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46章 陆理出手相救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382 2018-11-28 13:42:20

  “将军,你看,那边好像有人!”岸上侍卫指着漂在河里的人喊着。

  岸上的穿着军裝盔甲長靴的精壮男子顺方向一看,“去看看”

  “将军,还有气”士兵去把人拖上岸,披头散发看不出样子,一身玄色素衣麻布,身上胸口有刀伤,看起来不像江湖中人。

  “去拿金创药,我先抱他进帐,你去给他打两桶热水”陆理摸了摸脉象分析后条理清楚立马果断的分附两个近卫士兵去执行,然后抱着她进了自已的帐篷。

  胸口溢出血来,不知道在河水里泡了多久,已经呈失血过多状,必须要先止血了。陆理动手解开束衣。

  呃,为什么一个大男人大热天的他里三层外三层穿了那么多衣服!!!

  脱得一地衣服,最后发现湿湿的衣服贴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上,胸口的血已经染红了她的胸衣,伤口边缘已经发白发炎贴在衣上凝固,陆理吓得立马转身闭眼!

  这时,拿金创药回来的刘效喊着“将军,金创药来了!”可还没等他撩起门帘进去,便被一股掌风推了出去。

  “不准进来”陆理随后出现在帐外,夺过刘效手中的金创药后分咐完转身回帐。

  哎,没想到她竟是女子!男女授受不亲,既然他是救她才不得已行非礼之事,但也不能随便让其他男子围观不是。他的军中精锐在此封闭突训,本来就全是男儿。连军医也没带,稍微会的就是他身经百战的受伤经验了。

  陆理闭着眼对着她深呼吸一下,然后上前小心翼翼的半睁着眼硬着头皮帮她褪去湿衣。每褪去伤口那凝固的衣服女子便疼得呢喃一下,肉跳一次。但确没有哭腔。

  不错。不是寻常骄弱的女子!

  敷金创药会疼得叫的士兵,竟然她都不叫!可能是失血过多导致她已经深度晕迷了疼痛感没那么强吧。也不知她能不能熬得下来。

  “将军,热水来了,能进去吗?”看到帐外的刘效,周明明识趣的先问清楚。

  陆理快步走了出来,提起热水就往里走“去把这次特训的人清点一下,看有没有人漏了。”

  陆理无从下手的看着只盖着一床被子的女人。她坐不住吧,又不能碰到伤口,只能坐在热水中让她的体温上升一点。

  旱见的看他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衣服,卷被子连人抱坐在水中。

  铮铮铁骨第一次啊,脱人衣服,给女子疗伤,还赤裸裸的抱着泡热水!这个脸都看不清的女子可真是天大的福份。

  陆理,身材高大帅气,性格明朗直爽,武功高强是个专一认真的官二代。明明是个可以靠家族殷实过得养优处尊,但他却偏偏一根筋的要靠自已的能力。小小年纪便自愿从军磨炼自己。也因该为这样他在一众大家官二代富二代中鹤立鸡群,格格不入。

  近年国泰民安,歌舞升平,皇帝特调他回京护卫,让他能与亲人相聚一堂。他也只带着自已在军队里特别挑选的18个精卫士军回来。途径此处见时间尚早便安营扎寨顺道日常操练。一不小心就发现了侍剑。

  “水~”侍剑悠悠转醒,睡眼朦胧看不清周围环境,帐篷?她落水后竟流出了中原?什么河啊,竟那么长?!

  顾不得环境什么,先保命要紧。脸色刷白唇色干枯开裂。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又渴又累又饿,胸口还痒得慌。

  侍剑爬着朝帐篷内的矮桌匍匐前進,上面放着一壶水!自已也不知道晕迷了多久,只知道自已浑浑噩噩晕晕沉沉,记忆一片模糊。说也搞笑,平常仗着腿长一跃便一丈八尺,现在这矮桌明明近在眼前,但却爬得满身大汗胸口硌得生疼也拿不到那水壶。

  一束光打进来,照在侍剑的脸上,阳光刺眼得她本来就迷糊的眼睛瞳孔收缩,狼狈的举起手档着。多日不见太阳,一见太阳光竟刺眼睛得生疼,不习惯了。

  “哟,你今天竟也没死呢”一同进来的人揶揄了起来。

  陆理下意识的看见侍剑趴在地上便立落的抱起她放床上“你这嘴能不能别那么损,拿杯水过来”

  侍剑一咕噜喝完水,一点不止渴,指着壶半天喘不过一个字。刘效直接挑起水壶走近想倒多一杯给她。不想,侍剑抢过水壶猛灌洒出来溅得陆理一个激灵站得老远。

  “你喝慢点”

  看她狂灌一壶茶水的样子狼狈不堪披头散发,粗鲁不堪。“我的天,差点渴死我了!”侍剑粗哑着声音说话,发现声音竟然变得低沉。

  “呵,你可真是命硬啊”刘效笑着拍了拍侍剑的肩膀,丝毫不察觉她是个女子。本来披头散发又操着一口粗鸭桑子,怎么能是那想象中娇滴滴的女子。

  “我这是在哪?”

  看这两个人的装束和样子,应该是在水中救了她吧。只是不知道离蓝子衿有多远?她一定担心坏了!不知道她有无受伤?是不是以为她死了而内疚得郁郁寡欢?

  “在京效啊”陆理直言。

  他其实没想着要她如何报答自已的救命之恩,所以连她的脸也没有把头发撩起来看一眼。关键也是他不知道怎么束发,也不知道如何直面她的女儿身!他帮她疗完伤便放她在帐内自生自灭,一天只来看一眼,活便活了,死了也没办法,那就是她命该如此。他连军医都没带呢!

  没想到她竟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下来,这命盘够硬气啊!

  “是你们救了我吗?谢谢”侍剑抬起头,为了看清楚眼前的救命恩人,随手就撩起前面的流海,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不自觉的露出全脸,生性冷淡的脸儿刷白,飞眉入鬢五官如画,看得陆理两人目瞪口呆。如果不是因为先入为主以为她是男的,刘效要以为自己要弯了!怎么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你,你先出去!”陆理结巴的指着一旁看着侍剑流口水的刘效道。

  刘效瞪一眼陆理,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他不想走啊!他还想跟那个美男子聊聊天呢!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他还有好多问题没问比如哪人,为什么受伤,受伤是谁所干,有没有妹妹~最重要的就是最后一个问题。

  “嗯,可以去给我弄点吃的吗?”侍剑看着不愿走的刘效问。

  “当然可以!”刘效眉开眼笑讪立马就心甘情愿的出去了。

  侍剑累得又摊在床上,本来就是被饿醒的,一折腾就更是累到有气无力只想躺着吃鸡!

  “你是怎么受伤的?”竟伤得那么重。

  啊!对,她是心口上受伤!他们两人都是男子,这在野外,那是谁给她换衣上药的?!“你!?”

  陆理面对着突然睁眼瞪着他的侍剑一脸莫名其妙。

  “谁给我上药的?”

  “呃,我,我是闭着眼睛的!”

  闭着眼睛上药?!当她是傻的吗!?那谁给穿的衣?洗伤口能闭着眼?!可是,毕竟他们出手救了她,医者无男女嘛!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另当别论。算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什么男女有别的矫情就先放一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