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40章 来路不明的黑衣杀手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216 2018-10-22 23:06:25

  楼上的凌俊眼尖看到自家主子,立马给杨杰打了个眼色。杨杰醒目的开始着手处理事情,让他不动声色的离开哄闹的现场!一开始还是想看看自家夫人的处事,结果她竟然打完人就跳窗而逃!!

  听完凌俊一字不漏的报告,凌逸飞脸皮跳了跳,吸了口气,吩咐“你去看看她,把她带来见我!”

  凌逸飞隐身黑夜之中,回到住处。

  慌不择路的蓝子矜2人出了音乐阁之后跑了一段路,然后趁着夜色朦胧,很轻易就甩掉的孙府两个侍卫。两人坐在桥上喘着气。跑归跑,狼狈归狼狈,蓝子矜手上还是稳稳的拿着当时在桌子上快速抓得烤鸡.....甚至是当时跳窗都是因为烤鸡差点掉了她翻身抓住才打横了身体!差点没摔出脑浆!

  用手把烤鸡一板成2半,蓝子矜给侍剑递了过去,“吃完鸡再说”

  “你还拿着鸡跑了一路啊!”侍剑一脸佩服,真是吃货的最高境界啊!小命要保,烤鸡不能少!

  “不然你现在有得吃嘛”蓝子矜作势白了她一眼,用力咬了一大口鸡腿!爽歪歪!要是这时候再来一瓶酒,那简直就是完美!

  “你说,现在要是有酒的话,就更好了!”侍剑闭着眼享受的深吸了一口气,那画面想想就美!

  “你怎么这么懂我!”蓝子矜用手肘撞了撞侍剑,然后哈哈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就开始感慨,这是不是自由的感觉!以前不知道什么叫自由,因为没有拥有过。不知道什么是酸甜苦辣的滋味,只有无穷无尽的饥饿。最大的愿望是,能像师傅一样,能够不饥寒交迫的天南地北的走一遭!时光都用在了快快长大上面了!

  “侍剑,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不是自由?有烤鸡,有能力?”最重要是没有蓝府!

  “小姐你忘了你还有个丈夫啊!”

  “是哦,他娘的我还有个丈夫呢!”蓝子矜嘟囔一句,什么自由,她早就没有拉!她是有家室的人!

  没等来孙府的侍卫,等来了一帮高手。隐身在黑夜中的高手看着桥上的2个小女人,挥手示意周边杀手放慢脚步,别轻扰了大意的两人!

  完全没有防备心的蓝子矜和侍剑2人,一人坐一边桥梁上面对面坐着啃鸡腿。周围之前人声鼎沸的人潮也逐渐散去,黑暗弥漫着少许的灯笼泛出微黄的灯光,隐隐生起一股杀气。

  侍剑事先感觉不对劲,起身走近蓝子矜,桥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灯光,本来有的月亮也适时的躲在云中,让大地漆黑一片“小姐,我感觉不对劲......”蓝子矜抓着侍剑的手颤颤道“有人要杀我们!”

  她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武功,只是侍剑之前在凌家堡练过一点,蓝子矜只会轻功闪躲!根本就不会感觉到杀气,等感觉到的时候,已经看见2边都围满了杀手!

  杀手办事,一向是快很准,没有一声招呼就开始动手。带头的冲着蓝子矜就一刀挥去!蓝子矜堪堪避开....然后混战一触激发!十来个伸手不错的杀手轮番上阵,拖得蓝子矜体力不支闪躲不及被踹了好多脚!黑衣人似乎知道目标是谁,根被没有队侍剑下杀手,只是一直跟她周旋,但是对蓝子矜却刀刀致命!

  这时两个杀手同时前后挥刀砍向蓝子矜,蓝子矜本能的闪过前面的那刀,但是旋转过来却来不及避开后面而来的刀,所幸是侍剑冲过来挡下!侍剑正胸口位置被横砍一刀!身体被惯性转出了桥梁,掉入河中!蓝子矜惊恐十分伸手想要抓住侍剑,却又被随之而来的一刀逼回。

  “侍剑!”生生看着侍剑被一刀砍在胸口掉在水中!蓝子矜斯声力竭的大喊“侍剑!”心痛得不能言语!扑到桥梁上刚刚看到侍剑无意识掉到河流之中!后背又被砍了一刀!蓝子矜中刀后吐了口血,已经快站不起来!

  远处飞来一个翩翩人影,急忙下地便踹飞几个黑衣人!看见蓝子矜半跪在桥梁之上,口吐鲜血。下起杀手,眼疾手快又是挑翻了2个黑衣人!然后抱起蓝子矜迅速借力踹飞一个黑衣人后踩着桥梁借力飞出战场!直直往房顶掠去,时不时回身丢几枚暗器,生生逼回穷追不舍的黑衣人!

  来人是凌家堡虎卫营四大执掌之首的上峰凌俊!

  凌俊能够在凌逸飞的身边贴身跟随多年,是凌逸飞的左膀右臂,在江湖上以他的武功造诣,应付区区十个杀手根本不在话下!武功才情都在江湖上数一数二。只是效命于凌家堡而且为人十分低调所以江湖没有出现有他的名号。

  在音乐阁的时候凌逸飞安排凌俊出来寻找蓝子矜就是怕她有危险!孙府倒不是什么问题,只是现在是在蓝府的地盘上!而他拒绝了蓝国柱的条件交换请求。以蓝国柱的小气,肯定会找名义出气的!

  知道的就说是没有胆子得罪凌家堡,私底下装作不知道的也不无可能。蓝子矜遇袭,只当是蓝国柱不满凌逸飞拒绝而出手报复,可是毕竟蓝子矜也是他女儿,也不至于狠下杀手。而至于孙淼,她不可能知道蓝子矜的真实身份,在音乐阁的冲突也是在女人之间的较量,派出去的侍卫连个影都跟不上。但是这帮杀手确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不像是突然之间就能着急得起来,攻击目标明确。一时之间连对手的头绪都没有,实在是不知道对方的动机在哪里。

  看到受伤的蓝子矜被凌俊扛回来,整个人都是处于呆滞状态,没有晕倒,外伤也并不严重,但是感觉又在很缥缈的地方,喊也不应,让人毛骨悚然......凌逸飞着急得上蹿下跳吩咐要找千帆。

  直到凌逸飞想起什么,环顾看了一圈才发现少了侍剑!“侍剑呢?”她跟着蓝子矜一起的,她比蓝子矜武功高点,但是对付一般凶徒肯定是游刃有余,可是却不见在蓝子矜身边。

  “我去到的时候就只看见夫人”

  一听到侍剑的名字,蓝子矜才晃过神来,突然大吼“啊~”然后就开始捶着胸口大哭。

  凌逸飞猜到发生的事情,抓着大哭的蓝子矜紧紧的抱着。凌俊退下后,又返回事发之地勘察侍剑的下落,奈何前两天下雨河水暴涨后水流速度变快,就算侍剑受伤也会很快被河水冲走!而且她们都不熟水性,如果身受重伤,估计是小命不保了。难怪看见蓝子矜整个人都是懵的。

  就是因为看见侍剑为了帮她挡刀,然后才被惯力砍下河的,那种痛得是多撕心裂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