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33章 蓝府的回门气氛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229 2018-07-16 12:44:36

  一进入蓝府的地盘,便有人前来通禀凌逸飞说蓝国柱邀请凌逸飞夫妇回娘家接风洗尘。

  看来蓝国柱的耳目挺多呀,他都没有叫人过去通报要去拜访呢。自己就先过来请了,那么说是篮致远也应该回到家了。

  “父亲真是消息灵通啊!”

  蓝子矜不出声,这话是凌逸飞故意看着她说的,即使她再笨也能听出这话里有话。

  稍作休息,蓝子矜去换了套裙装,说是整装回家。其实她在里面穿了一套行动便如的裤装,只是因为她身材纤细,瘦到看不出来她把行李都穿在了身上。

  侍剑看着自家主子的馊主意,说是为了方便逃跑,蓝子矜让她在里面穿多两件衣服裙裤,然后在外面罩上一件宽大一点的裙褂,两人虽然看不大出来,但是还是比之前胖了一点。

  瞪着大眼看着她们两个说不出来哪里怪的样子,凌逸飞和凌俊相对一眼。

  凌俊忍俊不禁“夫人,穿这套衣服好像变胖了”

  “是凌家堡的伙食太好了”

  蓝子矜眨了眨眼,这家伙眼睛那么利,明明才是比之前稍微肿了一点点而已啊!!她特意挑比较薄一点的衣服穿在里面,而且怕臃肿还用收腹带一圈一圈的绑了起来!

  都这样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原来凌逸飞看重他是有原因的。能力强,总是能一点就通,举一反三的人当然值得赋予重任,重点培养。虽然说凌家堡的护卫队都是百里挑一精挑细选筛选出来的各项综合能力出众的人才,但是在一众人才当中又出色到让凌逸飞去哪里都带着的人,一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

  蓝府

  站在大门口,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蓝国柱率领一众家眷笑脸盈盈的等待着他们!一看见篮子矜在马车上下来,大夫人便一联热情亲热的扭过来揽着她的手腕唤道“子衿啊,可算是回到家了!累了吧?”

  凌逸飞对她笑笑,然后走向蓝国柱去寒暄。但是视线却是时不时回到她的身上。

  “姐姐回来了?看你都胖了呢!”连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见过面的“妹妹”都来问候她!可不是她做梦,当时要嫁人交换的时候,她可是死也不去!所以才轮到她这个从来没有公开露过面、无声无息圈养的蓝府大小姐嫁过去的呢!现在这个热情的假样子啊,真的让人很是反感。

  江音一听蓝子序的提醒,不露声色的瞄了一眼。还真是胖了!

  看来凌家堡没有亏待她,胖了整整一圈呢!

  一开始听蓝国柱过要救蓝致远条件是把蓝子序嫁过去联亲的时候她就让人偷偷去打听了一下凌家堡的背景。当时候可是说他死过4任夫人的天煞孤星!那嫁过去不是要送死?她可是只有一个宝贝女儿啊!

  成亲当天凌家堡就派了一队人马过来,连人都没有到场!本以为是不受待见的,她都没有见过凌家堡堡主的样子,听回来的描述也是模糊不清。刚刚一看见真的是刚正不阿,俊逸非凡,那一抬手一投足的行为优雅又不失威严的样子,把蓝子序眼睛都看直了!

  不是说凡是嫁过去的女人都很快死了吗?不是说他是天注定克妻孤独煞星吗》!可几个月过去了,篮子矜不但没死,反而还胖了!看她的样子在凌家堡也没有受什么委屈!不然成亲都不来接亲的凌家堡主,竟然亲自陪她回来回门?!看不出来她竟然那么会迷惑男人呢!

  最让蓝子序不爽的是,那个凌逸飞本来是她要嫁的人啊!白白被篮子矜捡了个大便宜!

  “还真是呢,看来凌家堡的伙食不错呀,把我们的宝贝女儿都养胖了一圈了!”大夫人江音满脸慈爱的看着凌逸飞说道,还边拍了拍篮子矜的手背。

  这点表面功夫要是做不好,那她可不是江音了。

  “哈哈哈,来来来,喝茶,不要怠慢了女婿!”蓝国柱招呼大伙坐下。各人旁边已然是已经砌好的热茶。

  凌逸飞没有回声,便看了一眼篮子矜。她从一进门开始就很拘谨,一句话也没有说。小脸面无表情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

  蓝国柱和大夫人江音坐在中间正上方面向他们。凌逸飞在蓝国柱侧边坐下,他的旁边是一声不吭的篮子矜。他们对面坐着受伤的蓝致远和蓝子序。

  “贤婿啊!亲自登门拜访这还是第一次呢”上一次见面可都是他落在下风,求着他放人。

  “不是不想来,是我家夫人并没有说要回门一事”说罢众人都看着篮子矜。看篮子矜没有反应,凌逸飞趁机伸手去握住篮子矜的手,篮子矜一下子就回神了,惊慌的看着凌逸飞。

  俊朗一笑,众目睽睽之下凌逸飞就那么宠爱的朝着篮子矜送了一波秋目。“毕竟都是她说了算”

  篮子序心生悔恨的看着蓝子矜在人前被凌逸飞这波宠爱。明明本该得到这个男人的是她才对,当时是她不愿嫁才轮到她的!谁也没想到这快三十的男人那么年轻英俊多金还体贴入微,当时以为他是个猥琐孤独的中年老男人呢!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玉树临风健硕英气,太气人了!死了那么多个老婆竟然这蓝子矜不死!

  “哟,看样子这姐夫挺喜欢我这妹妹啊?”

  一直没有开口的蓝致远这时候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他脸上还有零星的受伤痕迹,当时被奕子荐的掌风振得受了内伤,又一路赶路回了蓝家,内伤未愈,讲话没有之前的中气。但是听起来又是别有一番嘲讽的味道。

  事实证明,这蓝府跟这蓝子矜真的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即使篮子矜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他什么也没有查到。看着这个气氛下的篮子矜,再看不出来个中缘由,他堂堂凌家堡主还怎么管这偌大的家业!

  篮子矜面无表情的看着蓝致远,心想的是:那洛姑娘怎么没有把他吊死在那棵老银杏树上积点德呢?!

  “不是很喜欢”这句话漫不经心的说出来,斜对面的篮子序脸上立马阴转晴嘚瑟起来。哼,意料中的事情!只要不是感情深,没有墙角挖不崩!何况,她本来就是凌家堡联姻的正主!

  “是很爱!”凌逸飞这一句,说得惊雷一样响。吓得篮子矜都抬头看着他!天哪,他的演技也太好了吧,就那么露骨的词语怎么张口就来啊!平常看他挺正经的一个人啊!陌生人那么多也能那么淡定的讲出这种闺房话啊!刚刚她听见他说不是很喜欢那句话还觉得挺正常的呢!

  蓝国柱摸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