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27章 洛思彤被擒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97 2018-05-15 13:11:30

  “哈哈哈,臭婊子!终于到你落在我手里了!”蓝致远磨搓着双手一脸阴狠的走近受伤在地的洛思彤!之前被她吊打的耻辱一幕幕上映。现在终于让她栽在他手上了!看他怎么折磨她!!

  “蓝公子打算怎么处置她呢?”丙泊酚靠近看了一眼快要晕厥的洛思彤冷漠的问。

  蓝致远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洛思彤,被她嘴角的血迹沾到了手,嫌恶的瘪嘴甩手拿出手绢擦手,“把她洗干净后玩几天就赏给我们家男丁轮流玩!!”

  “啧啧....”树上传来一阵嘲讽的低音。

  “谁!”丙泊酚警惕的看向树上!百年老树上却看不出有人。

  “几个人围攻一个姑娘就算了,竟然还如此禽兽就说不过去了!”树干上的声音赫然传出声音,众人才看清楚声音来源在茂密的银杏树叶里!

  丙泊酚暗自心惊,此人一定是高人!他在江湖上虽然不曾排名,但是那是因为不涉足中原,而他的功力也是在场的佼佼者,可是此人却能在他们打斗多时,拳风内劲散落之处依然能不动声色的稳坐在银杏树上没有让在场的人察觉!可见他的内力和他相去甚远!

  “阁下是何许人?还请现出真身让我等敬礼”丙泊酚给篮致远使了下眼色。

  篮致远却误会了,提起洛思彤的长鞭就是抽上树干上去!丙泊酚大吃一惊,这个笨蛋!

  “呵呵.....”随着冷笑两声,篮致远的鞭子还未弹回来,高高缠绕在树枝上,正当所有人都昂着头等上面人反应的时候,3张树叶飘落下来,其中一张轻轻缓缓的划过篮致远的左脸!

  “公子小心!”丙泊酚出言提醒,说时迟那时快用手中武器击飞另外两张银杏树叶!

  阿左啊右户主心切,双双往树上扔出毒针!

  树上来人内力一震,毒针丁入地面!

  “你们还要玩车轮战术对我,可就没意思了!”树上来人轻声冷哼,调笑的暗示他们刚刚用车轮战术擒获洛思彤的事情,虽然赢了,但是在江湖上人人都不齿这种以多欺少还使诈的手段。

  武功高强的人又不肯露面,想必是不想跟他们交恶,他们既然已经达到解救蓝致远的目的,回去跟蓝国柱交差是重中之重,没有必要浪费在无感紧要的人身上,何必纠缠。

  丙泊酚深知自己的目的不在树上之人,便出手制止下人进一步攻击。作揖到“前辈在此,我等晚辈不敢造次,告辞”情势不明的状态下还是要理智一点,就让他占上风又如何,识时务者为俊杰!

  “丙泊酚!他都伤了我!岂能就此作罢?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一个不敢露面的鼠辈?!!”

  “好狂妄的小子!”树上的人明显声音变得严肃了,气氛变得肃穆了起来。

  “有种就现身,别畏畏缩缩的装神弄鬼!”篮致远深信对方不敢露面肯定是怕他们人多!那个小辣椒武功都不弱,还不是被他们生擒了!何况只是一个不敢露面的人!

  空气突然凝固,树上一条横枝慢慢显出一位淡黄色粗布挂衫,披头散发的俊逸青年,手上拿着一串佛珠,肩膀上停着一只安静闭眼睡觉的小老鹰,他整个人的颜值跟他的外貌不相符,他穿着很简朴,但是他眉眼里没有窘迫,反而气场很强大的散发出一种从容淡定,给人的错觉好像身上的衣服跟他并不是同一个系列的。

  奕子荐站在树枝上,就像高高在上的帝王在藐视地面的臣子,面容不怒而威。

  丙泊酚看见奕子荐竟是个年纪相仿的少年,心下疑虑,难道就他一个人?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以他如此年轻的年纪即使是武功再高,也不会比他高多少,而他的手下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么看来他并不是什么隐士能人,他们几个人即使不能一下子战胜他,也绝对不至于吃亏!

  “不过是个毛头小子!竟然敢在这里撒野!”篮致远冷哼,伸手指着奕子荐的样子凶神恶煞。

  奕子荐鄙睨的看了一眼他,左手运功一挥衣袖,内力把篮致远撞出去3米倒在地上呻吟!出手快到站在边上的丙泊酚都还不及救他!一众人甚至都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他伸手一挥衣袖,篮致远便被击倒在地!动作之快,内力之强,武功之高让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我不喜欢没有本事但是嘴巴又不会讲话的人”奕子荐淡漠的看着丙泊酚说。

  “请公子见谅!是他不懂礼貌,我替他跟公子道歉,求公子放他一条生路!”这个惹祸精!早知道刚刚就应该架着他走!也太大意了,无端端得罪了个这么高武功的人!江湖上的高手他基本都摸清楚路数了,这个既然不在江湖排行榜中,那么就是说他还没有被世人所知!

  “你倒是会说话,可是我一向不喜欢别人墙头草”搞笑了,知道情况不妙才道歉,刚刚还默许动手?

  一直没有说话被压在地上的洛思彤有气无力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么狼狈了笑什么,难道是一伙的?

  奕子荐饶有兴致的问“你笑什么”

  看她武功不弱,但是性子太冲,没有心眼又一根筋不知道回头是岸,胸口凿了个勇字就知道往前冲。不知道人家使用的是车轮战就是要她耗费体力之后才跟她正面交战。不然以她的功力不可能被打得如此狼狈。

  “不知道,感觉你像看穿尘世的佛祖,但是佛祖又不会这么正直”他那么随心所欲,不喜欢直接一招打得篮致远吐血倒地,佛祖可是提倡以德报怨普度众生的。

  奕子荐看着沾满血迹和泥尘气息紊乱的洛思彤,这丫头倒是挺会说话。马屁拍得不是很小众,说话声音也很清脆,看来不应该被他们糟蹋了。

  “她留下,你们可以下山了”

  “那不行!她是我的!”篮致远不服气的囔囔到!他这么多天受的苦他不在她身上双倍拿回来让他怎么甘心下山!他堂堂官二代,是家族长子,被她吊在这荒山野岭鞭打已经是奇耻大辱,现在又毁了半边脸,虽然脸不是她弄伤,但是却因她而起!他已经是恨得牙根都要咬断了!

  “这样啊!如果你们一起像她一样受伤留在这,我也不介意,但是,食宿自理”这里可是小鹰喜欢的地方,他来到这里发现已经有人住在这里,才在树上睡一觉,想说等她起来再跟她好好说叫她搬离这里,把地方让给他。

麦梗上的刺青

最近搬新的办公室了,工作有点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