,扯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他也算是有事情玩了呢,无聊了那么久,他已经憋得很悶了!很好,他打了个响指,示意如烟继续弹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