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9章。 一人换一人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171 2017-12-18 14:21:39

  昱日,清晨

  “少爷,少爷!”

  管家老凌步履匆匆而来,疾呼凌逸飞。老凌是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大叔,行事一丝不苟,平常很少出现,只是知道他在凌家堡的地位很受人尊重。

  “少爷,哦,老奴见过夫人。”老凌看见蓝子矜,稳定了一下情绪,立马反应过来给蓝子矜行了一个礼。不得不说,大户人家,连个管家都素质过人,应变能力快速,性格更沉稳。

  凌逸飞抬起头看见是老凌,便看了一眼蓝子矜回到“没事,说吧”

  老凌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蓝子矜,如实回答“蓝府差人来问,蓝公子的归程。”

  当时说好要跟他们联姻的时候便说好了一成亲便放蓝致远走,而当时也做了!现在成婚都2个月了,不可能还没有回到蓝府。一般时候老凌也会处理,只有发生什么才会请示与他。看来,这个大舅子是给他搞了点事情了!蓝府因为蓝国柱这个人的心机深沉,在江湖上和几个门派交好,本身是掌管朝廷经济外销的权利,在江湖上颇有份量。而因为他在江湖上有一些义士的帮助,让朝廷官员也不敢对他有微词。

  蓝公子…蓝子矜抬头看了一下,然后又装作不经意间错开了视线,关她什么事,反正她也不算是蓝家的子孙,不过是一个错误的存在。

  凌逸飞没有出声,把蓝子矜的反应看在眼里,只是他实在想不到,听到蓝府,自己哥哥被人谈论,她如此淡定冷静,结合她之前的故事,貌似不是亲生的。谁亲生的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饿到吃死老鼠吧。

  “夫人,我们好像成婚后没有回过门吧?”

  凌逸飞看着蓝子矜一脸迷茫,答非所问的岔开话题。他想了解她的过去,想知道她的前半生。

  “少爷,这个时候…”老凌皱着眉头看他,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解决问题,先找到蓝致远先?何况回门的时间早都过了,本来成婚这件事就是蓝家因为想救蓝致远而送这个夫人过来续弦的,只是单纯的一人换一人。因为江湖的传闻少爷要集齐五任妻子,才能破解克妻克子的传说,但是没有人肯嫁。

  凌逸飞抬手阻止老凌后面的话,他知道,只是想蓝子矜正式成为他的妻子,就必须告知别人,她是由他在保护,她的身后有凌家堡,不是任谁都能欺负的!

  蓝子矜淡然一笑,回什么门,没有人会欢迎她,她也没有家。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出发,你先收拾一下,我去书房处理一点事情。”说罢凌逸飞挥手让老凌跟上,离开竹宛。蓝子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那种清风徐来,波澜不惊的从容。

  蓝子矜叹了一口气,她终究是在蓝府长大,虽然没有得到他们半点关爱。可是想起那些年,还是很不争气的觉得委屈,即使现在成亲嫁入豪门,仍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便宜的事情落在她的头上,实在是匪夷所思,疑点重重。

  虽然已经是事实夫妻,跟凌逸飞也算慢慢熟悉,可她知道,他们感情基础不深。

  蓝子矜站起来叫了一声在外面练武的侍剑,她的武功在最近突飞猛进,凌逸飞准许她进入凌家堡的军事训练营随学,更是让她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奋发图强。好好一个姑娘,从此就变成了侍卫装扮。

  “侍剑,你有没有听说蓝府的事情?”

  “没有啊……”她每天光去训练营偷师了,哪里有时间去八卦蓝府的事情。

  “刚刚凌家堡的管家过来把凌逸飞叫走了,说起蓝公子…什么什么什么的,然后凌逸飞就说明天跟我回门让我收拾收拾”他不会是,因为蓝致远而要把她退货吧……

  “都两个月了,才回门啊!”侍剑惊讶,这堡主卖的什么药。

  “我觉得肯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要提前做点准备了。”说实在的,因为不是很受欢迎,很难想象不是因为要退货而去蓝家。活人不能让钱给憋死啊,此处不留人,只能做好准备溜!蓝府肯定是不能回的。

  “那我们先拿点钱财防身”蓝子矜看侍剑不明白,眨了眨眼提醒。

  侍剑倒是不在乎钱财,反正最近她们在凌家堡伙食不错,发了2个月的月奉!她才知道原来奴才包吃包住海有一笔银子发放的!还不少呢!听说是按等级分发的,因为她是随嫁丫鬟,所以比一般的家丁和丫鬟都高。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可能是穷惯了,突然有钱了,就反而是不知道怎么花。

  书房

  凌逸飞看着八卦组的调查报告,陷入沉思。

  “少爷,蓝公子是在回蓝府的路上失踪的。这个蓝致远是蓝国柱的命根,这是总所周知,不可能蓝国柱会拿他来试探我们”蓝致远也是个纨绔子弟,根本就没有头脑。

  见凌逸飞没有出声,老凌沉默的看着凌逸飞。一般来讲不符合他的思维方式的事情他不方便给建议,超出他的常识的事情,他也想不出什么。

  “好了,凌叔,你先回去吧,明天我亲自去趟蓝府。”凌逸飞挥了挥手让老凌退下。因为他发现有人在屋顶瞪着他呢!

  刚刚遣走总管,季羽墨便闪身而进,大喇喇的坐在了凌逸飞的书案前,拿起凌逸飞随手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悠悠的答道“你这个大舅子,不乖啊!”

  凌逸飞冷哼一声,早就知道有猫腻了,不然还会无缘无故的失踪?

  “哎,你这个人很没有意思啊!你就不能上点心,装作一副在你意料之外的表情吗!”季羽墨很不忿得囔囔到,讨厌鬼,好像什么都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事情很无趣啊!哈哈哈,不过这次,应该不算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科是这次,后面的事情未必你能猜得到!”说罢季羽墨得意的挑了挑眉看着凌逸飞的表情。

  凌逸飞白他一眼“除了女人问题,我也想不出他还有什么东西能致祸”一开始因为篮致远酒后跟那些狐朋狗友在凌家堡的酒肆里面因为强行要求头牌姑娘陪夜,姑娘并不卖身却被他打死,被他一把火连同酒肆都烧了,让凌家堡损失一笔不少的钱和几条人命。后来被凌家堡的虎卫营控制起来。

  后来蓝国柱过来谈判态度良好,而且答应安抚死者家属并且赔偿所有损失。当时想着因为蓝国柱还有点用,就当给他个面子,也就答应他用一人换一人的条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