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7章 最奇怪的饭局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062 2017-12-15 16:57:54

  蓝子矜迷迷糊糊的被饿醒,已经是日晒三竿。旁边的床上已经没有了温度,彷佛昨晚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如若不是下身的酸胀和满身的吻痕,她都怀疑是不是她自己思想腐烂做了个春梦!!!

  侍剑在房门外拿着一根树枝练着简单的把式,那是古桐教给她们为数不多的武功招式。以前都只是教她们内功心法,他说能抗寒,让她们没有那么容易被冻死。教她们轻功是因为那样跑得比较快,能很容易抓到田鼠。只是后来长大一点了,才教了一套简单的招式。可是侍剑却坚持每天都打演一遍那看似简单胡闹的样式,一直相信会很厉害。

  “侍剑,午饭时间过了吗”

  因为在这里这么久,总是在规定时间放饭,时间一过,便不得开餐。怎么睡过了,那不是要饿到晚饭时间,想想都觉得亏啊!这都是因为凌逸飞那混蛋!要知道,从小饿到大的人,能吃到饱是多么感恩的事情。竟然因为睡过了不得吃饭多冤呐!她留在这里就是因为不愁衣食啊。

  侍剑回头看了一眼捂着肚子站在房门前的蓝子矜笑到“小姐饿了?”

  这么好笑,难道侍剑聪明的留了馒头?

  “嗯,是能吃一头牛那种”蓝子矜朝侍剑眨眼睛搞笑道。

  “那去客厅吃吧,那是少爷嘱咐说让你醒了吃的”好奇怪,为什么一说道少爷,小姐脸红了!

  是他!还给她留了饭菜!还算有点良心,就是不知道她会什么时候死了……

  “他,有没有说什么”

  侍剑看着蓝子矜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得,不明所的回答“还说了让我不要吵你,不要叫你,让你自然醒多睡会儿”她是一早跑步回来才看见凌逸飞的,没看到凌逸飞从蓝子矜的房间出来。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两个之间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啊。

  幸亏他什么都没有说,幸亏人家都不知道呢!蓝子矜坐在客厅才发现,食物丰富得简直不敢相信啊!这是怎么回事,受宠若惊啊。

  “少爷说你太瘦了,让你多吃点”侍剑轻飘飘的声音和审视的眼神淡淡的扫着蓝子矜。直觉告诉她小姐和少爷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不可能一下子感情飞跃地平线那么快,她天天和小姐一起,怎么她连个少爷的照面都没有见到,他们突然那么熟别跟她说是少爷良心发现!

  “哦!”

  蓝子矜眼睛骨碌碌偷瞄了一眼侍剑那八卦的脸,想着能敷衍多久久拖多久!

  “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哼哼,肯定是了,蓝子矜一般都是比她话多,哪里有一个字回答的时候。难道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哎呀,昨晚她有点喝高了,回房后感觉很困,那酒后颈太大,一沾上被子就睡了个昏天黑地……

  面对侍剑的眼神相逼,蓝子矜一脸装无辜的大口啃着鸡腿,然后装作很忙很饿的借故背对着侍剑忙碌的吃着美味佳肴。

  竟然回避!竟然不告诉她!竟然开始有秘密!

  “行行行,我去练剑!”

  蓝子矜看着侍剑假装愤怒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不说不代表侍剑不知道,有些事情只是讲不出口,但是一到晚上不就公开了嘛!

  是夜,凌逸飞就差人来竹宛请夫人去一心堂用膳,这一请,就在堡里炸开了锅。主角倒是很淡定的应了。但是下人们都惊讶得议论纷纷。最惊诧的人里还有不甘心的白欣。

  一听到她之前努力制造的对蓝子矜不利的谣言现在被受宠盖过,她就生气。但是象这样的一朵白莲花,即使是恨到胸口痛,愤怒到脸变形,那也不会在别人面前展露。也要等到优雅的步回自己的房间才会放开形象龇牙咧嘴的诅咒那些抢她东西的人。

  这种人的高明之处就是她能很好的控制自己,能随时烤至自己情绪的人,才容易掌控别人。

  蓝子矜和侍剑第2次踏进一心堂,便感觉气氛微妙。先是成婚后就没有见过的老太爷一脸慈祥以外,和那个说不上哪里不好的白欣那一张明显过于热情的脸,还有那个神出鬼没的堡主凌逸飞那个体贴入微的态度。

  老爷子一脸堆笑的问“孙媳妇呐,最近怎么样啊?”这话问的可真是够早的啊,那以前要找他请安他还说不用了呢,这怎么就跳过了变得那么熟了吗!、

  “爷爷这么说是怪欣儿对嫂子照顾不周了吗?”白欣一脸笑的乖巧可爱的回答老爷子的话,一边闪身过来拉着蓝子矜坐下跟她说“嫂子来啦?嫂子跟我坐吧。”

  嫂子前嫂子后的,听得蓝子矜要犯尴尬癌,这个凌逸飞姓凌,她白欣不是姓白吗?

  那人家本人也没有抗拒,她又何须在意,只记住嫂前嫂后3分险那肯定没有错了。这种敌我不明的情况还是先乖乖顺从先,谁知道凌逸飞会不会因为睡了一觉就帮她,还是不要冒这种险了!、

  “那我们开吃吧”凌逸飞看着蓝子矜,还没有开场白就开始了这顿让蓝子矜觉得唯一产生厌倦的晚饭。还不如以前跟侍剑吃的烤田鼠呢!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不熟?对,一定是。像她这种那么能吃,又那么缺吃的人,摆在自己面前的各种珍馐都是以前没有见过的呢!要是换以前会跳起来欢呼,可是这顿就是觉得吃的异常尴尬、

  凌逸飞的视线灼灼的看着那个埋头苦吃目不斜视的蓝子矜,他可不相信她会感觉不到他的视线。可她就是装作看不见,还不夹菜不抬头,盲目的吃着那碗白饭。

  天哪天哪天啊,谁来救救我吧,这饭吃的太尴尬,气氛沉默,又没有人讲话。蓝子矜简直是如坐针毡。

  看见蓝子矜这幅心不在焉的样子,凌逸飞开口道“爷爷,我吃饱了,我们先回书房了,我还有事情跟她交代”哎妈呀,终于解脱了,蓝子矜收到凌逸飞的解救讯息,立马笑脸弯弯的回了一句“爷爷,我也吃饱了”

  老爷子点点头“好好好好好,去吧。”

  蓝子矜松了口气,这饭吃得顶心顶肺的,真的是不适合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