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22章 侍剑身受重伤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83 2018-03-16 18:22:46

  吃着早餐的蓝子衿突然一滴眼泪掉了下来,她一怔,摸了一下脸颊。怔怔的看着手上的湿润....

  为什么会突然就流眼泪了呢?

  一旁一直看着她的凌逸飞紧张的伸手过来板正她的脸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不知道...”蓝子衿摇摇头,心突突的跳,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无缘无故的留眼泪却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只能说明是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季雨墨淡定的看了一眼凌逸飞紧张的小眼神“哎哟,不至于吧?”

  这时,凌俊步履匆匆的走进来。

  “堡主,夫人,季公子,不好了”凌俊知道侍剑是蓝子衿唯一从嫁得丫鬟,凌逸飞出门也只带她,还默许他带教,这个侍剑的分量可不是普通贴身丫鬟可以比拟得了的。

  “侍剑呢?”一听见凌俊着急,蓝子衿自己都着急了,起码之前,他们并不会称她做夫人,而且凌逸飞交代他去找侍剑的,可是只有他一个人急匆匆的回来了,刚刚自己又无缘无故的流眼泪了!

  “侍剑姑娘,身受重伤,凌越正在陪她,我先行过来禀告....”

  “带路!”凌逸飞一把扶住整个人腿软差点倒在一边的蓝子衿,不容置疑的拉着她走。季雨墨虽然不认识侍剑,可是听闻这个丫头这么得蓝子衿的关心,也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脸安静的跟着。

  一进到侍剑的房间,侍剑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因为寻找蓝子衿整个人憔悴了不少,身上几处伤痕,嘴角流血,脸色一阵青红相间。看得蓝子衿无助的攥紧凌逸飞的衣角。是谁!是谁把她伤成这样!小脸满是因为受伤疼痛的泪痕,身体冷汗淋淋,额头被汗水沾湿凌乱的头发,了无生气的样子就像被丢掉的破碎娃娃,一点没有当初那个英气十足,飒爽卓越。

  季雨墨凑近一看瞬间严肃的问道“是怎么伤到的?”

  凌俊凌越互看一眼,凌越答“并不知道,听周围的人说是一伙装扮奇异的人围攻的”

  “一伙?”蓝子衿眼神悲哀,还是一伙人围攻她一个弱女子?!欺人太甚!

  “几个人?”凌逸飞看着侍剑问。她伤势不轻,看着外伤应该不至于把她伤到奄奄一息。

  “太久了,我们也不知道,目击的酒保说是有男有女”凌俊回答到,他们一去到见侍剑这样,凌越便先带她回来,他便现场大概了解过程。但是毕竟是江湖儿女,平民百姓都不愿得罪人,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都是三缄其口的掩盖原因,就是害怕凶手回来报复吧。

  蓝子衿崩溃的哭出声来,手足无措的带着哭腔看向凌逸飞问“怎么办怎么办....”

  没有见过这种风浪的小姑娘,怎么可能面对,以前她们贫穷苦痛但是从来没有受过什么伤害,才出蓝府就受了那么大的伤!现在也就是跟凌逸飞是个熟人,能托付了!如果他不帮她,那她怎么办。

  凌逸飞抱着蓝子衿迅速做出安排“凌俊,你先去拿点热水还有棉被过来”

  “凌越,你在外面守着”

  看了一眼季雨墨,沉思了一下,季雨墨会意道“我去找千帆!”

  千帆,是黑龙门另一个成员,与凌逸飞、季雨墨私交甚好,但是不喜人间烟火,只想着读书、读书、多读书。而他们要找他,并不是因为他的满腹经纶能帮到什么,而是找到他,就能找到人称“妙手圣女”的唐熙!

  唐熙是千帆的头号粉丝,只要有千帆在的地方3米内必见唐熙!而千帆一般不会外出,只会在他的竹居里面专研武功秘籍或者,野史传!唐熙擅长医术,因为自家的祖上都是喜爱用毒,而因为作风不正,经常随心所欲,被武林人士称为邪派,而她誓要与家族不同,经常救治被家族所毒之人,后被门派逐出师门。

  又因为与千帆一见倾心,无地可去u,就一直呆在千帆左右。

  凌俊拿来热水和棉被,凌逸飞叫蓝子衿帮侍剑换衣服搽试身体,看一下是否还有比较大面积的受伤部位。蓝子衿看着侍剑身上青青紫紫的皮肤,一阵失声痛哭。但是幸好外表没有受伤严重,大多是表皮擦伤。

  凌逸飞把侍剑用棉被裹住,然后让蓝子衿走开。开始运功试图给侍剑逼出毒素。

  夜空星星点点,几个时辰过去。房内毫无动静。

  蓝子衿心急如焚,哭得眼睛都红肿了,却不敢进去打扰,只能在房门外着急的踱来踱去。

  终于,季雨墨和千帆、唐熙来到。简单的打过照面之后,蓝子衿还来不及要寒暄一下,但见唐熙推门而进,不一会儿,凌逸飞疲惫的走了出来。

  “怎么样怎么样?”蓝子衿一看到凌逸飞出来,着急的上前去问。

  “我怕我的内力会伤害到她,所以用棉被捂着她给她逼毒,可是她体内的毒素是会游走的,我逼不出来,又怕一下子太强劲内力会撑破她的经脉,只好给她输内力护住她的心脉。”看着凌逸飞疲惫的解释道,蓝子衿一下子更加担心!会游走,那是不是说明她中的毒很难解?

  蓝子衿软软的坐在房前的阶梯之上,双手合十,泪眼巴巴的看着夜空。不知道想什么。

  凌逸飞在她旁边站着,小声的吩咐“凌越,你暗自去调查一下事情的起因,务必追查一下凶手!”

  季雨墨过来拍了拍凌逸飞的肩膀,凌逸飞突然想起“那个小东西呢?”

  “哪个?”千帆一头雾水的问,季雨墨一眨眼,明白他说的是花可爱。

  “在我房间!”然后一转身嘟着嘴转向房里走去,其实他想把它收为己有,然后把它收在他特制的小笼子里面。它今天非要出来找蓝子衿,不听话,他就把它随手关在房间里让它闭门思过!

  千帆看到季雨墨手里的花可爱,立马扬起十二分精神看着这个小红团,第一印象是:这是什么鬼?待他好好研究一下....可是花可爱一看到蓝子衿便立马向她扑去!

  蓝子衿哭的稀里哗啦的,都忘了有花可爱了!连忙搽干净眼泪抱着花可爱。

  “嘤嘤嘤...”

  花可爱一边叫一边指着季雨墨投诉,混蛋竟然把它锁在笼子里还让它面壁思过!它再也不要跟他玩了!怎么说它也是一只聪明伶俐温柔善良变异小可爱啊,不团宠就算了,竟然如此对它!

  凌逸飞罕见的不管花可爱是不是蹭着了蓝子衿的胸,竟然也没有威胁它把它捉起来丢给季雨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