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41章 蓝子矜的离开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658 2018-10-25 13:36:02

  每天都被侍剑挡刀的场面吓醒的蓝子矜已经是第几天哭着醒来。

  原来她失踪的时候侍剑的心就是那么痛的!

  “嘤嘤嘤~”这几天看到心力憔悴的蓝子矜,花可爱似乎很心疼,也不爱吃了,也不爱玩了,总是无时无刻的陪着蓝子矜。她一惊醒就会蹿出来在她耳边叫唤。也是很惊奇,它的声音竟然有镇定安神的作用,她整夜整夜的睡不好,但是花可爱在她耳边唱着什么,她就会不知不觉得睡过去。

  “你又发噩梦了?”凌逸飞担心得皱起了好看的剑眉。

  蓝子矜蜷缩起双腿,把自己的头埋在膝盖上,了无生气的摆着张厌世脸。

  “她不会有事情的”

  “凌俊他们已经沿着下游去找了”只有说这个方面的最新消息她才会有点反应。

  天天听他的最新进展,但是都没有什么实际性。蓝子矜知道凌逸飞的意思是没有照到尸首就是说明侍剑还活着。可是她就是担心啊!侍剑胸口中了一刀啊!她从小就不识水性啊!

  已经几天了!在桂城的事情也谈妥了,凌逸飞下令要返回凌家堡。可是侍剑还是没有消息。蓝子矜不知不觉又走到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川流不息的河水发呆。

  不行,她不能随凌逸飞回凌家堡。

  夜,灯火阑珊。

  “夫人呢?”凌逸飞处理一天事物,每天回来都是先问蓝子矜的情况。

  “呃,夫人不是在房中吗?”

  “嗯?!”凌逸飞一瞪眼,这是在反问他?!

  下人一脸懵逼恐慌的下跪“是夫人响午的时候说要休息一下不想吃晚饭,要我们任何人不得去打扰她”

  她竟然走了!而且连书信都不留一份,进到房间才发现什么都没有少,连气味都已经散去,好像她不曾存在过一样。回过头一想,好像他什么都没有送过给蓝子矜,而她即使是凌家堡主母也未曾有她专属的任何东西!

  “去找!”

  凌逸飞隐忍着怒气,周围的气息瞬间低沉冰冷。

  一路沿着水路往下走的蓝子矜根本没有想过凌逸飞会怎么紧张自己,一意孤行的只想着自己的事情。再说她本来和凌逸飞感情也没有多深,红颜知己也不少,她走了不过是少了一个围在他身边的麻烦而已。

  一路上蓝子矜一身水蓝白纱裙装加上体态轻盈面容姣好,在普通人群里最是显眼。看着周围异样的眼光指指点点,只得走到无人处找了个庙堂换下装束。

  她没带任何东西,身上穿了两套衣服。想了想,把之前在蓝府带出的玄青色麻布和穿在外面的水蓝色裙装互调。把白色的外卦衫横拧成一条腰带,松松的扎在腰间。又把头上的发钗拨下,将长发散下,然后趁着蓬松直接束了一个髻,本身偏瘦的身材就显得她异常高,把裙装卦衣穿在内后撑起了身体的宽度,倒显得有点像个壮小伙了。

  穿扮装束像极了风度偏偏公子哥,白净的脸上透着秀气。

  蓝子衿转了个圏,很满意自已之前的先见之明。为了防止让别人起疑心,所以就将衣服全套在了身上!果然她一路出来轻装上路,省了很多心。

  女扮男装出来才发现自已两手空空,手都不自然的僵着。“花可爱,你说我这样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扯了扯腰带,又撸了撸头发“好别扭啊,我手都不知道放哪”

  “嘤嘤嘤~”花可爱突然受惊叫着跑回蓝子衿的怀里。随后庙会上来了一群吵杂的声音。伴随着刺耳的铁器磨合的声音。

  蓝子衿捂着耳朵屏起呼吸,蹲在了角落,贴在墙角调了调自已的身姿让自已更隐蔽。

  不一会,一帮人押着一个被捆绑着的妙龄女子进来。一推,女子跪倒在佛像面前。明明是膝盖先跪在地上发生的声响很疼但是却没有听见她喊痛的声音!甚至是闷哼的声音都没有。在哪里倒下便在哪里趴着,一动不动。直到旁边的人一把扯起她的头发强迫她跪在地上!

