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54章 我让你走了吗?「天香楼」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282 2019-03-04 12:48:08

  “呵呵,无妨”白如画淡淡的看了一眼蓝子矜,向着女子走去。

  “是如烟不好,竟让公子久等了,该罚”女子轻轻一笑,娇媚的拿起酒杯,一饮而进。

  白如画只是安静的看着,并没有去客气。本来就是她不对,竟然让他干等着,该罚!不过他也没有闲着,也发现了一个蜷缩着的小东西。但是,还没有看穿呢,就被她回来打扰了、一想到这,他竟开始对这个之前相处了1整年的妖媚女子没有了好感。

  “公子,来~”如烟伸手想挽上白如画的手,想着顺势靠上去。

  却偏偏被白如画不经意的让开!这种情况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可是他开了她的苞,因为他才能让她安稳的享受这里上等的一切,虽然名声不好听.但是她只服侍他一人,并不用接待其他客人。这可是在这个行业最高的待遇了!她一直相信,他会把她带离这个地方!

  现在,怎么跟之前感觉不一样了?

  “公子....”

  白如画貌似不经意的又拉开了与如烟的距离,径自搬来一张凳子坐在窗边,画面异常。屏风后面的蓝子矜努力缩小自己,但是白如画却能用余光瞄着她,看得她心里发颤。

  “我今天想听一曲轻快的曲子”如烟看着明显与她保持距离的白如画,听闻他想听琴,不敢怠慢。

  “是,如烟这就为公子抚琴助兴”想要脱离这里,恢复身份,她一定得牢牢将他抓住!不能让他心生厌恶!

  琴音响起,舒缓清畅让蓝子矜一时入了迷....声音真是好听,搞得她也好想喝个小酒啊!

  眯起眼睛享受的小样子竟被白如画不小心扫到,直直让他心情好了,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这小东西沾他的光还这么心安理得啊!大摇大摆的竟然还很享受啊!

  他本来今天心情沉闷心想钊点什么事情来做做,但又实在是不知道要做点什么,想着来这喝个花酒就会开心点把。结果事先通知的如烟竟然还敢让他等着??是最近给了她什么错觉让她觉得够时间恃宠而骄了吗?

  当年他无意看上如烟,只是因为当年的她惊慌失措的样子楚楚可怜,他就包下了她的初夜。而后才一直圈养着,是不是过来看看她,就当给自己解解闷。但是她也算识相,她从一个小姑娘出落成琴棋书画闻名于城的有名花魁。而她的喜好全是为他而学,他的喜好,在她这里绝不会出现他不喜欢的东西。

  ......

  “堡主,找到夫人了!”

  凌逸飞唰的站了起来!蓝子矜!?“在哪里?”

  “南向一个叫社坡县的地方”

  “走!”终于找到她的行踪了!他要去问问,她为什么要离开他!竟然连一封书信都不留下,对他竟有那么大的怨恨?侍剑的事情他也不想。知道侍剑和她姐妹情深,但是他也一直没有放弃去寻她啊!他本身的事物缠身就多,他不可能抛下所有的事物去大张旗鼓的找一个丫鬟。

  他已经很久没有那么轻松了!不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这些日子为什么不回凌家堡,有没有....想他。

  “逸飞,你去哪?”

  白欣看着理都不理她的凌逸飞问。可他却已经越过她身边,扭头边走边跟凌俊交流。根本就看不见她!

  曾经何时,无论她站在哪,他都会一眼就发现她。

  现在,哪怕她就站在眼前,跟他说话,他也没有正眼看她!

  为什么!

  难道,蓝子衿不过两个月,就抢了她们从小到大的情份?

  不!不会的。两个月,哪会有什么情?

  看着凌逸飞的背影,白欣垂下来的手无措的绞着裙摆,不知不觉手掌已经越捏越紧,指甲砍进掌心形成印却不觉得疼。

  脸上落漠交错,一双眼若有所思的看着凌逸飞早已消失的方向。

  一接到消息便来不及交待凌逸飞轻装上马日夜兼程开启了追妻之旅。

  ........

  “好听吗?”白如画笑着问蓝子矜。

  如烟却听懵了,这是她弹得琴啊!怎么问她好不好听?

  “嗯?”看见白如画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她,蓝子矜皱了皱眉,她又看错人了嘛,又被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给骗了!他一开始帮她隐瞒,还以为他是个好人呢!这就把她给供出来了!

  “好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蓝子矜的声音倒是吓了如烟一跳!房间多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蓝子矜圈着自己的腿太久,都麻了,她都露馅了干脆就把腿给抻直了去,又活动了下自己的脖子和老腰。无视白如画惊讶的探究眼光,还有走来看她的如烟姑娘。

  “你是什么人!这里岂是你能随便进来的?!来人。。。”

  “嘘!”白如画作了一个禁止的手势,他不喜欢吵闹。也不想别人突然闯进他的生活。更不想一个女人在他的面前咶噪。

  “公子~”如烟被白如画一个凌利的眼神吓了一跳,讪讪的住了嘴。

  一回眸看向蓝子衿他又换了一副无辜脸,仿佛刚刚那个冷藏杀气的眼神从不出现。

  蓝子衿看着如烟发了愣,这女子可真是美丽端装,她一袭紫色纱裙衬得腰围纤细,眉尾一颗美人痣让她看起来美丽动人!难怪是待遇不同于人。

  “她现在在哪?”

  “呃堡主,跟丢了!”

  凌逸飞一个眼神扫过去,准备爆怒。这个时候告诉他丢了??难道要他在这么大一个县自已找?堡里的办事效率什么时候这么渣了?!

  “不,不过,虽然我们跟丢了,但是她一定,夫人一定在那,我们围着那,没见她,夫人离开过。”

  “什么地方?”

  “天香楼”待卫摸了摸鼻子,尷尬!谁知道这夫人女扮男装就算了,害得他们一通好找!跟着她才发现还去喝花酒。。。

  凌逸飞哭笑不得,火气瞬间就消了。

  “带路”

  这丫头片子,总爱去喝花酒,说出去都没人信他堂堂凌家堡的主母竟会女扮男装逛青楼。。。

  “我,我真是对不住,我这就走。。”蓝子衿一骨碌爬起来,讪笑着想走。

  白如画好笑的看着她,等她经过面前时直接凌利出手发问“想走?”

  就知道没那么容易,蓝子衿反应迅速弯腰躲过白如画的扇子,跳到一边,形成一个三角,如烟是立在窗边,如果想走门口又得经过白如画。

  “这这这,我是好人!我我我没其他意思”这男人虽然人畜无害的稚嫩样,看他刚刚出手速度,武功可在她之上上上啊。

  “那你走什么?”

  蓝子衿讪笑着道,“这不是进错房了嘛,我不能耽誤公子的好事啊!”

  “我让你走了吗?”

  白如画画风还是那么平淡,甚至语气里多了丝撒娇?是她听错了吗?还是看错了,这个无辜脸乍跟刚刚那出手不留情的样子混一起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