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42章 蒙小丽母子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368 2018-10-30 13:28:24

  希望,侍剑身受重伤,也能像她一样能遇到施救之人!

  女子醒来不顾手上的绑绳死死抓着蓝子矜的衣裳哀求着“咳.....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咳咳咳....快快快.....咳....”完全没有当时众人面前的视死如归。

  “你慢点说!”

  “快去,不然就来不及了!咳咳咳....你沿着这个河流右边上去,我把他...咳咳....放在...放在那边的芦苇荡了....”女子虚弱的咳着推开蓝子矜,“快去!求你了....快去!...”

  “我知道了,但是我先把你藏起来先!”

  “咳咳咳....我没事,他们万万想不到我没有死!.....不会轻易回来的!”蓝子矜点了点头,小跑了起来,不认识路,但是一路沿着河边往上走应该不会太远!没想到河道不大,芦苇荡蛮大的!要不是因为靠近河水,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在这个芦苇荡上藏一个婴孩,那要怎么找?毫无头绪!

  蓝子矜皱起眉头苦思,怎么知道她说的芦苇荡呢?!

  突然,一声啼哭响起,微弱又断续飘于芦苇间“嗷~”蓝子矜侧着耳朵,分明是听到了!但是很远,辨不清方向。孩子哭了!算你命大,知道我再找你还知道自己哭。

  蓝子矜施展轻功飞起来,在芦苇荡上没有支撑点,芦苇老是飘摇使得她飞不高也飞不远。只得专心靠听孩子的哭声分辨声音的远近。孩子可能是饿了,哭声慢慢频繁了起来。蓝子矜听着声音越来越近,心生喜悦!卖力一跃,在杂草芦苇横生处看见一个新编的草篮卡在阴凉处传出哭声。

  “找到了!”蓝子矜开心的向着方向走去,但是芦苇太多,行走的有点缓慢。这时候芦苇荡外又多了一群人的脚步和声音,蓝子矜紧张的拍拍胸口,老天保佑,让我先找到孩子吧!

  芦苇荡外听到声音进去时间更长!蓝子矜提起蓝子矜就是一阵飞跃,没办法,轻功高但是没有支点飞不远啊!那么辛苦才避开那群人往被害女子哪里走。快累死宝宝了!

  但是看到在娘亲怀里努力吮吸的婴孩,满脸柔爱轻抚孩子小脑袋的女子,竟然被这种安静美好的景象盖住了本来衣衫不整伤痕累累和狼狈不堪。

  “恩公的大恩,我无以为报,只好给你鞠三个躬。”说罢女子便起身要给蓝子矜行礼。

  “举手之劳而已,谈不上恩。”说起来,那些人可能还会找他们母子的麻烦呢。

  “呃,这里还是不要久呆,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先”

  “我知道附近有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我....我们可以先去那里躲一下”女子懦濡的看了眼蓝子矜,有点怀疑的语气有点过气的生分。

  山洞里一片漆黑,天逐渐暗下,安置好女子后,蓝子矜又返回洞外拾取柴火,看那女子应该也会冷吧,自救起她后她身上的衣服就湿漉漉的一直又到风干,要是感冒传染孩子就不好了!

  “啊!”

  “嗷~嗷~”女子本以为蓝子矜是出洞口去守着,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可没有想到她才一脱衣服蓝子矜就抱着干草和枯柴回来了!正好撞见她衣衫不整!一声惊叫,孩子受到惊吓嗷嗷就哭了起来!整个山洞内传着回音。

  蓝子矜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是我!”

  “公子!非礼勿视!”女子有少许愠色的斥道。

  难怪那时在河边她是那种有点生分的语气跟她说话,是想划清界限啊!蓝子矜都差点忘了自己是女扮男装的了!难怪!身上穿了2套衣服一套素罗裙,看起来有点壮实!脸上还有之前进河里救人的泥巴,不怪她!

  “你不要害怕!我是女的!”

  “你?....你是姑娘?!”女子狐疑的看着蓝子矜,文质彬彬的样子细看是有几分清秀。

  “哎,你的衣服都破了,穿我的吧!”虽然她的衣服也全都湿过,但是下水的时间并不长,扎在里面的素裙倒是没有湿透,而且随着她找婴孩的飞跃早就风干了。蓝子矜放下柴火。便淡然的脱起衣服递给女子。

  “我叫....子衿”出门在外,还是不要用真名的好。

  “谢谢,我叫蒙小丽,家住在这里的朱凤村下石屯”女子也不扭捏,穿起了蓝子矜的素色罗裙。随后理了理脸上黏住的散发,蓝子矜用石取火成功,火苗慢慢照亮山洞内景。

  光亮让蓝子矜看清楚蒙小丽的脸庞,除了气色苍白一点,眼睛是狭长的双眼皮,眉眼带着点娇媚,长相算是上等了。为什么会遭村民沉河呢?

  “你....”好像直接问人家私事,不太好。蓝子矜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蒙小丽凄凉的笑了笑,轻叹了一声,眼角滑下两行清泪。

  “你,你别哭啊,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的,你孩子还那么小”蓝子矜最是看不得别人在她眼前落泪。即使是罪大恶极的人,即使当时她炸了毛,只要一看见人家哭就会瞬间选择原谅。蒙小丽一听说孩子,就转头去看了一眼孩子,抽泣着止了泪。

  “其实,我跟夫君并没有行礼,我们是两情相悦”说起这个,蒙小丽的神情才多了一丝柔情,慢慢控制自已的情绪,缓缓拉开一个故事。

  蒙小丽是村里寡妇的女儿,母女两自小吃了很多苦,但是因为母亲貌美如花时死了丈夫,就被很多村子里不怀好意的男人惦记,总是有人去骚扰,母亲手无缚鸡之力,人微言轻,无人相帮。村里的穷男人讨不到老婆的都想去占母亲便宜,但是村里面的其他女人都说母亲是妖精,专门迷男人,个个都对母女指指点点横眉冷对。

  母亲无奈,自毁容颜后,把她卖去了一户大户人家做使唤丫头。给她的左脸额上描上了朱砂,叫她不要以真面目示人。

  她听话,勤快,少言寡语,虽然丑了点,但是在府内很吃得开。因为年龄小又机灵,府里的老太爷倒很喜欢她。处处照拂着她,帮她减少了很多苦累的活,安排她在旁伺候笔墨。

  府上有个从小就去外地读书的公子,黄津。为人正直孝义文人儒雅俊逸,但自小文弱多病。成年后回府准备接掌家业。

  当时的黄津与邻村三井村的大户朱府小姐已有婚约,两人门当户对,双方家族交好,外人看来姻缘美满,郎才女貌。黄津文弱寡言,朱虹能说会道霸气,大家只以为是性格互补却不想久而久之黄津在朱虹的无才便是德的口无遮栏下抑郁于心。

  而蒙小丽却开始展露光芒。多年在侧给老太年研墨侍书,耳儒目染她变成了腹有诗书的温润女子。相貌虽然丑,但给人一股淡淡的从容。老太爷还给她安排了在帐房辅佐的权力。而黄津每天学习掌管府中事物与蒙小丽合作无间渐生情愫。与朱虹的粗鲁无脑日渐泼妇的行为不同,蒙小丽温柔贤淑大方得体知书懂礼更能让黄津神清气爽,故也越来越喜欢呆在帐房。

  而面对黄津的文雅恭孝学富五车温文而雅,蒙小丽更是早已芳心暗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