  “贱人!”围观的群众不知道谁喊了那么一句,随后是更大声的整齐叫嚣“贱人贱人贱人”

  跪在地上的女人一言不发,凌乱的头发散落在脸上盖住了表情,身上的绳索绑得紧紧的,勒出了她身上的伤痕累累。粗布麻衫上斑驳的血丝显得她异常的狼狈。

  不知道什么情况的蓝子矜看着这个场面,只是有点好奇这个女人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疼?

  旁边蹿出一个女人把手一扬,周围声音立马安静了下来。看来这帮人是以她为中心点的啊!

  “贱人!在庙堂之上你还不说出事实会下18层地狱永不超生的!”妇人面目狰狞的指着跪在地上的女子呵斥。

  “快说!野种在哪里!”

  “说!”

  “不要脸!”

  一声不吭的样子让那个为首的女人更是歇斯底里“贱人!婊子!你快说!”

  女子突然发现了躲在佛像后面角落的蓝子矜,不动声色的隐忍着。蓝子矜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睁着眼看着一帮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你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找不到那个野种!”为首的女人突然像想起什么。

  “看她这个样子肯定生产了10天左右了!一定有去找过产婆!”大伙恍然大悟,纷纷开始自己八卦之旅,各种猜测此起彼伏。

  “对对对,只要找到产婆肯定能找到那个野种!”

  “那要是她没有找产婆呢?”

  “不可能!在这附近,只有孙产婆一个产婆,大家沿着产婆家附近一起去查看!”

  “那这臭婊子呢?”

  “既然她不吭声,那就把她沉塘!”为首的女人恶狠狠的指挥着一群人把地上的女人又扯了起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河边去。

  就在女子转身的瞬间,蓝子矜分明看到那女子的眼神了!无助、绝望又坚定不移。蓝子矜当时都震惊了,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她躲在角落,但是那个女人看到了!却没有声张,不动声色的观察了蓝子矜很久,临走的时候还用眼神求救。无论别人怎么说,那个求生欲望强烈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找侍剑是很重要,但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已经看见了就不该见死不救。

  一路跟着他们的足迹来到河边,没想到他们真的不由分说,把女子口中塞着布条,手脚捆着两个长条石头,直接拿来用竹子编织长形笼子把那女子塞进笼子直接丢进河里!

  为首的女人看着女子沉入水中,脸色似乎阴过转晴和蔼了不少。手一挥号令大家伙听她说“大家听我说,我们现在分为两组分别去找那个小野种!”

  “那个你们跟我大哥一起去孙产婆家里看看情况”

  “剩下的都跟我去当时发现那个贱人的地方周围去查看!一定要找到哪个小野种!!”

  待到人群散去,蓝子矜看了下四周,发现有几根半截的绳子,薅了一撮的杂草三下五除二的把断绳打结绑在杂草上,蓝子矜顺着绳子跳入水中,费劲的把不断下沉的女子扯住,解开了笼子的开口绳子,顺势踹掉她身上的石头,女子已经闭眼不省人事。

  “你醒一醒.....醒一醒啊.....”蓝子矜摇了摇女子,但是毫无反应。

  难道还是迟了一步?但是一般人的溺水时间不同,前后那些人的离开到下水去救人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啊,应该把她呛进胸口的水吐出来就没有事情了?!

  蓝子矜把人立了起来,屈起右边的膝盖顶住她的腹部,在上往她的背部拍打。一下,没有反应。又加重了二次拍打,但是人还是没有反应!可是嘴角开始呕出河水!打湿了蓝子矜的裤脚....蓝子矜喜笑颜开,又加重了手部的力量继续敲打她的背部数次,终于,她剧烈的咳嗽出声,大量呕吐河水!

  活了!她活过来了!求生的意志力要多强啊,才能憋得住那么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