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31章 前尘往事旧故人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88 2018-06-11 14:25:28

  “没事,死不了”洛思彤微微一笑。江湖儿女这种小伤,何足挂齿。

  旁边听到这句话的凌逸飞却皱紧眉头一脸不悦,该死的,又去晚一步!他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爱护短!谁胆敢动他的人,必定追杀千里!

  蓝子矜很是佩服义薄云天的江湖女子,尤其是武功高的。自由洒脱,不拘一格。不像她这样,原生家庭的环境造就了她畏畏缩缩的不自信,想一个山远的粗野村姑一样,没有见识让她异常缚手缚脚不敢放开性格,对人对事都谨小慎微生怕会被别人看穿自己的小心思。

  饥渴的她,每当看见比自己优秀的女子,都会默默的注视着,小心翼翼的观察特点,然后吸取她们的长处。把自己慢慢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强大,却不露痕迹,到有一天,不再惧怕任何人任何事,她就会卸下这层青涩懵懂的伪装,成为万目注视的人中之人!

  “是谁把你打伤的?”明知道是,却还是不敢相信。凭洛思彤的武功,很少能悄无声息就上到她家跟她动手,以她的功力,应该在察觉之后先行离开不是难事。

  “嗨,怪我自己大意了,连他们上到我的地盘都没有发现!”她之前还有一个人也是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家银杏树上一整晚竟然都不让她发现!那个少年的武功内力深厚到什么程度。

  “连你都没有发现他们上山吗?”

  “是啊,我在打那个篮致远的时候他们突然出现的!”她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

  东信山是在大山深处,平常人家绝少出现,偶尔只有一两个药农会出现在附近山头采药。她隐居住了好几年的茅草房,也在山下偶遇见过人烟,但是从来没有江湖人士出现在那里。

  “蓝...篮致远?!”凌逸飞淡定的看了一眼蓝子矜,表情告诉她就是她的好哥哥。

  “是个混蛋”洛思彤快人快语的回答。并没有想到蓝子矜和篮致远的关系,其实她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叫篮致远,只是打他的时候他自报的家门。

  .....蓝子矜无言以对。因为她觉得也是。

  “打得怎么样?”起码要知道有没有缺手断腿才好到之后跟蓝国柱谈判吧。

  “死不了,应该休养个2个月就好了”那个俊美少年最后的那一掌风应该让他够呛,其他她都是打的外伤,年轻力壮的青年最是容易愈合。真是后悔没有多打几下,好不甘心啊!

  蓝子矜听闻眼睛一紧,怎么不打死呢!浪费了!不过也好,起码知道他被教训也得痛快一点了啊。

  “你那么仁慈啊!”凌逸飞调侃,她可是出了名的火辣泼辣呢,能动手的不哔哔,能吵赢的绝不让步。当众调戏,他以为怎么着也会在他身上卸点什么器官呢!没想到就是打了几顿而已!难道深山老林能让人一心向佛,内心得到佛光普照从此变得爱护众生?

  蓝子矜看着凌逸飞那么轻松的和洛思彤对话,他们一定很熟吧。

  可是这位姑娘和凌逸飞的渊源可以迟点了解,不解的是她是怎么和她那个挂名大哥碰到一起了?

  “是发生了什么误会吗?”

  凌逸飞看了一眼蓝子矜,毕竟是她哥,可是,无论是谁,都不能伤害洛思彤!“篮致远欠揍!”

  看样子就知道凌逸飞对蓝致远有意见了,她现在也是寄人篱下还是他换回来的人还是不要管那么多蓝府的破事了。他那么在乎这个姑娘,还是要给点面子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他没有介绍她和篮致远的关系,那是不是暗示她不要过分干预他的事情?现在没有祸及到她,不代表他真的不生她的气。

  一般这种情况,她应该走为上策!

  一边是已经快要生气得凌逸飞,一边是正在因为她挂名哥哥受伤的洛思彤,反正她的礼数是来拜访,不能说她不闻不问就行了,人家两厢情悦的样子自己在这里碰一鼻子灰也很不识趣。

  “呃,洛姐姐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早膳好了!”说罢,蓝子矜向着洛思彤礼貌作揖,款款走出去,也不看凌逸飞答应与否。但是都聊起来了,随便也出不去,得找点借口....

  洛思彤看着蓝子矜匆忙的背影,表情深邃。

  蓝子矜好不容易装到出了院子,瞬间跨了脸下来,撑着不在意好辛苦!到了还是自己落荒而逃。他们一个英俊潇洒,帅气温柔;一个眉眼如画,明艳动人;还有他们互相之间的轻松的气氛,无意之中表现的亲昵,各种迹象都显示他们的般配合意。

  凌逸飞没有表情的陷入如何跟蓝国柱报仇中没有听到洛思彤在那边问他的问题。

  刚刚走就开始想到这种程度了,这是来秀恩爱来了?

  洛思彤起身走了出去,凌逸飞一晃出现在她身边轻轻扶着一脸铁青的问“你干嘛?”

  都受伤了,还不好好保护自己,还要乱跑,就不能让他心安一点吗!不知道要是在路上遇见那帮人,打不过还会让人分心啊!打不过那是要命的!怎么说也把篮致远吊打了好几天,说不记仇那是骗三岁小孩的!

  “你管我,我要回家!”

  “我不管你谁管你!我是你!....”前夫?这也说不出口啊!

  洛思彤瞪着凌逸飞,是我什么?看你好不好意思说出来!看刚刚那姑娘一脸的尴尬就知道,他肯定没有说他和她什么关系,不然那个姑娘怎么可能那么大度还来请安?他肯定是因为怕那个姑娘误会了,所以才会不声不响就把她带回来,他一向的做法是不主动,不拒绝,不理会....

  说不出口的凌逸飞就那么看着洛思彤撞过肩膀走出去。是呀,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直以为他自己是个运筹帷幄的筹谋者,可是他回头一看这二十多年来,一遇到这些女人他就是一个混蛋啊!不知道珍惜也不知道要培养感情,一直缺根筋的生活,辜负那么多人的期望。好像自己油米不进的生活了那么久,没有感情线也没有事业线,每天就知道处理事务,好像修道一样。

  此情此景,像极了当年的她离开的时候!那时候他们站在一起,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要怎么走下一步的时候还是洛思彤洒脱,不主动,她就先做决定,留在原地的人还能保留一点自尊心,她没有说什么过激让他会内疚的话,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他,然后连再见都不说,撞面而过,从此隐匿山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