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53章 又进青楼逃避追踪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96 2019-02-20 10:06:45

  蓝子衿回头一看,大街上又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趁着买东西的余光瞄去,发现竟有人跟着她!

  可她现在是一副农家猎户打扮,身上也没有什么可见的有钱挂件,怎么让人给盯上了?

  趁着人多,蓝子衿左拐右拐就是甩不掉后面的两人,更加确信二人是冲着她来的!怎么办?咦~

  “公子,好久不见你来看我了啊,快进来坐坐~”

  好地方!

  蓝子衿抿嘴一笑,顺势就进去了,还选了一间对着大门的二楼房间,一进去便站门口偷瞄大门口,果然看到二人只一人进了来。看来另一人不是回去报信便是守在后门了!

  不知对方底细,又不知道对方想干嘛,不好打草惊蛇,只能想办法偷偷逃。

  “哎呀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嫌弃小翠嘛?”

  蓝子衿这才回过神近距离看见拉她一把的女子。

  哦草,这是花酒楼里最丑的姑娘了吧?

  没见过几个美女也被吓一跳的蓝子衿眨了眨眼“小翠是吧?去去叫点菜,上点酒啊。。。”总之,先把她打发出去好了!

  “小翠这就去!”女子扭着胖成水桶的腰回头不顾蓝子衿的感受恶心的送了一波媚眼才出去。

  毕竟这么俊的客人可是头一回让她牵啊!先上了酒再说!看起来面生,说不定还能帮她赎身哪!!

  蓝子衿扯了扯嘴角,果然,看到那个跟踪的人一间间房子去偷看,时不时的推门!

  这么下去可很快就来到这了!

  “老妈子!!!”

  正在探子想过来的时候,另一边左边客房有客人骂骂咧咧的引起了骚动,全场人的目光。人群慢慢聚拢。

  蓝子衿也随好奇的人流不动声色的往那边聚,探子两边看,没留意蓝子衿缩在人群里避得越来越远,还不动声色的往已经检过的右边房子里去。

  这走廊看戏的人越来越多,探子也不急,跟着看戏,停在了原来蓝子衿在的房门口前。

  “你这什么姑娘?怎么脾气这么大!?你看把我脸都挠成什么样子了!?”

  “哎呦,客'官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都卖了这么久了还给自已立牌坊哪!?妓。女还不让人碰啦!”

  “哎呀,官人这肯定是误会吧”

  “你来说!老子来这是花了钱的!不行你别给我弄这么个玩意啊!丑逼还多作怪!”男子用手一扯,女子衣不敞体蓬头垢面又鼻青脸肿的便跌倒在地!

  显然这个女人也被男子折磨得够呛了,男人还恶人先告状!可恶!

  “官人啊,虽然我这姑娘多,你是大爷,可也不能打我姑娘啊,这我生意可怎么做?”老鴇一看自已生财工具受到损害,失了刚才的谄媚,多了几分冷漠。

  “你瞎啊!明明是她挠我!”男人理直气壮的咆哮。

  “我说这位客官,你是来砸场子的呦!?”老鸨眼一瞪双手一拍,几个小廝便将男子团团围住。

  “对姑娘不满意你可以提出来,老婆子可以给你换十个八个的,你现在把她打成这样,我生意还怎么做?”

  “打就打了,她该打,只不过是个下贱的婊,子!”

  “话可不是这么说,她再下贱也是我生财工具,你挡人财路,怕是不对吧?”老鸨冷冷的睨着男子,伸手摆了个钱的手势。

  “哼,我当什么!银子!老子多的是,赔给你就是!”说着男子掏出一锭白银扔在老鸨身上。

  老鸨瞬间变了脸色,拿起银子咬了一口,眉开眼笑的“哎呀大爷,这个下贱胚子伤了就伤了!我给您换成一对双生花可好?

  ”

  “哼!”男子冷哼一声,自知自已理亏,也找不到好出口,毕竟也打了人一顿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也演了不短的男主角了。

  好在老鸨也会看脸色,能言善辩的哄了一通就把人给哄回房了。出来嚷嚷着大家吃好玩儿好,别看热闹了!又让人把受伤的姑娘拖了下去。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招呼人。

  多得这个小插曲,蓝子衿闪身进了一个门虛掩著的房里。

  房间的布置跟别人不一样,点了淡淡的檀香,装饰少了很多花花绿绿,红珠玛甾,更多的是白色的纱纺和淡淡的黄帏。看起来很舒服,门一关,隔了门外的熙熙攘攘又显得有点古朴。

  在这花酒楼里竟会有这么一个房间,真是稀奇。

  “少爷,您先喝杯酒,吃点菜,我去差人请如烟回来”门外传来老鸨那热情得有点奉呈的声。

  看来带来的嫖客不一般呢!

  连应也不应,就直接进房,看来是无礼又傲慢的熟客了!

  藏在屏葑角落里的蓝子衿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不知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走了,先睡个觉好了。

  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痒,然后耳朵又有点痒....蓝子矜慢慢挠着挠着睁开了眼.....“呃!”面前放大的脸吓得蓝子矜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他拿着发髻上的纱丝撩着她的眼睫毛!

  面前的人退开距离,好奇的看着蓝子矜。

  这时候才能看到他的全脸,干净得就像是不然世俗不知道人间疾苦。一个会逛青楼喝花酒的男人怎么能这么....一尘不染呢》?

  白得看不见毛孔的脸,让人看见就生不起任何欲念,一袭白衣,黑发竖起来用了白色的纱丝点缀。看起来不华丽却给人不可侵犯的视觉。

  狭长的眼睛程亮得没有一丝杂质,正在好奇的打量着一脸懵逼的蓝子矜。却没有出声询问。

  “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就躲在这个角落的!发现多久了!

  “呵呵!”

  男子一笑就更是倾城,简直是比女人还要好看,而且还是漂亮得没有攻击性的那种!让人没有办法的卸下防御!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牙齿又白又整齐。

  “我....我只是进来躲一下,呃...打扰到你不好意思....”

  蓝子矜不是怂,是真的觉得他根本没有杀伤力啊!他那人畜无害的脸不可能是坏人!

  “嘘!”男子用手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示意蓝子矜不要出声。然后偏过头看了一眼门口,适逢门外有人推门进来。蓝子矜咽了咽口水,安静又小心翼翼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但是躲在屏风后根本就没有看到进来的人是谁!

  “如烟有罪,竟让公子等待,给公子赔罪了!”

  原来是女的相好!难怪呢,房间多了一股清新的玫瑰花香。看来,女子样貌不差,不然这个好看的公子不可能等她啊,而且这个房间的布置和别处不一样,看来是拥有着的地位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