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23章 美男药引子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049 2018-03-21 23:38:21

  众人等到半夜,唐熙终于开门出来。

  “你们还不睡觉啊?”

  千帆白了她一眼,明知道这丫头的命重要,还敢这么轻视,怕不是要凌逸飞翻脸!

  “她怎么样?”凌逸飞问。

  蓝子衿紧张的看着唐熙,生怕她说什么束手无策之类的敷衍之言。

  “有我在,能有什么事情!”唐熙看了一眼在场的三个男人,无所谓的瞟了瞟眼、看样子,凌逸飞肯定是不能的,人家美娇娘在这,那又是这个美娇娘在乎的人,肯定不给自己相公做这种事。那千帆肯定也是不可以的!那可是她的!不能为了救人而牺牲她的人!那只能是季雨墨了.....

  “那个,呃,剩下的就看季雨墨的了”唐熙笑笑朝季雨墨挑了挑眉。

  “我??”站在最远的季雨墨一脸懵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的问。

  在场所有人转头看向季羽墨,什么意思?一头雾水的又看向唐熙,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唐熙很不好意思的欲言又止,然后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在场的人,小心翼翼的凑近千帆耳朵嘀咕...

  这一嘀咕,连千帆都扭捏了起来,脸都红了!然后两人不吭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说得出口。剩下三人面面相觑,蓝子矜挂着两行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走来走去又扭扭捏捏的唐熙,求助于凌逸飞。受不了婆妈的千帆季羽墨都鄙视的看着唐熙。

  凌逸飞忍无可忍的直接吼道“说重点!”

  千帆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小声的说“就那个,药引子”朝着季羽墨努了努嘴,把话题又丢到季羽墨身上去。

  “到底是什么意思?!”季羽墨实在受不了了“要我做什么?”

  蓝子矜知道他们究根结底也就是看在凌逸飞的面子上才来帮忙的,实际上根本不用帮她!药引子还是她来做吧!不能再麻烦别人“是要割肉吗?割我的吧”说着便撩起衣袖将白藕一般的手臂伸到唐熙面前。吓得凌逸飞连忙把她的袖子放下挡在身前,势不让别人占自己的便宜!

  “哈哈哈哈哈....”看着如此可爱的蓝子矜唐熙爆出一阵大笑,她怎么想到的。

  千帆也忍俊不禁的看着凌逸飞,因为他夫人的脑回路简直是一股清流啊!割肉来做药引子?怎么想的!

  一脸黑线的瞪着在一旁哈哈大笑的唐熙,凌逸飞恶狠狠的问“谁让你们逗她的!”

  割肉.....割肉....肉....季羽墨在一旁想着为什么要他做药引子,难道是因为他是处男.....他不要割肉!“能不能不割肉....”季羽墨弱弱的在后面提议!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听闻季羽墨的吐槽,连千帆都忍不住,连同刚刚停下的唐熙都笑得前俯后仰,唐熙笑到飚眼泪!用手指去檫眼角的泪水。麻蛋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帮逗比。

  剩下三人一脸黑线的看着两人一直在笑,互相大眼瞪小眼的不明所以。

  待到两人笑得差不多了,唐熙搭着千帆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用割肉。”

  看到面面相觑的几人,千帆接话道“就是这个小姑娘的伤用不着割肉,就是要牺牲一点个人名节”说话还指着季羽墨,因为这几个人最没有名节包袱的就是季羽墨了!而且他们都是名草有主的人,就他还是孤家寡人,可是最佳人选了!还是让他白白捡了个大便宜!那姑娘长得可好看了。

  唐熙点点头解释“这个姑娘外表伤势并不重,外敷一点跌打药草膏休息一段时间便会完好,就是她中的毒有点难搞,是那种会活动的毒素,就需要一个像季羽墨这样的药引子”

  “为什么是季羽墨?”凌逸飞问出了所有人关心的问题。蓝子矜心想,我也可以啊!

  千帆扭捏的答道“因为,因为我不能做药引子”

  “那我可以啊!我愿意”蓝子矜上前一脸恳求的看着唐熙。

  这么肝胆相照的主仆,如此急人之急的主子也是少见,这个姑娘一直如此关怀里面中毒的姑娘,她们应该是主仆情深,那凌逸飞这家伙也是个运气爆棚的主,白白捡到这么个善良的宝。

  拍了拍蓝子矜的手,唐熙认真的回答“这个毒,是要用嘴对嘴吸出来的,而且是功力深厚正刚阳性之人,别说你功力不够,那你也不是男的呀!”蓝子矜回头看一眼季羽墨,又看一眼凌逸飞。这是什么意思,一定是男的才能救侍剑啊?那季羽墨不肯救,凌逸飞也不肯怎么办?

  凌逸飞无视蓝子矜求救的眼神,直接问“那就季羽墨去吧”

  “哎哎哎哎,凭什么呀,凭什么吸毒就让我去啊!”季羽墨听明白了立马反应过来拒绝!

  “反正不能是我家千帆!他是我的”唐熙霸气宣布主权。

  蓝子矜把目光又扫到凌逸飞身上,凌逸飞一脸黑线的直接表白“本主只能亲你一个!”

  “哟哟....”唐熙听到凌逸飞的表白直接用两只手食指指着凌逸飞暧昧的点赞到。哎哟不错哦,这个钢铁直男癌的凌逸飞说起情话到是比千帆肉麻多了!!

  千帆坏笑朝着季羽墨挤了挤眼,指着道“我们不能,所以就剩老季啊!他可是号称最拿手这方面的风月之事的了,这个任务,舍他其谁啊!”

  凌逸飞一个眼刀子直接剜到季羽墨身上!季羽墨假装要走,结果被唐熙逮着进了房间....

  啊啊啊啊啊,他一世英明啊!他守了20多年的真身初吻啊!天哪,这些都是什么损友!他要求绝交!

  按唐熙要求,季羽墨不情不愿的凑近侍剑,他可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黑龙门掌门人啊!被迫把第一次初吻献给一个凌家堡夫人的贴身丫鬟?传出去他海做不做人啦!啊可是,这丫头长得还真是好看啊!眉毛浓密英气,眼睫毛又长又翘又卷,鼻子又高又挺,五官很大气嘛。

  “怎么,是不是觉得自己检到宝贝了?别陶醉了,赶紧开始吧,今晚还睡不睡了”唐熙打趣季羽墨看着侍剑发呆的脸,把看得入神的季羽墨拉回现实。季羽墨白了她一眼,这魔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