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13章 突如其来的劫持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202 2018-02-22 09:14:57

  “凌哥哥,那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坐马车”

  “那我这么大个,坐马车不合适”

  “可是人家想跟你说说话,这次你回来,都没有跟欣儿好好说说话呢,都跟…”白欣下意识的住嘴往后的一句话,可不能跟凌逸飞面说蓝子矜的事情,这样只会更加增加她在他面前的出场机会。才不要。

  “哈哈哈哈,傻欣儿,跟哥哥说话什么时候不可以”

  走回队伍的蓝子矜往回一看,又看到凌逸飞笑着用手揉着白欣的头,那样子很是甜蜜。心里一酸,没有发现周围草丛的异样。

  草丛里—

  一个男声粗哑低声问旁边领头的男人“大哥,我们动手吧?”一帮商人装束的人而已,对于他们来说,那不是手到擒来!男人沉思着,眼神看到蓝子矜后发光发彩,嘴角上扬,扯开那张有一个墨色的胎记,显得特别阴森诡异,他指着蓝子矜对手下低声说,“那个女人,我要了!”

  “冲啊....”

  一大帮人冲着凌家堡的队伍而去,那个为首的男人冷森森不动声色的走近蓝子矜,双眼发着光的赤裸裸的欣赏着蓝子矜,一出手就是直奔蓝子矜的腰间!

  蓝子矜听闻周围声音吵杂的想起,感觉旁边有股凌厉的掌风向她袭来!蓝子矜原地楞了一秒,在鬼墨君的手掌快抓住她的时候轻盈的侧开了身子。转头惊愕的看着这个一脸丑陋的男人,因为没抓到她又回手向她擒来!这次蓝子矜反应灵敏,立马低下头躲过招,然后顺势一个翻滚离开原地。

  河边上凌逸飞听见这边出事的打斗声回过神来,拉着白欣就跑回去。一看见鬼墨君缠着蓝子矜不放,眼看他一个擒拿手就要抓到蓝子矜了,凌逸飞一下就松开了拉着白欣的手飞奔过去生生用掌风把靠近蓝子矜的鬼墨君劈开!鬼墨君虽是流寇,但是他本来也是在江湖上颇有些名气的三教九流之辈,所以他自立门户后才成了在荒郊野岭打家劫舍的流寇。一看到凌逸飞他才回过神看见自己的手下伤的伤死的死已经所剩无几,而人家的侍卫却没有几个受伤。

  因为刚刚他光顾着抓蓝子矜了,没有注意到他们原来是一帮乔装打扮的高手!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玉树临风的白衣公子,武功远在他之上!看来是没有胜算了!他又硬生生跟凌逸飞过了3招、在下一招被凌逸飞掌飞出几米地上吐了一口血!鬼墨君被凌逸飞打飞的地方赫然站着一个白衣妙龄女子。此人就是刚刚被凌逸飞松开手的白欣!

  凌逸飞将鬼墨君打飞后,向着蓝子矜问“你没事吧?”凌逸飞一直觉得蓝子矜是不会武功的寻常女子。可是他自己的想不出为什么看见她有危险就不由自主的飞过来救她!

  吓得不要不要的蓝子矜呆萌的看着凌逸飞那巧夺天工的俊脸摇了摇头。

  突然,倒在地上吐血的鬼墨君咻的一声劫持了站在旁边的白欣,一声不吭的扣着白欣的脖子,白欣吓得连哭带叫的“凌哥哥~凌哥哥~”

  凌逸飞狭长的双眼一眯,露出危险的讯息,就如同一头睡狮被人拔毛,立马周围的气氛就变得异常冷漠危险!蓝子矜吓了一跳,站在他的身边都能感觉到凌逸飞的杀气在不断弥漫。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凌逸飞最讨厌别人威胁,尤其是拿他在乎的人!

  “你想干什么?”凌逸飞冷冰冰的瞪着鬼墨君问道。

  鬼墨君看着凌逸飞杀气腾腾的样子不寒而栗,但是他想要的人也要得到!他看得出来一帮人当中,除了那个武功高强英俊不凡的男人,就属这个女人穿着气度不凡,看她不经世事的样子,想来肯定也是享受地位的主儿!看他那么紧张,应该错不了、

  鬼墨君用受伤的手指着躲在凌逸飞身后的蓝子矜说“拿她换!”然后用了一点力捏白欣的脖子,白欣配合的呀呀呀呀叫唤了起来!其实他也没有怎么用力!是白欣觉得鬼墨君又丑又老觉得鬼墨君脏手碰到她的皮肤才会叫的。而且鬼墨君提出的条件是她乐见其成的,那她肯定要配合啊!就害怕凌逸飞不肯,而她被撕票!虽然她知道凌逸飞更有可能是把鬼墨君杀了就出她们,但是这样岂不是便宜了蓝子矜了!!

  “你要知道,在我面前,没有价可讲”凌逸飞彻底怒了,阴森森的回答。

  可是回应他的是白欣更加凄惨的叫声。白欣就是想用这个来赢得凌逸飞的怜惜,她算准她的命可是凌逸飞很看重的,容不得她受一点伤害。虽然蓝子矜的出现让凌逸飞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可是她依然能轻易让凌逸飞做出让步。

  鬼墨君扯开一张嘴角上流着血,一字一句“我只要她跟我走!”

  空气静止了,杀气冲天的凌逸飞恶狠狠的瞪着鬼墨君,一边是白欣一边是蓝子矜,他有把握能把鬼墨君打死,但是他害怕吓到白欣,也害怕白欣受到一丁点伤害。他也不想在蓝子矜面前杀人,溅血的场景估计她会做好长一段时间噩梦!可是凌逸飞看着蓝子矜,听着一边白欣哭哭戚戚的喊声。

  蓝子矜明白,白欣才是他最重要的,她不过是送过来几个月的赔罪夫人。他的眼神就说明他乡叫她出去代替白欣被劫持了。算了,就当是给他回个礼吧!到时候她想办法逃脱就好!

  慢慢走出凌逸飞后背的蓝子矜看着面目可憎的鬼墨君,虽然她看不出来他的恶意,但是看到他的脸着实是恐怖。蓝子矜撇开眼看了一眼侍剑,侍剑叫了一声“小姐,我跟你一起去”然后甩开侍卫长凌俊的手,义无反顾的走进鬼墨君。但是鬼墨君警惕的看着侍剑说“不要!我只要她一个!”然后在怀里掏出一个墨绿色的瓷瓶丢给蓝子矜,示意她吃下药丸。

  凌逸飞愤怒的握紧拳头,青筋暴起。可是却不动声色的看着。

  蓝子矜想了想,给侍剑打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冲动,会给她暗哨。然后默不作声的开瓶吃了药丸。凌逸飞诧异她竟然如此大义凛然的吃下不知道是不是毒药的东西,惊讶于她那种不怕生死的淡然。

  不过是以一命换一命,反正她之前就是换大哥的命而嫁过来的啊,在凌家堡好吃好喝的休养生息了这么久,一致没有找到机会给他说声谢谢,只不过是吃粒毒药,便能换回他的欣儿,她也不亏。就当是还他人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