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29章 白天不讲人,晚上不讲鬼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341 2018-05-22 13:36:47

  目送着他们离去的奕子荐,表情微微的解冰了!这个房子这棵银杏树是他的了!小鹰应该很开心!

  凌逸飞回到客栈就把洛思彤放回房内,没有想到这个举动让蓝子矜很是郁闷。他们已经成亲了!就算她因为侍剑受伤一直都在陪着她没有跟他同房过,可是客栈那么多房间,为什么非要往自己的房里带!这是个姑娘啊!即使再喜欢,也是男女有别啊!怎么能随便抱回自己房里疗伤?

  而更让她心塞的是,从上山之后都没有跟她讲过一句话,甚至一个解释的眼神都没有。眼里只有那个姑娘!好像天天缠着自己的人不是他一样。

  侍剑看着蓝子矜闷闷不乐的样子,也知道其中原由,因为傍晚的时候她看到凌逸飞抱着的女人以为是蓝子矜而吓了一跳。

  花可爱一边吃一边看着蓝子矜,来到这里,她被蓝子矜命令陪着侍剑,所以凌逸飞放在侍剑房里给蓝子矜吃的零食干果全都下了它的肚子,吃得一脸幸福。

  “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她呢?”

  “是谁?”侍剑其实也怕她去了,凌逸飞嫌她多余,那样看脸色她会伤心。

  “是呀,我又不是谁,去了说什么?”蓝子矜自嘲的回答,其实她不是要答案,只是想要一个人附属壮胆,她是想去看看,看凌逸飞和她在做什么。

  侍剑看着她,没有答话,整个房间就剩下花可爱啃零食的声音。

  第一次,蓝子矜没有吃晚饭便借由身体不舒服先睡了。侍剑担忧的看着她背过去的身体,有给花可爱使眼色想它停止吃东西想想对策。

  花可爱头一偏,不理会侍剑,继续吃着它的干果。

  侍剑凑近花可爱,轻声说“我跟你商量个事,要是你做得好,明天我带你去吃外面的好东西”

  花可爱眨眼睛,没同意,外面有什么。

  “外面的东西比这里多,又好吃,又好玩!”侍剑继续诱惑游说花可爱。

  花可爱看了看蓝子矜,点头答应。这个小家伙出来见天日没几天,天天在这里陪她,估计也闷了很久了,一点诱惑都受不住!

  “那你去堡主房间看一下”

  话还没说完花可爱直摇头拒绝!蓝子矜都在这里睡觉了,它自己去,免不了被凌逸飞扯着尾巴丢出来!它可不想挨揍。凌逸飞对它在蓝子矜身边的事情本来就耿耿于怀,它还是不主动惹他的好。

  “你这么怕死,小姐知道吗!”

  “你说你这么点小忙都不帮,你对得起小姐吗?”侍剑见硬的不行,就放松了口气,看着蓝子矜的背影努了奴嘴巴,示意花可爱看一下,那可是它的主人啊。

  “嘤…”花可爱停下吃东西的嘴,看了一眼蓝子矜哀怨的背影但是又强装着给自己台阶的样子,花可爱出声答应去试探凌逸飞的情况,利落的闪身出去。

  凌逸飞把真气输进洛思彤体内之后,便去了书房打坐。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直接把洛思彤抱进房间会引起蓝子矜的不适!只是有点觉得蓝子矜不懂事,洛思彤都受伤了,竟然不来看看!而且,人影都不见!但是又没有想过蓝子矜并不知道那个受伤的姑娘是洛思彤。

  花可爱趴在房梁上看着床上的脸色惨白人儿,四处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凌逸飞。就端坐在上面瞪大了眼睛看,就看他什么时候回来怕自己看漏了!

  凌逸飞越想越觉得胸口闷,他好像很久没有见蓝子矜了!她又去侍剑房里了》?

  在书房踱来踱去,就是看不进凌俊送来的堡里的处理公文,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呢?去不去叫她?哼,她都不知道过来跟他打招呼了,还要他亲自去找她?....

  “叩叩!叩叩叩!”

  “谁啊?”听到敲门声,蓝子矜狐疑的翻身过来,侍剑和蓝子矜对视一眼,侍剑出声。

  “咳!是我!夫人呢?”门外的凌逸飞清了清嗓子,不自然的问。

  一个堡主,去一个贴身丫鬟的房间请自己的夫人!说出来江湖人怕要笑死了!

  蓝子矜一听是他,白眼一翻,翻身回去面对墙壁,不想理他!早干嘛去了!在山上的时候眼里一点都没有她的存在!晚饭都过了才想起她的存在,才不要理他!

  看见蓝子矜那个表情,侍剑回到“堡主,小姐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竟然睡得着?!难为他因为想她踱来踱去的纡尊降贵的来一个下人房间请她!看来他对她真的太宽容了,让她那么肆无忌惮的无视他的存在!亲自来到还给他吃一个闭门羹!他可不是那种人!今天这是一定要看她耍什么花枪,不然他连打坐都不安心!

  “砰!”凌逸飞大步迈入房间,看着目瞪口呆的侍剑伸手嘘了一个动作,示意她别出声。

  “你今晚去书房睡!”凌逸飞沉着气严肃的命令,看着侍剑本来想挣扎但是不敢抗命乖乖出去,还醒目的轻轻带上了门。算你识相!凌逸飞眯着眼看着背身过去的蓝子矜,有点生气,有点胸闷,他都那么想她了,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还睡得那么香!

  走近床边还没有想好用什么姿势抱她呢。蓝子矜气鼓鼓的说“他真的走了?”

  她不是睡了吗?!!

  “我才不要理他!”

  “今天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山上!”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蓝子矜气鼓鼓的说,越想越气。越想越气,侍剑还不出声!蓝子矜突然翻身坐起来,不料撞到一堵结实的肉墙,疼得她呲牙咧嘴的伸手捂着鼻子,抬头看到来人是站在床边没有吭声的凌逸飞!“啊!”吓死人咩!不说走了吗!侍剑呢!

  白天不讲人,夜晚不讲鬼!

  “你你你....你...”蓝子矜惊讶得凑不成一句话。别看她平时跟凌逸飞就已经亲密同房过了,但是一看到近在身边的他的帅脸就还是会脸红结巴。

  “嗯?”凌逸飞看着她窘迫的小样子,之前气她,怒她的情绪都消失不见,就剩下她那生动的小脸!还有那气鼓鼓的话语,脸红的小模样,结巴的讲不出话的样子,怎么都那么可爱呢!

  “你可知道...”凌逸飞故作很严肃的看着她,吓得蓝子矜更是大气不敢出,怎么办,刚刚自己都说了什么?眼睛转转刚刚是不是讲了他的坏话?啊啊啊,蓝子矜闭上眼睛!缩着脖子!他会不会一掌就捏碎了她的脖子!反正他那么高大帅气又多金,再娶个小6也不是什么难事!

  凌逸飞温柔一笑,附下身躯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想你了!”

  吓得蓝子矜睁大眼睛一动不敢动,凌逸飞邪魅一笑吻了上去。好几天都没有亲热了,蓝子矜还在震惊得睁大眼睛,凌逸飞轻笑一声,“闭上眼睛”她立马僵硬的闭上眼睛!这个傻瓜!还是这么害羞僵硬的好像是陌生人一样,看到蓝子矜憋着气不敢呼吸,凌逸飞没好气得说“张嘴呼吸!”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