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47章 受伤痊愈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300 2018-12-13 19:43:50

  “你到底怎么伤的?”在尷尬的气氛下大眼瞪小眼的最好转嫁方法就是强行转移话题!一个女子,怎么会身受刀伤坠落河中失血过多而晕迷。这实在让人好奇!

  “你叫什么啊?”这女子好生高傲竟敢不理他!真不识好歹!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还闭上了眼睛!岂有此理。如果不是好奇,他可不会浪费时间在这。呃,不知怎地,就算她不理人他也没有真的生气,莫名其妙不想走,即使在她边上干瞪着眼。

  “那你~可是这京都之人?”

  看她的样子当初的装束没有一点女儿家的扭扭捏捏,可能是江湖女英?

  “你是江湖中人?”

  侍剑不是不想答,实在是饿得开不了口。大哥,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怎么去那么久,难道还要下河去现抓现烧啊?!有个剩下的馒头都可以了啊!快饿死的人讲究什么。

  “来来来,今早剩下的烧鸡先顶着先可以吗?”刘效笑哈哈的端着只鸡进来放陆理手上。

  一听见吃鸡,侍剑双眼发光,本来病猫的虚弱人儿瞬间扑了上去抓了鸡就不顾自己还挂在陆理的怀里便啃了起来!陆理一脸懵逼的低头看着扑进怀里狂啃烧鸡的“野人”样女子。这样可算是达到了非礼的地步了啊!都已经肌肤相亲了这还直接当着刘效的面坦诚吃鸡?

  震惊的人不止陆理,一边的刘效被眼前这一幕惊得是嘴巴都合不拢了!

  换谁不惊讶啊,龙阳之僻吗两个大男人黏在一起啊!他都不知道他的将军竟然有这个爱好?!平常他们一起洗澡都不肯坦诚的人竟然给别的男人在怀里吃鸡?!那可是天大的奇闻!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陆理看着狼吞虎咽的侍剑道。

  刘效听着陆理这翻言语又是一惊.这是什么表情?什么语气?将军这是要上天啊?难道.....

  “你看什么看?去给她弄点水”被刘效这个大高个杵着,晃眼得很!陆理直接给清出去。但是完全么有感到自己的行为举止有何不妥。

  侍剑打了个饱嗝,进食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却依然没有停止,但是手上并没有多少肉了!体力是开始有了,侍剑开始把屁股往后坐离开了因为无力靠在陆理的肩膀。自然而然的支立起左脚的膝盖,把手搭着在上面慢慢撕着烧鸡。这个人人品不错,除了有点啰嗦。

  “伤我的是一群黑衣人”

  “哈?”突然间侍剑的回答令陆理遂不及防,一下竟然接不下下一句。

  “我叫侍剑”侍剑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像女子的名字啊。当时府里买来的小丫头都是无名,只是后来为了特别区分,蓝子矜给起的。倒是跟她的为人少少相像,多少有点人如其名了。

  “不是京都人”侍剑看了看陆理,这人问的问题太两极化了,但是要回答竟然也不难。

  “也不是江湖中人”她连江湖的边边都还没有挨上呢!小命都差点都了2次了!一次在客栈遇上西域的奇葩被围殴,这一次又黑衣人胸袭落河差点失血过多死翘翘、

  陆理明了的点头,然后说“那你家乡是何处?可有亲人?”

  什么家乡,她自小没有双亲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只是为了饱腹卖身进大户做丫鬟。亲人,只剩下孑然一身的她只有蓝子矜算得上是自己的亲人了。但是,她已经自身难保了,本来就不能成为她的软肋,陌生人面前还是不提她比较好。免得麻烦会找上她。还是自己安全之后去寻她的好。

  “孑然一身”侍剑笑着回答,但是感受不到笑脸的含义。

  那个落寞的笑颜看得陆理内心一紧,那语气饱含透骨的孤寂。一个人自生自灭到这个年纪,想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是不要触及她的伤心之事了吧。

  “我....我叫陆理”

  “吃饱了,我再睡会儿”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好好的一个大将军,今天在她面前愣是时常结巴!尤其是看见她时不时不经意的姿态。说着要睡觉,她便左侧一甩长发,发尖拂过陆理的脸庞,没见过这个阵仗的直男怎能不结巴!这边正瞪着眼睛看着呢,她自个就直接躺下闭眼了,许是真的累得够困,没多久便呼吸均匀的进入梦中、陆理摇了摇头,也是服气了。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他的大名,知道他的大名肯定是要高兴疯了!他可是一连几年稳居京都女子一致高票通过的梦寐以求的最佳夫婿呢!

  翌日

  一群马蹄声呼哨围绕,将士的呼喝声中气十足。因为伤口已经结痂,昏睡了3天昨天吃饱喝足的侍剑气色大好。

  “嘶!”

  多日不见阳光,一出帐篷直射的阳光让侍剑眯起眼仰头用手指缝瞄着日头。远处微微泛着七彩,河边青青草弥漫着清新空气,活着的感觉,真好。

  突然,一个人影挡住了阳光,高高在上的看着她。侍剑被阳光眯了眼,太阳在来人的头上,人高马大一下竟看不出来人是陆理。直到陆理伸出手递向她。

  “你睡了那么久,出来走走吧”

  侍剑仰头对视于他,扯出一抹生硬的笑问“帮你牵马啊?”她还受着伤没好呢!神气什么,来这炫耀他有马啊?竟让她给他牵马去兜風!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是她睡得久。

  “算你醒目”陆理呃言,本来想让她上马带她去跑一圈的,没想到她一句牵马让他一下不知道接什么,她可是男装,一起骑马好像也真是不妥。

  侍剑翻了个白眼,随手拉马就走。哎,谁让他救了她的命呢。

  “哎哎哎!你会不会牵马?”牵马牵得摇头晃脑的让他东倒西歪。“停!”

  “我示范给你看!”陆理翻身下马,动手牵绳,伴在侍剑的侧边耐心的走着。又不好意思直接叫她上马。万一她不会骑马又受伤在身怕不上去,那撅着屁股的爬马动作可怎么帮?他难道跟人解释说他抱着一个大男人的腰帮助他上马?可是要他一个人在马上低头斜视她,又好像有点高高在上了。那还是干脆陪着她一起漫步好了!

  侍剑落得清闲,轻轻的做着扩胸运动,不料刚刚结痂的伤口竟然扯得有点疼,不由得轻哼“嘶~”了一声。不由得捂着胸口驻足不前。陆理回头发现身旁没了人影,不想看见她手捂在了胸口。不由自主浮现当晚给她宽衣解带的场景,当时虽然知道非礼勿视但是还是忍不住自己的视线。

  吞了吞口水,陆理的脸爬上一抹红潮,自己尴尬的转回身咳嗽了一下稳定自己的心神。

  “你.你怎么了”

  “唉~胸口有点痒!”侍剑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又若无其事的迈步向前。

  伤口痒痛,证明她离痊愈不久了!痊愈了她就能回去找蓝子矜了。好期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