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32章 大白天秀恩爱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18 2018-07-10 12:13:59

  蓝子矜郁闷的瞪着花可爱塞得嘴梆子鼓鼓的,为什么从在洛思彤那里回来之后,就是有口气堵住胸膛,上不去下不来,看哪哪都不顺眼!

  气氛吓得一旁的侍剑都不敢出声!

  人一长大,心事就多了,蓝子矜现在很多想法都是围着凌逸飞,她自己感觉不到,但是已经密不可分。

  看着洛思彤离开,又安排了人暗中跟随保护她,确认了一伙人已经带着篮致远往蓝府方向去之后,凌逸飞安排众人开始行程,既然她不肯留在他的羽翼之下,何必去打扰。

  还是正事要紧。篮致远,他会去调教一下这个所谓的“大舅子”!活了快30年,没见过敢跟他叫板的小兔崽子。

  远远的看见蓝子矜一个人撑着脸双眼发呆不动,走近了竟然都没有发现!

  凌逸飞弯下腰玩味的凑近她的脸,然后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樱唇。

  蓝子矜眼孔先是呆滞,然后收缩,惊讶,刚刚是不是有人亲了她.....“啊!”

  随着她一声惊叫,下意识的往后一顿,没想到身体平衡不到直直向后倒去!凌逸飞眼疾手快伸手一捞——

  没有抓到!

  砰!...

  “嘶~~”蓝子矜结结实实的倒在地板上,疼的呲牙咧嘴。干什么!大白天的吓人!

  “你没事吧?!”凌逸飞绕过石桌,一脸关切的扶起蓝子矜问道、看她皱着好看的小脸伸手一边揉着自己的头一边呼呼。看那个样子超级蠢萌!

  憋着笑的凌逸飞看着她,忍不住调侃“是不是傻?”

  蓝子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竟然不扶我!”

  “我怎么知道我的傻夫人会往后倒啊!”

  “都伸手了,只是没有抓到”本来想说是隔了个圆石桌,一下倒得太快,隔太远了!但是好像是个借口,本能的改了口。

  还是谨慎点好,不然今晚又不知道能不能抱着她睡了。

  “嗯哼...”蓝子矜疼得哼了一声,挣扎着起身,揉了揉腰,深深的呼气吸气缓解疼痛。

  凌逸飞刮了下她的鼻子,趁她闭眼的一瞬把她圈进怀里。凑近她的耳朵旁嗅了嗅,惹得她一阵躲痒的惊呼。

  目的达到了的凌逸飞邪笑,她的小敏感啊!什么时候都是最直接奏效的。“为夫抱你回去好不好?”这个小娇羞,被他圈在臂膀下显得娇小伊人,他似乎都没有发现自己很爱就这么面对面抱着她的感觉!

  “大白天呢!”蓝子矜害羞得脸上爬上了粉红色。

  明明之前还生着气呢,生气他怎么对每个女人都那么爱护,那么殷勤,那么温柔。生气他竟然在外人那里不维护着她,但是没有人在的时候又各种挑逗她!可是他一这样,就是没有办法还继续生气。自己都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喂了狗!

  “哈哈哈哈哈!”

  “想什么呢这个小脑袋瓜!”看到蓝子矜的红脸,凌逸飞故意扭曲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坏人!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准备出发了啊。”凌逸飞坏笑的顺手捏了捏她的腰,又惹得她一阵闪躲。

  “堡主....”看到自家主子肆无忌惮的谈情说爱,凌俊立马转身移开视线,清了清嗓子出声提醒。

  蓝子矜害羞到耳朵根都变粉色了,却强装镇定的推开凌逸飞搂着她的腰的大手,向房里走去。天哪,大白天哪!多丢人啊!可怎么见人!

  竟敢打扰他的好事!看来凌俊是最近过得有点轻松了!

  凌俊一看凌逸飞的脸色不好,心知不妙。“堡主,我们可以出发了!”说罢匆匆告退、笑话,这点脸色他都不会看的话,那他早就被分配到山沟沟里去守番薯地了!

  一众人轻装上阵赶往蓝府,侍剑因为受伤刚刚痊愈,便安排了跟蓝子矜坐的马车。

  凌逸飞则安排凌俊打头阵做先锋探路回馈信息。

  哼哼,他可是很记仇的。

  “小姐,我们真的要回蓝府吗?”

  其实要回去面对那个父亲,蓝子矜也是很纠结的。即使他没有尽到父亲的职责,但是仍然是她唯一的亲人。可是,想到自己的委屈,又着实不想原谅他。

  “凌逸飞想去,我们又怎么能说不回自己家?”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去,但是像他这种人物,应该蓝府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吧。

  想不明白的有太多,看不透的事物更多,她仅有的智商理不清他们其中联系的厉害关联。能做的,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在没有受到实质伤害的前提下,凌逸飞现在是她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

  “可是....”

  蓝子矜笑了笑,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安慰道“别可是了,水来土掩!还有几天呢,我们大把时间想对策”

  大不了就是远走高飞嘛,以她们现在的武功,打不过,跑肯定没有什么人能轻易抓到。

  “那...你想啊!”

  要动脑的事情,千万别找她,她只管动武就好!

  “你说我们如果...那会不会饿死?”

  “不会”侍剑回答。蓝子矜挑了挑眉,沉思了一下,豁然开朗了。以前都没有被饿死,现在这么大了还担心自己会被饿死?

  是什么让她变畏首畏尾?

  “那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打不过,可以跑啊!”

  两人相视一笑,蓝子矜伸手戳了戳花可爱那张一脸懵逼的小脸。自从花可爱跟着从洞里出来后,就被美食给俘虏了,每天就是吃吃吃,扔到哪吃到哪。

  凌逸飞听着马车里传出来银铃般的笑声,原本蹦得紧紧的俊颜不自觉的放松下来,嘴角扯出一抹温柔的弧度。

  这样的感觉不错,孤家寡人了那么多年,是应该重装出发了!当年的思绪已经远远漂去.....

  风铃,是当年风情并茂的女子,不会武功,但是是凌逸飞唯一爱过的女子。很多人质疑,为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凌逸飞却要独恋她这枝花。

  凌胜天当年一直反对的婚事突然在那一年接受了!凌逸飞也是在那一年正式掌管凌家堡一切事物。

  至于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无迹可循。

  传来传去的谣言,都是他默认可传的。以至于关于他第一任夫人的相貌和相关的资料都慢慢被尘封。只有他自己记得——

  某一年的某一天相见,她那一双透彻的大眼,眯起来的时候像月牙,清爽的问他“你受伤了吗”明明,他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