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10章 白欣的争宠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1954 2018-01-14 12:34:38

  “你知道多好笑吗!他好死不死竟然碰上洛思彤那个小辣椒了!”哈哈哈,一看凌逸飞哑然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惊讶程度了!晾他怎么猜都不会猜到这个篮致远是因为得罪洛思彤而被洛思彤“拖”去了山沟沟里面吊起来鞭打!

  季羽墨调侃的看着凌逸飞,这家伙,怎么说都是跟他有点干系啊!大舅子调戏自己的前妻被前妻打晕带走吊打的戏码是不是很刺激啊?哈哈哈哈,笑死他了。洛思彤本身性格泼辣,为人性感火热,但是雷厉风行,当年嫁入凌家堡没有多久便远走他乡,因为受不了被冷落,又不愿意以休妻的名义回家,故此让凌逸飞安排她“暴病身亡”来结束她的人生传奇。谁知道,因为出来逛街被篮致远当街跟踪调戏。

  “怎么这么巧”

  “就是这么巧!你这大舅子当街调戏了你的第二个妻子!”哈哈哈哈

  “闭嘴!”凌逸飞瞪着季羽墨那张笑到变形的脸。最近应该是他最背的时候了,看来是以前太多风流,现在怎么这么多折堕!

  “对了,小辣椒现在带着你的大舅子去了侯尚乡东方群山30余里的东信山,哈哈哈,你什么时候去,记得叫上我啊哈哈哈,我去看探望一下你的大舅子聊表心意”季羽墨大笑着就挥手而去,留下凌逸飞冷哼的表情在风中凌乱!就算到时候凌逸飞不通知他他也会去的!因为他去哪里他都一清二楚!他的微表情就是他解决无聊的日常举动!

  凌逸飞苦笑一下。当年洛思彤决定离开的时候说“从此山水不相逢,不问旧人长与短”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是有多怨恨,才会有这样的绝句说出来。当时他没有那么多心思在她身上,甚至都没有时间去了解一下下对方,她便知道他是不适合她的人,然后决然的要求离开。

  她是一个很热情,很独立,很自我的一个人,容不得别人的轻视。她那么优秀,那么美丽,那么高傲。她出身名门,当年也是因为两家世交,可她也不是万千女人当众的一个,她很有想法,很有自己的主见。她说得不到,就拜拜。

  翌日

  “飞哥哥,欣儿也想同去,见见世面!”白欣一脸浅笑的拉着凌逸飞的手撒娇道。

  凌逸飞温柔的说“欣儿乖,这次我们不是去玩儿的,我们是去蓝府回门!”

  白欣嘟起小嘴,继续撒娇的说“欣儿也可以去蓝姐姐家里看看的呀,欣儿好久都没有出过远门了呢!”看的一旁蓝子矜打了个冷震,妈妈咪呀,这娇滴滴的撒娇,怎么听起来那么让人起鸡皮呢!

  哼,才不让他们有时间共处一室!去哪里都跟着,这样蓝子矜就算想勾引凌逸飞也苦于没有机会了!!

  凌逸飞看向蓝子矜,发现蓝子矜故意撇开了眼。就以为她默许了。一脸宠溺的看着白欣到“那你去收拾东西吧,跟子衿一块坐马车。”

  蓝子矜一听,心底翻了个大白眼。还真是得宠!这小三可不是软柿子!

  “人家早就收拾好了!水儿,把我的东西搬到后面去!”然后笑眯眯的挽着凌逸飞的手指挥着丫头搬着大箱小箱的东西。她想要去哪里,早就做好准备了!就知道凌逸飞肯定会答应的,只不是看见蓝子矜在场,就想着让她看看凌逸飞宠她的程度和亲密而已!

  侍剑看着那一箱一箱的东西,看着自己一个包袱和蓝子矜的一个包袱直摇头。瞧瞧,这真小姐果然跟她们不一样啊!她们是两手空空的来,两手空空的走!连个嫁妆都没有!难怪被人看清到这个地步!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来卖身还债的。

  但是蓝子矜一个眼神扫过来就懂了,她们可是随时准备逃命的人,跟人家想去郊游的千金小姐能一样吗。何况她们原来可是连块布都没有的人啊!

  原来的安排是因为蓝子矜和侍剑不会骑马,所以只安排了一辆马车。现在因为白欣也去,蓝子矜一直担心三个人一台戏,不好控制尴尬的场面。但也不知道怎么先开口。却让白欣抢先开口为难的道“逸哥哥,我们只准备了一辆马车,那我不能坐了嫂子的马车啊,她又不会骑马。”

  凌逸飞一把扯过蓝子矜,使了一个眼色“做凌家堡的夫人,不会骑马就学,我来教你”

  “可是,我也想学”白欣委屈的嘟起小嘴可怜兮兮的看着凌逸飞。

  蓝子矜接受到凌逸飞扫过来的眼神,瞬间移开装作不经意的看向天空,还是默不作声。想拿她出头当挡箭牌?呵呵哒,老娘不愿意。

  凌逸飞侧头看着眼神到处喵就是不敢正眼看他的蓝子矜,玩味的眯起眼,这娘们是故意拒绝帮他~

  哼,小样,你以为我治不了你。

  “那可不行,欣儿是我们堡里的明珠,哪里用学骑马啊。我们会心疼的。”嘶~蓝子矜不由自主地在心底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肉麻成度能把鸡皮疙瘩割下来了。。。

  凌逸飞还摸摸白欣的头,一脸宠溺。看的蓝子矜心里很不是滋味。强迫自己转开眼睛。这一举动让白欣看在眼里,白欣低下眼脸,扯出一抹得逞的笑脸。哼,凌逸飞是我的,他可是实力宠着我那么多年。岂能让你坐享其成一来就把他抢走。

  学了也好,骑马还能方便自己想去哪里去哪里,还是要靠自己。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走,靠自己是最安全的。毕竟只有自己才不会背叛自己。这么一想,蓝子矜反而想开了,回头看了一眼那匹一看起来就与众不同风姿凌厉精神冷漠的黑色骏马,整个队伍里面最出挑的马匹连她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都能看出与众不同,想必它一定是凌逸飞的坐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